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所以你如果識相點的話,就拿著這一千萬滾出M國!”

最後一句話,安霄廷是說得斬釘截鐵。

冷元勳冷笑了一聲,那雙如暗夜般深不見底的眸子望向安霄廷,帶著審視,也帶著逼迫。

“如果這真的是你媽咪自己的想法,那你就讓她自己拿著這一千萬站到我麵前來!”

他瞭解安霄廷,更是能輕而易舉地看出這個小傢夥在撒謊。

雖然冷元勳對安霄廷從何而來的一千萬也感到疑惑,但如果安霄廷是想憑藉著這個讓他走的話,未免是白日做夢。

“我可以給你十個一千萬,你讓我留下。怎麼樣?”冷元勳挑釁地道。

他彷彿就是在說,“你隻不過有一千萬罷了,而我能隨隨便便拿出十個一千萬。你這一千萬又算些什麼呢?”

安霄廷咬著牙,幽怨地瞪了冷元勳一眼。

要知道,這一千萬可是他現在的全部身家啊!

其他的錢都投資去了,他拿出來的也就隻有這麼點。

這些營收都是他自己偷偷經營著的IT技術團隊產生的。

隻不過一直都瞞著所有人罷了,就連安謹都不知道。

“你就是拿一百個一千萬,我都不願意搭理你。”安霄廷涼涼地說道。

“我勸過你了,如果你還不離開的話,接下來就彆怪我不客氣了。我會馬上找新的優質男人介紹給我媽咪,也會天天騷擾你,陷害你,我還要天天在我媽咪的麵前說你的壞話。”

冷元勳薄唇勾著笑,“好啊。”

“那就看看誰更厲害吧。”

隨著話音落下,安霄廷惡狠狠地瞪著冷元勳,而冷元勳雖然眼神淡如止水,但是眸中還是有一絲好勝意的。

空氣頓時變得僵滯,有一股濃重的硝煙味瀰漫開來。

這兩個人的比拚,正式開始!

安霄廷白了冷元勳一眼,起身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他一回到自己家,就越想越不得勁,抓緊時間先發製人,給安謹打了一通電話。

那邊剛好忙完的安謹接到安霄廷的來電,嘴角露出欣慰的笑容。

她接起電話,還冇來得及出聲,電話那頭的安霄廷就火急火燎地道:“媽咪,最近有冇有彆的男人在追你呀?要不要我介紹兩個給你?”

安謹正準備開口來著,一聽安霄廷這話頓時被雷得外焦裡嫩,苦笑著說不出話來。

這孩子今天是怎麼了?怎麼這麼不對勁。

而安霄廷見安謹遲遲不迴應,不免有著著急。

“媽咪,我跟你說哦,我做噩夢了,夢到有壞男人試圖接近你,想挽回你的心。但是那個人是壞男人,媽咪可千萬不能迴心轉意啊!”

“世上的男人千千萬,我來給媽咪多介紹幾個帥叔叔,好馬不吃回頭草,舊的不去新的不來,我們要昂首挺胸向前走!”

眼見安霄廷越說越不著調,越說越離譜,安謹扶了扶額,無奈極了。

“說吧,你這小腦袋瓜裡又在打著什麼算盤呢?”

安霄廷冇想到自己會這麼快被戳破,他悻悻地笑了兩聲,道:“也冇什麼,就是想要一個新爸爸,想看你有老公。到時候我們一家三口生活在一起多開心呀,你說對嗎,媽咪?”

“一家三口”這個詞就像是一根看不見也摸不著銳利銀針,在那一瞬間就紮進了安謹的心裡,讓她為之一痛。

一家三口……

如果當初那些事情冇有發生的話,那個男人現在也應該會在她和安霄廷的身邊吧?

一家三口這個詞離安謹曾經那麼近過,但現在卻那麼遙遠。

安霄廷見安謹異常地沉默下來,很敏感地察覺出了自己說錯話了。

他連忙閉嘴,心中生出一股內疚。

“啊……媽咪,我忽然覺得我們現在這樣也挺好的,總之,你不要再被壞男人騙了,過去的就過去了。以前那個壞男人不愛你沒關係,霄廷愛你呀。”

安謹聞言,噗嗤一笑。

她的眉眼溫柔,方纔那有一瞬間的陰霾也蕩然無存,轉而變成了一抹明媚燦爛的笑容。

“好,我有霄廷愛著就好,纔不要什麼壞男人。”

安霄廷滿意地點點頭,表揚道:“這纔對嘛。”

安謹卻加深了笑容,反問:所以你現在可以告訴我,為什麼忽然說這些嗎?”

一被安謹問到這個問題,安霄廷就心虛的眼神亂飛。

他應該慶幸安謹現在不在他的身邊,不然就以他這一副做賊似的模樣,滿滿的都是破綻和漏洞。

“哎,我剛剛不是說了嗎!我做夢夢到你和壞男人好啦,所以有些擔心,這纔打電話給你提醒你一下的。”

“好了好了,那個,媽咪,我還有作業還冇做呢,我先去做作業啦。”

安謹聽著小傢夥這迫不及待就想掛斷電話的口氣,暗暗地歎了一口氣,無奈搖頭。

罷了,兒子大了,有自己的想法了,居然又想給她找老公了。

掛了電話以後,安霄廷就連忙拍拍自己的胸脯。

“哎,還好媽咪冇發現。”

要是被安謹察覺出不對,知道冷元勳來了的話,那就完蛋啦!

他可是計劃著要在安謹回來之前就把冷元勳給趕走的!

所以,在接下來的日子裡,安霄廷可是策劃了N個計劃試圖“逼走”冷元勳。

比如,往他的露台上扔假蛇的模型,假老鼠的模型,假蟑螂的模型。

但是一連這麼做了好幾次都冇什麼效果,這些個模型在第二天都會整整齊齊地擺在自己家門口,有一次保姆打開門想要出去時還被狠狠地嚇了一跳。

安霄廷一邊對保姆懷有內疚,一邊對冷元勳氣得咬牙切齒。

他纔不死心,所以又執行了其他幾個計劃。

好在接下來的幾個計劃都成功了一小部分。

他特地翻出了家裡的超大號水槍,在冷元勳又一次在露台上抽菸的時候,拿著大水槍偷偷地貓著身子也來到自家的露台上。

因為是隔壁棟,所以距離很近,安霄廷掏出水槍就能輕而易舉地射中冷元勳。

果不其然,冷元勳不設防,被安霄廷的水槍滋了一身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