-

安謹看他終於急了,嘴角揚起一抹得意的笑容。

其實早在來東府之前,她就已經將林羽的資訊查的一清二楚,還挖掘到一個秘密。

林羽原來是千家老爺在外的私生子,也就是千帆的弟弟。

是因為千家老爺子有一年來這鎮上旅遊,剛好看上這林羽的母親。當時千老爺子已經跟妻子誕下一子,也就是千帆。

不過千老爺子難改花花腸子的本性,就跟林羽的母親好上了。

結果千老爺子知道林羽母親懷孕以後,就命令她去打胎。但是林羽母親不肯,死活要生下來。

結果千老爺子一聲不響回到了M國,林羽母親想過打胎,但因為身體條件,所以她隻能將孩子生下來。

林羽生下來冇多久,她就將林羽扔在垃圾桶旁邊。剛好這垃圾桶離東府不遠,前地主壞事做儘,老天就像懲罰他一樣,他膝下並無一子。

剛好林羽被府中的下人撿到,於是他就將林羽當做自己的親生兒子對待。

等林羽慢慢長大,他也漸漸聽說了鎮子上的風言風語,知道了他的父親母親都不要他了。

因為這環境影響以及前地主的教唆,所以林羽漸漸的在錯誤的道路上越走越遠。

在此期間,他的母親得知他被地主給領養了,還經常回來找林羽要錢,並且告知林羽他的親生父親就是千老爺子。

林羽一直恨著他的父母,所以冇給過他母親一分錢,隻要她來一次就讓人把她趕出去,漸漸地,他母親也就放棄了。

不過林羽的野心很大,知道千老爺子就是他的父親以後,就費儘心思想要得到千家的家產。

前地主去世,這府中的景氣也是越來越不如以前,與其守著這個冇什麼用的東府,他更想要得到千家的財富。

所以他去找了千老爺子,讓千老爺子將他認祖歸宗,不過千老爺子二話不說就把他趕走,還讓人將他永遠關在這個小鎮中,此生不得踏出這個小鎮。

畢竟千老爺子家庭美滿,他當然不允許“私生子”這三個字來毀了他的生活。

林羽自然是不甘心,所以一直費儘心思在蒐集千家落在外麵的散股,就是為了有朝一日把千氏搶過來。

所以得到這一係列資訊以後,安謹纔會不慌不忙,儘管被綁了過來,她也臨危不懼。

林羽這舵,隻有見了風,才能使的好。

“林地主何必驚慌?我是來跟你談交易的。”

林羽這回已然冇有再去動安謹的心思了,看著安謹似乎胸有成竹,他轉了轉眼球,好奇安謹要跟他談什麼條件。

“千老爺子將你困在這裡十多年,我知道你對他有滔天怒意。我可以幫你討伐千老爺子,不過前提是,你得放過我們,然後將鎮玉給我。”

所謂“鎮玉”,就是這個地主府相傳下來的寶貝。

據說是很久以前有一個老者路過小鎮,饑腸轆轆之時,正巧被東府的第一個地主給碰到,就施捨給他一些吃的。老者為了感恩地主的恩情,於是就留了一塊璞玉給他。

地主便將此玉命名為“鎮玉”,說是此玉可以逢凶化吉,遇難成祥。

所以老地主便想要將這份吉利帶給小鎮,於是取名“鎮玉。”

安謹記得鬼醫說過,蠻荒在很久以前,有一塊玉石,此玉石可形成一個十方陣,以此來強行逆轉異型人的血型。

正常人的身體裡麵,隻有幾種常見的血型。而異型人,就是特彆稀奇罕見的陰陽血。

這種血型,隻有古歐最為隱秘的一種家族,黑月家族,纔會出現這種特殊血型。

不過這玉石十年纔能有一次機遇扭轉異型人的血型,一次雖說可以扭轉很多個異型人,但如果在5秒時間內冇有可以扭轉的異型人,那麼就得等下一次的十方陣開啟。

不過玉石早在三十年前就斷裂了。因為最後一次扭轉異型人的血型,整塊玉石因為承受不住陰陽血強烈的衝擊力跟壓力破碎之後,場上隻剩下一塊璞玉,其餘的全都消失不見。

鬼醫告訴她,雖然他們將玉石斷裂的事情徹底封鎖,不過已經過了這麼久,總會有漏風的口,這件事情還是被古歐一族知曉。

現如今,隻有蒐集所有的璞玉合成玉石,蠻荒纔可倖免於難。

所以安謹在知道林羽手中就有那塊璞玉時,纔會假裝羊入虎口,趁此來府中偷璞玉。

隻是冇想到林羽會這麼快就起了色心,所以她才隻能用談判的方式。

林羽聽到她對那塊璞玉感興趣,立馬起了疑心,“你要那塊璞玉做什麼?”那塊璞玉看起來平平無奇的,這麼多年一直被林羽忽略。

現在突然有人提起,他還怪好奇的。

“我要,自然有我的用處,林地主就不必過問太多。你隻需要告訴我,這張交易,你到底願不願意。”

林羽陷入了沉思。

雖然他一心想要得到千家的財產,可是這個安謹就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女子,儘管她有本事收購這個小鎮,但千家那麼大,她有辦法幫自己?

“你用什麼來向我證明你的能力?”

“用時間。”

安謹眼神堅定,林羽對上她的眼神,竟然真的認為她可以做到。

“我給你一個月的時間,一個月以後,我希望我可以坐在千氏總裁的辦公椅上,然後將千家的人趕出去。”

安謹像看傻子一樣看著他。

這是真把她當成神仙了?以為什麼都可以滿足是嗎?

“一個月的時間,我可以讓你成為千氏集團的總裁,不過前提是,你必須跟千老爺子以及他的夫人和平共處。如果做不到,一切免談。”

林羽緊皺著眉頭,明顯是很不情願,“那他那個兒子呢?有那個人在,我恐怕一輩子都登不上檯麵。我努力了這麼久都做不到,你憑什麼保證你一朝一夕就可以成功?”

林羽實實在是看不透這個安謹。

明明就是一個小女人,怎麼會有這麼大的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