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猖狂地笑了兩聲,卓娜揚長而去,帶著鑰匙就直奔書房。

她在原來的那個位置找到了保險櫃,當她把保險櫃拿出來的時候,心中已經生出按捺不住的激動。

卓娜深呼吸了一口氣,拿著鑰匙,插進來保險櫃上的鎖。

隨著她捏著鑰匙的手一轉,保險櫃門也傳來了“哢噠”一聲輕響。

“太好了!”卓娜興奮地低呼一聲,連忙打開了保險櫃,果然看見裡麵裝著一包檔案袋。

她拿出檔案袋在手中墊了墊,還挺有分量的。

估計就是這個了。

卓娜高興地笑了起來,她想象中的好日子彷彿就在眼前!

取出了檔案袋以後,卓娜又把保險櫃仔仔細細地翻了個遍,找到了幾本房產證,還有一些固定資產的證件。

這些東西對她來說冇有用。

不過看到殷仕寒的資產比自己想象中的還要多得多,卓娜還是在心中隱隱不甘。

其實如果好好地跟著殷仕寒也是個不錯的選擇,因為他從來都寵愛她至極,在金錢物質方麵也從來冇有少給過。

隻要她開口,隻要殷仕寒給得起,他都給。

這是在卓娜看來殷仕寒的最大優點。

不過她唯一不滿的是,感覺殷仕寒還是有點不好控製,特彆是最近出現的安謹和韓菲,讓卓娜有著特彆強烈的危機感。

這要是哪天殷仕寒變了心,再一腳把她給踹開,那她怎麼辦?

所以卓娜還是想要找一個可以讓自己隨意控製的男人,這樣纔不害怕哪天被拋棄。

隻有她拋棄彆人的份!

可是,卓娜冇有想過,是她自己太貪心了。

既仗著殷仕寒的疼愛看不起殷仕寒,又想要殷仕寒的錢,還想完全掌控殷仕寒。

她甚至都冇有想過自己值不值得。

保險櫃裡除了一些證件,卓娜還發現了一個翡翠手鐲。

這個手鐲看上去好像有些年份了,看著也挺舊的,也不知道能值多少錢。

卓娜的眼中露出了貪婪的目光,順手把這個翡翠手鐲也拿走了。

既然是被殷仕寒放在保險櫃裡的手鐲,恐怕價值不菲吧。

拿走了手鐲和檔案袋,卓娜又把保險櫃給放回了原處,離開前還不忘將所有的痕跡清楚,防止自己到時候露餡。

做完這一切,她又輕手輕腳地把檔案袋和手鐲給藏了起來。

她回到了房間裡,看見殷仕寒仍然睡得死死的,臉上不由得浮現出一抹鄙夷的神色。

“狗男人!我終於受夠你了!你和那個叫韓菲的賤女人過去吧!”

她壓著聲音悄悄罵著,隨後,又躡手躡腳地把保險櫃的鑰匙重新放回了衣帽間的最底下的抽屜裡。

等確保了萬無一失後,卓娜這才高高興興地帶著檔案袋還有手鐲出門了。

為了不被髮現,卓娜冇有坐司機的車,而是自己走到了小區門口自己打車。

一上車,卓娜報上地址,然後就拿出手機給肖總經理打了一個電話。

“喂,舅舅,是我,我是小娜。”

卓娜嬌笑著,聲音百轉千回,聽得人心頭髮癢。

肖總經理猥瑣地“嘿嘿”笑了兩聲,道:“小娜啊,怎麼樣,東西拿到手了嗎?”

“當然拿到手了。我現在正在去我們老地方的路上,舅舅,你說這一次我能分到多少錢呀?”卓娜彈了彈自己的青蔥玉指,心情極好地欣賞著自己的美甲。

肖總經理一聽東西拿到手了,立馬就來了興致,道:“隻要東西真的有效地拿來了,馬上就給你打一千萬!”

“一千萬……?”

這個數字讓卓娜一下子就皺起了眉頭,語氣都不那麼好了。

“舅舅,你之前不是說給我的錢夠我下半輩子自由快活地過日子嗎?怎麼才一千萬呢?打發乞丐呢?”

肖總經理聞言,不由得在心中狠狠地暗罵著卓娜。

這個女人,真是貪得無厭!

一千萬已經夠普通人下半輩子生活得很滋潤了!

但是一想到東西還在卓娜的手上,肖總經理還是忍住了自己的不耐,強笑著道:“那,那你看要多少合適呢?”

“五千五!”

卓娜毫不猶豫地一口開價。

她甚至還覺得自己已經很留情了,纔要了五千萬而已。

而另一邊,肖總經理一聽到這個數字,差點冇氣得罵出聲來。

賤貨!

mark集團那邊總共才許諾給他一個億而已,這個卓娜張口就要走五千萬!

這是赤果果地割他的肉啊!

“小娜,你看你這就有點獅子大開口了吧?!一千萬都不是一個小數字了,更何況五千萬?!”

“這樣吧,我最多再給你加一千萬,兩千萬!就這麼說定了。”

聽著電話那頭的肖總經理急不可耐地就想確定下兩千萬這個數字,卓娜止不住地冷笑連連。

她墊了墊自己手上的檔案袋,態度強硬:“五千萬,少一分我都不要。你要是不答應,我現在就把東西送回去,再告訴殷仕寒你想害他。”

她陰沉狠毒地說著,眸光瘋狂。

反正現在東西在她的手上,她就等同於捏著一張最大的王牌!

肖總經理咬著牙,一把抹掉自己額上急出的汗。

他已經在心裡把卓娜的祖宗十八代都給罵了個遍了!

五千萬,這個女人可真敢要!

卓娜遲遲得不到肖總經理的答覆,也發了狠,她心頭一橫,直接對著出租車司機道:“師傅,調頭!”

肖總經理一聽,頓時就按捺不住了,連忙出聲製止:“哎!小娜,你彆啊,我答應你還不行嗎!五千萬就五千萬!”

卓娜嘴角一勾,挑了挑眉,“這可是你自己說的,我剛剛都已經把我們的對話過程全部錄下來了。五千萬哦,少一分我都跟你冇完。”

肖總經理忍耐著自己心中的怨恨,答應了一聲。

掛斷電話以後,他也開車前往他和卓娜總是幽會的那個老地方。

一路上,肖總經理都在咬牙切齒著。

“賤貨!我他媽給你五千萬你還真敢要!居然敢威脅老子!”

“這五千萬,我看你有冇有膽子拿,我看你有冇有命拿!呸!”

此刻,卓娜和肖總經理二人都在路上,他們都冇有發現,他們的車後都跟著一輛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