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昭昭看著林羽一臉猥瑣的朝自己走來,麵上雖然處變不驚,不過心裡早已經波濤洶湧,生怕下一秒自己就會被拆骨入腹,“你要是敢對我做什麼,我做鬼都不會放過你的!”

林羽卻根本不在意她的威脅。

她都已經自身難保了,說再多狠話有什麼用?

“其實你也是個小美人,不然這樣,你就當我的情婦吧?你要知道,跟我在一起,那可是多少人求之不得、夢寐以求的願望。你啊,識趣點,我一定會對你好的。”

說完,他抬起鹹豬手就往昭昭身上摸去。

另一邊的安謹對這一切毫不知情,正在房間裡四處轉悠,結果突然從視窗下聽到兩個聲音,似乎在八卦著什麼。

她閒來無事,好奇的走到窗邊聽。

下人A:你看到冇有?剛剛林少往倉庫的方向去了,看來,那女的應該凶多吉少了。

下人B:我看到了,看林少那勢在必得的樣子,我都為那女的捏一把汗。就林少那些手段,那女的恐怕是要遭殃了。

那兩人還惋惜的歎了口氣。

可站在窗邊的安謹心裡咯噔一下。

她記得昭昭就是被關在倉庫,那麼林羽就是向昭昭伸去魔爪了!

安謹扶著牆壁,內心慌亂不已。

她冇想到林羽竟然這麼迫不及待,還先去找了昭昭。

不行,她必須想辦法阻止林羽。如果昭昭真的被那個禽獸給得逞了,她這一輩子都會活在內疚中的。

她環視了一下房間,看來,隻有引起所有人的注意,才能救昭昭。

下一秒,她將這屋子裡所有貴重的東西用力扔在地上,製造出聲響,總之看到什麼扔什麼,屋子裡本來琳琅滿目的,結果現在,場麵一度不堪入目。

守在外麵的壯漢聽到聲音立馬衝了進來,看到這畫麵,各個凶神惡煞的盯著安謹,“你做什麼?”

“我要見林羽!把林羽給我叫來!”

下人去通知林羽的時候,林羽正準備脫自己的衣服,而昭昭被他壓在身下,正用力反抗著,除了頭髮跟衣服亂了一些,至少林羽還冇有得手。

被下人突然闖進來擾了興致,林羽扭了扭脖子,極其不悅,“如果不是重大的事情,她的下一個人就是你!”

下人被他這幅樣子被嚇得一激靈,隨後顫顫巍巍的稟告安謹的事情。

聽到“安謹”兩字,林羽的神色這才緩和了些。

不過聽到她砸東西,他從昭昭身上起來,隨後整理好衣服,若無其事的走了出去。

“把門看好,彆讓這個女人逃出去!”既然大餐送上來了,那這開胃菜,不吃也罷。

看著林羽離開的背影,昭昭緩緩起身,眼角流下一滴淚。

就差一點,她這二十多年的清白就要毀於一旦了。

天知道她剛剛的心情有多麼害怕,拚命的掙紮。

就在她以為自己“命懸一線”時,還好被拯救了。

不過她開始擔心安謹,安謹會在這個時候鬨,可能是聽到了什麼風聲,所以纔想辦法來解救她。

現在林羽過去了,不知道安謹會不會有什麼事情……

昭昭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努力想著辦法從這裡逃出去。

安謹聽到外麵一陣一陣的腳步聲,就知道林羽過來了。

她不慌不忙的坐到椅子上,看著一地的玻璃渣渣,毫不在意。

林羽一打開門就看到這幅畫麵,安謹老神在在的坐在唯一倖免於難的椅子上,而玻璃渣遍地都是,一個不小心,這腳上就血流成河了。

林羽也不火,反而噙著笑,讓下人收拾一條路出來。

等到收拾好以後,他慢慢朝著那株千鳥草走了過去。

“果然是姐妹情深,不惜犧牲自己,安總可真是好生仗義!”林羽在安謹麵前站定,居高臨下的看著她,早就將她的心思窺探的一清二楚。

可林羽能猜到,又怎知安謹預判不了他的預判呢?

“林地主能混到今天這個地步,還是有兩把刷子的。不過,是個傻子都能知道我為什麼在這個時候鬨出聲響,林地主就冇必要因為這個沾沾自喜了吧?”

林羽的笑容垮在臉上,冇想到安謹這麼伶牙俐齒。

不過轉而一想,儘管安謹再聰明,不還是落在了他手上?

反正她現在插翅難逃,說什麼都冇有用。

“你們先出去。”他讓房間的下人們都離開,隻剩下他跟安謹兩個人。

想做什麼,不言而喻。

安謹卻穩如泰山,並冇有因此而露出恐慌。

“安總如此淡定,難不成是想到了什麼可以出逃的辦法?”林羽坐在旁邊的椅子上,故意試探她。

安謹不回答,隻是說起了一些略似無關緊要的話,“你父母應該冇想到,他們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的兒子會是一個禽獸不如的混蛋吧。”

她輕飄飄的一句話,卻將林羽偽裝平靜的麵具撕了下來,“彆提他們!”他好像在一瞬間長滿了刺,警惕的看著安謹。

“怎麼?父母含辛茹苦把你拉扯大,你不僅不感恩戴德,反而還一副仇深似海的樣子,這是為何?”

雖然怒意上頭,不過林羽還是很理智的,並冇有安謹問什麼他就答什麼。

“安總這麼好奇,不如我給你一個機會,你乖乖從了我,我就把一切告訴你,如何?”他狡黠的笑了笑,隨後伸出手想要觸摸安謹。

安謹雖然被綁著手,不過身子還是靈活的躲開了,“林地主,心急吃不了熱豆腐,都這麼久了,你怎麼還是不懂得這個道理?”

林羽聽出了安謹話裡有話,不禁皺眉,“你什麼意思?”

難不成安謹知道了什麼?

“我隻是覺得,林地主總是這麼著急,難怪會把事情弄得一團糟。不僅失去了繼承人競選的機會,還被千家掃地出門,淪落到在這個小鎮上強取豪奪。林地主就不後悔嗎?”

當安謹將這些資訊說出來以後,林羽一臉震驚的看著她,冇想到這些秘密會被安謹給查到。

“你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會知道這些?”林羽站起身來,看著安謹的眼神裡也帶著探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