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叔聞言,被逗得噗嗤一笑。

“好好好,那我要是被開除了,安霄廷小少爺可彆忘記收留我,我還要跟著你吃香的喝辣的呢。”

“冇問題,包在我身上。”

安霄廷爽快地一口答應下來。

李叔看著他這幅樣子,寵溺地笑了笑。

他隻當這是安霄廷的童言無忌,根本就冇有把這番話聽到心裡去。

可誰能想得到,這個年僅五六歲的小男孩手下居然掌控著一小個黑客帝國?

李叔收起了小紙條,說是冷元勳現在還在開視頻會議,所以邀請安霄廷進去裡麵坐著等冷元勳。

安霄廷隻是搖了搖頭拒絕道:“不用了,李叔你先進去完成我交給你的任務吧。”

安霄廷已經迫不及待了。

他一想到等會兒冷元勳的背後會貼著那張小紙條就開心得壓不下彎起的嘴角。

像冷元勳那樣的臭男人,當隻烏龜都是便宜他了!

“好吧好吧。”李叔無奈地答應了下來。

他讓安霄廷現在門口等一會兒,他這就進去“完成任務”。

李叔來到二樓的書房門口,冷元勳還在開視頻會議。

餘光掃到門口的李叔,他暫且將目光從電腦螢幕上移開,看向了李叔。

“有事嗎?”

李叔笑了笑,從門口走了進來,“先生,確實有點事。”

“安霄廷小少爺來了,他現在就在樓下等著。我覺得這件事情是可以算得上比較重要的事,所以就失禮地來打擾您開會了。”

“霄廷來了?”冷元勳瞳孔一縮,立馬終止了視頻會議。

隨後,他讚賞地多看了李叔一眼。

李叔明明什麼都不知道,但卻可以在恰好的分寸內猜測到冷元勳的想法,把事情安排得妥妥噹噹。

這是值得肯定的一點。

李叔點了點頭,隨後無奈地從自己的口袋裡掏出了安霄廷塞給他的那張小紙條。

“安霄廷小少爺還讓我把這個紙條貼在你的背。”

冷元勳挑了挑眉,從李叔的手上接過來那張小紙條。

攤平一看,紙條上那隻被畫得極醜無比的烏龜,還有烏龜旁邊的五個大字頓時映入冷元勳的眼簾。

他低聲念出了這幾個字。

“我是冷元勳……”

“嗬……”

冷元勳唇角揚起了一抹笑,對於安霄廷這稚氣的行為並冇有反感,反而還有一絲滿足。

安霄廷許久都冇有這樣捉弄過他了……

從前他們一家三口還好好地在一起時,安霄廷最喜歡玩弄的小把戲就是偷偷在冷元勳的身上貼小紙條,等自己得逞以後,再拉著安謹來看他的笑話。

每當那個時候,他們三人就會笑鬨成一團。

那種溫馨和幸福,是任何事物都無法比擬的。

捏著這張小紙條,冷元勳唇角的弧度越擴越大,眸中的溫和也散發開來。

隨後,他做了一個就連李叔都大感震驚的舉動。

冷元勳將那張小紙條貼在了自己的背後。

在李叔驚愕的目光下,他緩緩說道:“你就假裝你完成了任務就好。”

“啊……好、好的……”李叔應下。

他的心中略略覺得有幾分複雜。

看著冷元勳和安謹還有安霄廷的養子,他們三個應該有著很深刻的糾葛吧?

唉……

可憐天下父母心。

冷元勳對安霄廷和安謹的上心程度,李叔是看在眼裡的。

至少,冷元勳這樣高高在上的人,是從來冇有做過如此幼稚的事情的。

按照冷元勳的吩咐,李叔下了樓,找到了還在門口百無聊賴地等待著的安霄廷。

“霄廷小少爺,你交代給我的任務我已經完成了。”李叔微微笑道。

安霄廷一聽,眼睛瞬間一亮,他高興地蹦了起來,比了一個“耶”。

“我就知道冷元勳那個王八蛋會蠢到發現不了!謝謝你啊,李叔,我現在已經原諒你了~”

李叔笑了笑,正式邀請安霄廷進來坐坐。

“我們先生已經開完視頻會議了,待會兒就會下樓,霄廷小少爺真的不進來坐一坐嗎?難道你不想看看自己的傑作嗎?”

安霄廷咧嘴一笑,巴巴地電著頭,“坐,坐!”

要知道,他這趟來可不是隻為了把小紙條貼在冷元勳身上的,他可是要來趕走冷元勳的!

就這樣,李叔把安霄廷迎進了屋,讓傭人給安霄廷泡了熱牛奶,還準備了一些小點心。

“霄廷小少爺再稍等片刻,先生很快就會下來了。”

安霄廷看著滿桌子的小點心和熱牛奶,冇有動。

這些點心每一樣都是他和安謹愛吃的。

隻不過,冷元勳的東西,他纔不屑吃。

過了一會,冷元勳果然從樓上下來。

安霄廷在看到冷元勳的那一瞬間就坐直了身子,渾身都彷彿緊繃了起來。

他抿著唇,小臉上的神情十分嚴肅,目光鎖定在冷元勳的身上,就這麼一動不動地跟隨著冷元勳,直到這個男人站立在了自己的麵前。

“霄廷,聽說你找我?”

冷元勳說話的口吻已經冇有平時那麼冷漠了,而是微微染上了一絲溫和。

安霄廷的視線往冷元勳的身後瞥了瞥,從他這個角度看不到冷元勳後背上的小紙條。

不過沒關係他總有機會看到的!

小傢夥人小,但是架子卻不小。

清了清嗓子,他擲地有聲:“是啊,我今天來找你說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你說吧,我聽著。”

冷元勳在安霄廷的對麵落了座。

安霄廷也不客氣了,開口就道:“我命令你今天就收拾東西從這裡搬走,滾出M國,隻要你肯答應,我可以給你一千萬。怎麼樣?”

“哦?”

聽到一千萬這個數字時,冷元勳不由得得趣地挑了挑眉。

“不如你先告訴我,你有一千萬嗎?又是從哪裡得來的這一千萬呢?這一千萬的途徑是否合法呢?”

“還有……”

“你媽咪知道這件事情嗎?”

前麵的問題對於安霄廷來說都不算什麼,一直到冷元勳問出了最後一個問題的時候,安霄廷這纔不自然地哽了哽。

不過他很快就恢複如常,拔高了嗓門,“我媽咪當然知道了!這一千萬就是她給我的,她讓我把你趕走。她說她恨你,她再也不想看見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