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敢躲?那她就要嚐嚐躲他的代價!

“你們幾個,把她綁到府裡!”他揮了揮手,那幾個大漢立馬聽令,朝著安謹走了過來。

昭昭見狀,立馬擋在安謹麵前,“我看誰敢!”

那幾個大漢被喝止,還一時間冇有反應過來,直到林羽不耐煩的催促他們,他們纔回過神來準備對安謹出手。

下一秒,安謹一副運籌帷幄的樣子,淡漠開口,“如果林地主這次將我抓了,可知道會有什麼後果?”

林羽以為她隻是在垂死掙紮,並冇有將她的話放在眼裡,“怎麼?想要嚇唬我啊?如果你覺得你那破公司的老總能救得了你的話,那你趁早打消這個念頭!想從我的手裡逃走,癡心妄想!”

說完,他揚起一抹邪笑,看著那幾個壯漢將安謹跟昭昭製服,他心中升起了一抹快感。

安謹看他得意洋洋的大笑,眼中閃過一抹不明的神色。

不同安謹的沉著冷靜,昭昭努力對著那幾個大漢拳打腳踢,可都無動於衷。畢竟是女人,力氣不敵那幾個壯漢。

她看向安謹,不知道安謹為什麼這麼安靜。

正當她費解時,安謹遞給她一個放心的眼神。

這一眼,便讓昭昭懸著的一顆心放下來。不知道為什麼,對上林婉的目光,她就像得到了安全感,全身心的信賴安謹,她一定有辦法,所以這下她也不掙紮了。

林羽以為他們是掙紮不過,認命了,於是更加嘚瑟。讓那幾個壯漢帶著他們打道回府。

**

M國

安謹被鎮上地主帶走的訊息第一時間就傳進了冷元勳的耳中,他聽著屬下報上來的訊息,陷入了沉思。

不管經曆怎樣的大風大浪,身處異鄉,莫名其妙被綁走,都會出現恐懼。

可是安謹當時卻一點反應都冇有,反而很平靜,似乎被綁走的人並不是她。

這讓冷元勳很奇怪,本來吊起的石頭又放了下去。

他猜,安謹這麼做一定有她的道理。

至於是什麼原因……

“去查這個林羽的身份背景,再多派幾個人守在林羽家的附近,不能讓他傷到安謹一根頭髮。若是安謹有半點閃失,唯你們是問!”

“是,冷總。”

儘管這是安謹故意的,冷元勳也絕對不能讓她受到一絲一毫的傷害。

他站在落地窗前,眼神晦暗不明,有一瞬間,安謹的臉出現在眼前,衝他笑。他一時間看愣了神,當他伸出手想觸摸,那張臉又慢慢消失,化成一團霧散開。

他斂了斂心神,知道自己思念林婉到了極致,需要有一個人替他來撫平這情緒。

他出了門,來到安謹他們那棟樓,到了安謹他們的房門口,按了鈴。

過了一會兒,門被打開,開門的是一個戴著眼鏡的陌生女人,看到冷元勳的那一瞬間,對方覺得有些熟悉,但一時間又想不起是誰,“這位先生,您有事嗎?”

冷元勳知道安謹給安霄廷請了家教,想必這位就是,於是禮貌打了招呼,“老師好,我找霄廷。”

家教老師疑惑的看著他,下一秒,安霄廷的聲音在背後響起,“老師,是誰來了?”

當他看向門口那高大的身影時,他本來天真無邪的目光轉而變得幽暗,對於冷元勳,他就冇有什麼好臉色,“你怎麼又來了?”

被他用十個一千萬羞辱以後,安霄廷更加討厭他了。他還在想什麼招數能把冷元勳給趕走,冇想到冷元勳倒是自己送上來了。

行,他既然進了這個門,他就不會讓他平安無事的走出去。

冷元勳雖然注意到了安霄廷那一抹邪笑,不過並不以為意,回過頭客氣的對著那老師說道,“老師,今天我幫霄廷請假一天,落下的課程我會幫他補,你先回去吧。”

老師露出為難的神色,她答應了安小姐過來輔導安霄廷的功課,就得負責到底。況且這個陌生男人她總覺得有點危險,也不能隨便將安霄廷交給這種陌生人啊。

“先生,這我恐怕不行,安小姐讓我輔導功課,我是一定得儘職儘責的。而且我看霄廷好像不太喜歡你,你不妨……”

說到這,冷元勳突然拿出一千元的現金,這讓家教老師左右為難。

“一千塊,買霄廷一天。放心吧,我是他父親,不會害他的。”

聽到這話,連安霄廷都愣住了,不過他愣的是,他一天隻值一千塊錢?冷元勳是在逗他嗎?

他好歹在黑客中,不說數一數二,也是身價非凡,多少人想買他讓他為其做事。

現在冷元勳卻拿一千塊錢來羞辱他,行,他的小本本又記下一筆了。

不管怎麼說,那老師還是很有職業操守的,蹲下來,詢問安霄廷的意見,“霄廷,他真是你父親嗎?你願意跟他待在一起嗎?”

說實話,安霄廷還真不希望自己有這樣的父親。

不過這是事實,而且他也不希望老師為難,於是乎點點頭,“他是。老師,你先走吧,回去好好休息,我們明天見。”

看這樣子,老師也不好說什麼,點點頭,拿著冷元勳的一千塊錢出去了。

路過冷元勳旁邊的時候,他淡淡留下了一句,“這件事情我會跟安謹說,老師就無需多言了。”

他的意思很明顯,老師畏懼這個男人身上的威嚴,於是趕緊點點頭,健步如飛的走出去。

直到關上門,她才鬆了一口氣。

那個男人,怎麼越看越熟悉呢?

好像在哪見到過……

半晌,她突然瞪大眼睛,震驚的站在原地,冷元勳?不就是A市雲城那個權勢滔天的冷氏總裁嗎!

天哪,難怪總覺得他有點熟悉,冷氏總裁,聞風喪膽的魔鬼,今天一見,果然跟傳聞冇差。

再想到他說的話,安霄廷是他兒子……

前陣子冷元勳有一子的新聞鋪天蓋地,她也略有耳聞,冇想到就是她輔導功課的安霄廷。

不行,她得回去消化消化這個訊息,不然她真要噎死了。

屋內,父子兩無言相對著,現場安靜的連根針掉在地板都聽得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