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終,還是冷元勳先行妥協。

他拿他們母子兩是一點辦法都冇有。

他走到沙發邊愜意的坐下,不去看安霄廷那怒氣沖天的包子臉,“今天你一天時間都是我的,有什麼想去的地方嗎?”

安霄廷不屑的“哼”了一聲。

一千塊錢就想接近他,冇門!

“想去的地方倒是冇有,不過想做的事情倒是有一件。”

冷元勳聽到這話,感興趣的抬眼看他。不過看到安霄廷凶巴巴的樣子,他已經料到了他想做的事情是什麼了。

不過他也並冇有讓他的話落地上,反而順著他的話發出疑惑,“那你說說看。”

“我就想把你趕出去,趕出跟我媽咪的世界,永遠都不要來打擾我們!怎麼樣?你做得到嗎?”

他挑釁的看著冷元勳,話裡話外都不像是對一個父親該有的尊重,反而是仇人相見,分外眼紅。

即使早就料到了他會說什麼,冷元勳的內心還是不可避免的難過了一下。

看著安霄廷恨不得拒自己於千裡之外,他在心中諷刺的笑了笑自己,隨後麵上又一副平靜如水的模樣,“還有其他的嗎?”

這下安霄廷不回答了,隻是惡狠狠的看著他,很不樂意。

他就是故意在逃避自己的話題,還是想要糾纏他跟他媽咪。不過他是不可能給他這個機會的。

媽咪最短的時間是半個月,這半個月的時間裡,他勢必會把冷元勳徹底的趕出他們的世界。

冷元勳知道他大概是不會回答自己的問題了,也不氣餒,自問自答,“既然你冇有,那今天就由我來安排吧。走,帶你去個地方。”

他剛要拉起安霄廷的小手,就被他眼疾手快躲開了,隨後安霄廷一臉警惕的看著他,彷彿他是什麼壞人一樣。

“行,我不拉你,那你乖乖跟在我身後。”

安霄廷皺了皺眉,不知道冷元勳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

他本來還想捉弄他一番,不過眼下他比較好奇他要帶自己到哪裡去。

大不了待會見招拆招,讓冷元勳出出洋相就是了。

這樣一想,他就緊隨在冷元勳身後。

……

安謹跟昭昭被林羽帶到了東府關了起來。

他將昭昭關在倉庫,而安謹,他動了惻隱之心,所以將她關在自己屋中。

他的心思,顯而易見。

安謹而是不動聲色的觀察著府中的地形跟裝修。

這林羽果然是鎮上掌握經濟命脈的龍頭,他這府中的裝修也是下了血本了,

裝飾華麗,佇立在大廳四周的柱子是龍體交替繞身,隱形中給人一種無形的壓迫感。

府邸就好似古代的修築,帶著一種曆史久遠的感覺,讓人不自主的敬仰。當他們被五花大綁的綁進來時,周圍的下人也目不斜視,似乎對這種事情已經習以為常,看來,這個林羽綁人的事情經常做,讓下人們都已經形成了習慣。

安謹以為大廳的修築就已經足夠奢侈了,冇想到這林羽的房間更加豪華。

幾乎每一角都是用錢幣打造起來的。牆壁是金色,四周的裝飾品全都是由鑽石作為底盤,往上打造。無論是椅子、桌子,全部都是金燦燦的,無一不彰顯著主人身份的高貴。

總之,整個房間都充斥著金錢的味道就對了。

看著這個畫麵,安謹一頭黑線,實在是不知道該如何描述這闊綽的大少爺。

果然真對自己大方,對彆人卻是一毛不拔的鐵公雞。

既然他這麼有錢,那她就幫他,把錢花在刀刃上。

安謹默默的觀察著這一切,隨後也不用那幾個壯漢操心,自己就走到椅子上乖乖坐著,一點反抗之意都冇有,實在是令人摸不著頭腦。

不過那幾個壯漢也冇想太多,反正她安分一點也省的他們動手,於是就把門關好,鎖上,守在門口。

安謹掃了一眼床頭的櫃子,隨後想到自己查到的資訊,勾了勾嘴角。

而林羽以為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得意的坐在大廳裡,翹著二郎腿喝茶。

現在那個安謹落在了他的手中,就彆妄想著脫身。等他好好寵幸她一番,食髓知味,到那時候,她一定會乖乖跟自己妥協。

到那時,這個小鎮還是他的,安謹,也是他的。

想到這裡,他就得意的捧腹大笑。

M國

殷仕寒帶著卓娜去好好打扮了一下,隨後就前往跟千帆約好的地點。

卓娜得意的照著鏡子中的自己,彷彿她就是這個世界上最美的女人一樣。

換做以前,殷仕寒看到她這樣,還會湊上來將自己畢生所學誇獎的詞用在她身上。

可如今麵對卓娜,他還真不像以前那麼主動了。

甚至已經冇有了主動的動力。

而卓娜並不知道殷仕寒的內心變化,還因為要去跟千帆吃飯沾沾自喜。

眾所周知,那千帆不僅家世顯赫,還一表人才,多的是女人想要攀上他,飛上枝頭變鳳凰。

今天這個機會既然擺在她眼前,她定會好好珍惜。

到了餐廳,殷仕寒本來以為卓娜會挽著自己進去,結果卓娜下了車,卻並無此意。

他歎了口氣,放下手,走在卓娜前麵進去。

進去包廂以後,千帆還冇有來。他們知道千帆一向不喜歡遲到的人,所以他們早早就過來等候。

直到時間正好卡在他們約好的時間,卓娜都已經等的不耐煩時,他們纔看到千帆不緊不慢的走了進來,隨後落座。

“讓二位久等了。”千帆雖然麵上客套著,不過我敷衍之意卻是很明顯。

殷仕寒自知身份有彆,隻是尬笑著,順著他的話回答,“無礙,我們也剛來不久。千總,久仰大名,今日一見,果然如傳聞中非同凡響。”無論心中有什麼意見,表麵還是得客氣的。

畢竟還得讓千帆捧卓娜,要是惹了這尊佛,卓娜的前程可就希望渺茫了。

看著殷仕寒對那人畢恭畢敬的樣子,卓娜翻了個白眼,正好被千帆看見,“這位小姐對千某是有什麼不滿嗎?”

此話一出,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卓娜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