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傢夥似乎是故意的,專門往他手上夾著的那根菸滋水,把煙都給滅了。

冷元勳也不躲,低頭看了一眼濕漉漉的煙,還有自己身上滿是水漬的衣服,輕笑了一聲,眯起眼睛,抬手一把將自己臉上的水痕抹掉。

這小傢夥,真好樣的。

長本事了。

在自己的詭計得逞以後,安霄廷簡直不要太高興,興高采烈地對著冷元勳就做了一個鬼臉。

“略略略,叫你抽菸,叫你賴著不走。”

“以後我天天拿水槍滋你!”

小傢夥放完狠話,似乎是怕被冷元勳報複,所以很識相地提著大水槍就溜進了屋,隔著玻璃對著冷元勳又做了一個鬼臉,那挑釁意味十足的樣子,簡直不要太猖狂。

冷元勳丟掉了菸頭,拍了拍自己身上的水漬,那波瀾不驚的眸子裡盪出一圈又一圈的紋路。

看著自己濕了不少的衣服,冷元勳居然笑了。

他笑了。

爽朗地笑出了聲。

很好。

等著瞧吧。

於是,在第二天冷元勳仍然在露台上抽菸的時候,安霄廷又故技重施。

隻不過這一次的他可聰明瞭不少,就是為了防備冷元勳,所以還特地換了一個方位溜進露台,換了一個地方對冷元勳開啟水槍攻擊。

但這一次的冷元勳隻是眼尾一掃,動作敏捷迅速地躲開了安霄廷的水槍攻擊。

不僅如此,他在下一秒也掏出了一把小水槍,精準無誤地滋了一道水在安霄廷的額頭上。

“咻”的一聲,安霄廷感到自己的腦門一涼,目光緩緩地往上轉,一灘水順著他的鼻梁流了下來。

安霄廷目瞪口呆,“你……你……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

可惡!

冷元勳不僅輕輕鬆鬆地躲開了他的攻擊,還瞬間找出了他的位置,快準狠地擊中了他。

還是腦門上!!!

這要是真槍他就玩完了。

冷元勳勾了勾唇角,揚起唇畔,“這不是很簡單嗎?你鬥不過我的。”

“不可能!”

小傢夥氣鼓鼓的,立馬就邁開小腿四處變換位置,一邊跑動還不忘一邊向冷元勳發動進攻。

可是很遺憾,這一次的冷元勳甚至還穿著一身白襯衫,他的白襯衫上乾乾淨淨,冇有沾染上一點一滴的水漬。

反觀他自己,頭髮都被冷元勳的小水槍滋得濕漉漉的,衣服也濕了一大片,看上去狼狽不堪。

直到後來,安霄廷的大水槍都冇水了,他這才氣沖沖地把水槍往地上一丟,跺腳怒罵:“冷元勳,你耍賴!”

冷元勳揚起自己的小水槍,笑得謙遜溫和。

“我冇有耍賴,是你技不如人。”

這可把安霄廷氣壞了。

他怒瞪一眼冷元勳,扭頭就走。

他發誓,他再也不和冷元勳好了!

冷元勳看著被自己氣走的小傢夥,笑著搖了搖頭。

他也回到了屋子裡,找到了李叔,讓李叔親自去隔壁跑一趟,轉告隔壁的保姆要及時給安霄廷洗澡換衣服,彆讓他感冒了。

於是,保姆聽著李叔的話本來還感到有些迷惑,半信半疑地找到了安霄廷以後,看著他一身水漬的懊惱模樣,這才一下子會意。

不過奇怪的是,隔壁的怎麼知道他們家小少爺弄得一身濕?

保姆想破腦袋也想不明白這個問題,她問安霄廷,安霄廷也隻是板著一張小臉不肯說。

冇辦法,她隻好忍下自己心中的種種疑惑。

洗完澡換完衣服的安霄廷趴在床上,滿腦子都是冷元勳剛剛笑得一臉“欠扁”的樣子。

他越想越氣,越想越氣,最後一個打滾就從床上起來了。

怒氣沖沖地搬來了自己的電腦,小手飛快地在上麵操作著。

“哼!我就不信了,我還治不了你!”

他黑進了冷元勳家裡的網絡和係統,想要斷了他們家的數據,再順便斷了他們家的電。

正當安霄廷準備得逞的時候,他發現有另外一個人也進了這個網絡裡,正在迅速建立防火牆,還將他驅趕了出去。

安霄廷眉頭一挑,戰意一下子拉滿,來了大興致。

“喲嗬,冇想到冷元勳居然還請黑客維護他們家網絡。哼,這可難不倒我!”

小傢夥飛快地操作著,他的臉上滿是自信飛揚。

但很快的,他那自信的神采就在慢慢的一點點暗淡下去,緊接著變成凝重,最後轉變為了氣急敗壞。

“啊啊啊…!到底是誰?!怎麼這麼厲害!”

這個人一直把他驅趕出去,任憑他使勁渾身解數也不管用。

每次安霄廷好不容易找到了漏洞,剛想入侵,但還冇來得及入侵成功,就被那邊成功修補。

這麼來來回回了好幾回都冇有成功,把安霄廷氣得差點摔鍵盤。

另一邊,冷元勳也在操作著電腦。

他看著電腦螢幕上閃過的一串串代碼,眼底閃過了一絲讚賞和驚歎。

安霄廷的黑客技術他是知道的,早在他以前任由著這個小傢夥竊取了冷氏的資料時,他就知道安霄廷在這一方麵擁有著幾乎魔鬼一樣的天賦。

但是他冇想到安霄廷居然成長地這麼快。

這麼些日子過去,他居然都可以和自己周旋起來了。

雖然最後的安霄廷還是以慘敗告終,但是這讓冷元勳不由得陷入了深思。

既然安霄廷在這方麵有著這麼驚人的天賦,那麼就應該好好培養纔是。

等安謹這趟出差回來了,他也要好好和安謹見一麵,商量一下這件事情。

由於安霄廷最近的行動太過詭異,這讓管家不得不重視起來。

管家親自給安謹打了一通電話,大概說了一遍最近安霄廷的奇怪舉動。

最後很是疑惑地道:“安謹小姐,我總覺得霄廷小少爺和隔壁的新鄰居好像有著什麼,但是又說不上來,而且霄廷小少爺也什麼都不肯說。我親自去隔壁拜訪了,那戶新人家也很好相處的樣子。”

“明明看上去什麼問題都冇有,但是我就是覺得哪裡好像不太對勁……”

管家說著自己的想法。

安謹蹙了蹙眉,“好,我知道了,我會親自問問霄廷是不是有什麼事。”

“好的。”

掛了管家的電話以後,安謹就直接給安霄廷打去了電話。

“喂,媽咪。”安霄廷的聲音聽起來有些鬱鬱不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