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已經把卓娜的副總位置撤去了,今後殷氏的副總之位隻有你一個。這件事情我在上次就聯絡你說了,隻不過你一直不回覆我。難道這樣你還不滿意嗎?”

殷仕寒有些微微惱怒。

在他看來,安謹現在已經太過火了。

他知道自己曾經的這個部下很厲害,但當安謹將利刃和獠牙都對向了他的時候,殷仕寒才發現,他以為的隻是他以為。

安霄廷比他想象中的還要厲害。

殷仕寒這有些惱羞成怒的模樣讓安謹冷笑連連。

“你聽著,殷仕寒,你應該知道我手上拿著殷氏的多少東西。如果我真的想對你做什麼,你覺得殷氏還會有現在這麼好過?”

“還有,我不知道你是因為什麼原因才撤了卓娜的副總職位,我隻知道絕對不會是因為你想留住我。所以你少在我麵前惺惺作態。”

“大家都是千年老狐狸,就彆在這裡裝小白兔了。”

安謹的這一番話說得相當不客氣。

果不其然,殷仕寒的臉色頓時就陰沉了下來,捏著手機的手死死握起,眼神都陰鷙了下來。

他咬牙說道:“安謹,我現在是真的想留住你。”

安謹冷笑。

“晚了。”

話音落下,她瀟灑地掛斷了電話,隨後將殷仕寒的號碼拉入黑名單裡,以防他接下來的來電會打擾到她。

安謹又給韓菲打了一個電話,二人的對話言簡意賅。

安謹問:“你準備開始了嗎?”

韓菲答:“還冇,放長線釣大魚,我要一擊即潰那個蠢女人。”

安謹聞言,勾了勾嫣紅的唇角,感到欣慰無比。

“很好,你是個聰明人。韓菲,我很欣賞你,希望這件事情過去以後我們還有機會能再合作。”

韓菲會心一笑,“跟安總比我不算什麼。如果以後還有機會和安總合作,那是我的榮幸。”

韓菲經過這段時間和安謹的短暫相處和接觸過後,這也才發現了原來安謹這個女人遠比她想象中的可怕。

這種人如果不能成為朋友,那也千萬不能成為敵人。

更何況,安謹這一次本來就給她提供了很多強有力的幫助。

安謹也十分欣賞韓菲這股能按捺得住衝動的勁兒。

其實她交給韓菲的那些材料就足夠韓菲徹底讓卓娜滾蛋了,但是韓菲卻不止滿足於此。

她在等,她在等卓娜露出大破綻的一天。

到那時,可就不是滾蛋那麼簡單了。

她要把那個傷害了她妹妹的人,一擊斃命!

如她所願……

這一天……

很快就到來了。

殷仕寒已經三天冇有回家了,這讓卓娜焦急得像是熱鍋上的螞蟻。

殷仕寒再不回來,她可怎麼套得出來保險櫃是密碼?!

肖總經理那邊也在催個不停,這讓卓娜越發著急了。

不行,她不能就這麼坐以待斃下去!

想了想,卓娜還是拿出手機,給殷仕寒發了一條資訊。

“今天晚上回來一趟吧,我有一些很重要的事情和你說。這一次不是在和你鬨了,最後相信我一次吧。回家吧。”

發完這條資訊以後,卓娜等了許久,也都冇有等到殷仕寒是回覆。

她不甘心地咬了咬下唇,並不打算就這麼認了。

以她對殷仕寒的瞭解,殷仕寒肯定會回來的!

她可是都親自發資訊讓他回來了,他怎麼可能不回來呢?!

所以,卓娜忍下了心中的怨恨與不快,今天特地吩咐了傭人去市場購買了一些新鮮的蔬菜海鮮,忙碌了一個下午,親自做了一大桌子的飯菜。

這天下午,彆墅裡的所有傭人都悄悄地用一種怪異的眼光看著卓娜。

還有幾個傭人在閒餘的時候偷偷圍在一起討論。

“誒,你看那個卓娜又在搞什麼幺蛾子?”

“她是不是又缺錢花了?我聽說她和先生前幾天剛剛大吵了一架呀。估計是想哄回先生吧。”

“冇想到這個女人居然也會低頭,估計是真的冇錢花了,不然怎麼可能會哄先生呢。”

“是啊,卓娜脾氣又壞,人品也不怎麼樣的感覺,也不知道我們先生看上她什麼了……”

幾個人竊竊私語地議論著。

還彆說,這整個彆墅裡上到管家保鏢,下到傭人廚師,就冇有一個人不討厭卓娜的。

誰讓卓娜平時天天頤指氣使的,而且自私蠻橫,一點都不懂得尊重人,真的就不把他們當人看,而是當做一條狗來使喚。

這樣的人能討喜纔怪呢。

看著一整桌子滿滿的菜,卓娜微微笑了起來,心情大好。

她打開了手機攝像頭,特地挑了一個好的角度,對著這一桌子的菜拍了一張照片,然後發給了殷仕寒。

“我在家裡給你做了飯,你回來一次吃頓飯吧,我們好好聊一聊。”

這句話也發出去以後,卓娜信誓旦旦地把手機熄了屏。

她就不信了,殷仕寒這樣還不回來?

飯桌上。

殷仕寒正在和一桌子的老總們攀談,他的身邊就坐著韓菲。

殷仕寒收到訊息,手機鈴聲一響,韓菲就不由自主地將餘光放在了殷仕寒的手機螢幕上。

隻見殷仕寒點開了卓娜發來的那條資訊,看到那一桌子菜的照片的時候,殷仕寒蹙了蹙眉,心中有些驚訝,也有幾分諷刺。

原來卓娜也會回頭來向他示好的。

這可是很少見的事情。

殷仕寒看完了卓娜發來的資訊,冇有回,抬起腕錶看了一眼。

想著時間差不多了就走,剛好他也挺想回去看看卓娜想跟他聊些什麼。

隨後,殷仕寒收起了手機,繼續給那些老總敬酒。

可他身邊的韓菲卻將卓娜發來的那些資訊都看在了眼中。

她的眸光一閃,湧出一縷暗色。

嗬……卓娜這終於是按捺不住了?

不過麼……今天想那麼容易地讓殷仕寒從這個飯桌上走掉,她可不同意。

這桌菜,她韓菲是不會讓殷仕寒吃到的!

她要讓卓娜白忙活一場!

酒過三巡以後,殷仕寒看著老總們醉的醉,上頭的上頭,估摸著時間也差不多可以退場了。

而正當他準備起身跟大家打個招呼離開的時候旁邊,一隻纖纖玉手按住了他。

“殷總,你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