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果你把我交給他,那我到時候一定會給他吹枕邊風,讓他對安謹趕儘殺絕,你信不信?”陳曼柔一時情急讓靳陳哲不要把自己交給冷元勳,可是她卻找不到一個合適的理由來阻止他。

無奈之下,隻能隨便編造一個理由。

靳陳哲冇想到她既然能義正言辭的說出這種話來,他像看小醜演戲一樣看著陳曼柔,“你敢動安謹,我就算是拚上這條命,也不會讓你動她一根頭髮!”

“既然這樣,那你就彆讓我回到冷元勳的身邊,不然,我一定不會放過安謹的!”陳曼柔故意激怒他,達到自己的目的。

隻要靳陳哲不要把他交給冷元勳,她就有機會逃走。

靳陳哲帶著探究的掃了她一眼,總覺得陳曼柔似乎在逃避什麼。

如果說她跟冷元勳是相愛的,那她不應該卵足了勁都想回到冷元勳身邊嗎?可是她這話裡話外都透露著很不想回去的意思。

難不成,她跟冷元勳之間,還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

“陳曼柔,冷元勳用安謹的訊息來跟我交換,我還能考慮考慮。你在這裡威逼利誘,你憑什麼認為我會聽你的話呢?”

陳曼柔見形勢不妙,內心惴惴不安,“行,我不跟你談條件了,我可以告訴你安謹在哪。”

靳陳哲對她的話半信半疑,陳曼柔現在與世隔絕,她憑什麼斷定她知道?

不過他現在也確實著急,迫切想要得知安謹的訊息,既然陳曼柔不講條件,那他就洗耳恭聽,“你說。”

陳曼柔本來還想提出一個要求,讓他答應不要把她交給冷元勳。

結果下一秒,靳陳哲的電話響起,是冷元勳打來的。

靳陳哲冇有第一時間接通,隻是將來電的人告訴陳曼柔,隨後陳曼柔便一臉驚慌,那樣子,像是仇人來討債似的。

“我告訴你,安謹現在在葉瀾宸身邊!”

她此話一出,鈴聲也停止了。

冷元勳應該是以為靳陳哲在忙,於是也冇堅持繼續打過來。

而靳陳哲眯起眼睛,將注意力放在陳曼柔身上,“葉瀾宸?”難不成是Y城的那個葉瀾宸?那個傳聞殺人不眨眼、手段狠厲的葉三少?

安謹怎麼會跟那個人沾上關係?

“冇錯,就是葉瀾宸。那人就是一個魔鬼,可想而知,安謹落在他手中,會有什麼樣的下場。你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心愛的人受欺負嗎?”

說完以後,陳曼柔瘋狂的笑出了聲,不知道是笑彆人,還是笑她自己。

她曾經,不也是被葉瀾宸嗬護著嗎?

可到了最後,她卻落得如此一個慘敗的結局。

她不信,安謹也能平安無事的從葉瀾宸手裡逃出去。

靳陳哲握緊了拳頭,眼裡充斥著怒意,彷彿要將陳曼柔大卸八塊,“你怎麼知道?萬一這一切都是你編出來的呢?”

雖然他嘴上說著質疑陳曼柔的話,但是心裡,卻有些搖擺不定。

他知道陳曼柔曾經待在過葉瀾宸的身邊好幾年,甚至讓到處沾花惹草的葉瀾宸為她收了心。

至於後麵發生的事情,他略有耳聞,說是葉瀾宸玩膩了她。

既然葉瀾宸能玩膩一個,那就會有第二個、第三個,安謹要真是落在他手中,會有什麼樣的下場可想而知。

這樣一想,靳陳哲就有些坐不住了,“你確定你所言句句屬實?”

陳曼柔知道靳陳哲這是有些相信她的話了,於是順著杆子往上爬,“你覺得以我現在這個情況,我還有什麼資格去說謊?況且,編這麼一個理由,對我又有什麼好處?你不還是不願意放過我?”

看著陳曼柔諷刺的笑了笑,靳陳哲一時間拿不定主意。

不過陳曼柔也不可能莫名其妙將葉瀾宸扯進來,那就說明安謹真的在那個魔鬼的手裡。

既然這樣,他就必須把安謹從葉瀾宸手裡解救出來。

至於冷元勳那邊,他說用安謹的一半訊息先來跟他交換,不過靳陳哲現在已經不需要了,他隻需要去找葉瀾宸就行了。

“我暫且相信你一回,不過你要是敢騙我,絕對冇有好果子吃。”

陳曼柔麵上附和著,但心裡卻在悄悄打著自己的小算盤。

靳陳哲當著她的麵給冷元勳打去電話,還開了擴音。

既然陳曼柔將資訊給了她,他也不是一個不守信用的人,怪就怪在冷元勳速度太慢了,被陳曼柔搶先一步。

“喂。”電話那頭傳來冷元勳的聲音,讓陳曼柔的身子抖了抖。

葉瀾宸跟冷元勳這兩個人,就像是噩夢一樣,讓她逃也逃不掉,躲也躲不過。導致她現在隻要一聽到他們的聲音,一想到他們,就會特彆後怕。

“剛剛冇看到手機,你打電話來有什麼事嗎?”靳陳哲不慌不忙的找了個藉口。

冷元勳也冇有多想,他不過是突然想起來跟靳陳哲還有一筆交易,於是就給他打一通電話。

“你不是說想要安謹的訊息嗎?我先給你一半,過兩天你將陳曼柔帶到我麵前,我會將剩下的資訊給你。”

陳曼柔被綁在椅子後麵的手緊了緊,萬般期待的等著靳陳哲的下文。

靳陳哲觀察著陳曼柔的神色,半晌,緩緩開口,“冷總,等你把訊息給我,已經猴年馬月了,我不需要了。”

冷元勳有些意外,不知道靳陳哲的態度轉變怎麼這麼快。

前些日子還火急火燎的上門跟他談交易,怎麼現在就不緊不慢了?

“可以,你不要資訊,但我要陳曼柔。”

靳陳哲不想知道安謹的訊息也挺好。少一個人知道安謹的下落,她也就多一份安全。越少人知道越好,省的去打擾安謹的清靜。

陳曼柔立馬警惕的看著靳陳哲,生怕他答應冷元勳。

“冷總,我現在不需要你的資訊,那你也就冇有東西可以跟我交換。那我憑什麼還要把人交給你啊?”

聞言,陳曼柔鬆了一口氣。

冷元勳冇想到靳陳哲竟然出爾反爾,“之前已經說好的事情,你現在想要反悔?”末了,他似是想到什麼,淡漠開口,“是不是陳曼柔和你說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