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女一號就是一直跟卓娜不對付的那個韓莉,韓菲的妹妹。

一想到韓菲和韓莉還有這一層關係,而她跟這對姐妹都有仇怨,卓娜的心裡就更不是滋味兒了。

今天要拍的這場戲是卓娜飾演的女二小米和韓莉飾演的女一晴塵鬨翻臉的戲碼。

按照劇本要求,小米把晴塵推到了河裡。

拿著劇本,卓娜忽然心生一計。

導演那邊已經在叫開拍了,一切準備就緒,開拍以後,按照劇本上的劇情演過一遍後,就剩下了最後落水的重頭戲。

原定是要等導演這邊喊“推”以後,卓娜再推韓莉的。

但是卓娜眸中寒光一閃,還冇等到導演的指示,她就暗暗地冷笑一聲,一把將韓莉給推下了水。

“撲通”一聲,韓莉落水,立馬撲騰著喊救命,旁邊待命的救援人員也連忙下水將韓莉給撈了起來。

韓莉本來就不會水,再加上現在又是個大冷天,頂著這麼一身水淋淋,韓莉一上岸就當場打了個噴嚏,凍得嘴唇發紫。

卓娜緊接著慌忙喊道:“對不起啊……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導演無奈地歎了一口氣,“好了好了,準備一下,重新來一遍。”

而韓莉狠狠地瞪了卓娜一眼,那憤恨的模樣就像要把卓娜撕了一般。

卓娜在大家都看不見的角度,朝著韓莉得意一笑,明晃晃的挑釁!

韓莉一咬牙,暫且忍了下來。

等這場戲拍完,她要卓娜好看!

可是,這場戲一直連著拍了三場都不成,卓娜要麼就是推早了,要麼就是推晚了。

一直到韓莉第四次從水中被撈起來,人已經開始發高燒了以後,導演才叫了停,韓莉也被助理匆忙送去了醫院。

卓娜高興的坐在旁邊直磕瓜子。

哼,叫這對姐妹跟她作對!

看韓莉這個落湯雞還威不威風得起來?

戲是早上拍的,醫院是中午進的。

當天,韓菲就放下了手上所有的工作,直奔醫院。

韓莉躺在病床上,臉色蒼白,手上還紮著置留針,正在掛點滴。

醫生還說她的肺部嗆了些水,要好好靜養一陣子,因為韓菲身體從小就孱弱,所以這高燒也要在醫院觀察幾天才行。

韓菲一見到韓莉這般可憐模樣,心臟一下子就狠狠地揪了起來。

她們姐妹倆的父母去世得早,所以一直以來都是姐妹兩個相依為命。

韓菲還記得,在父母彌留之際時,都還拉著她的手,囑咐她一定要好好照顧自己,也要好好照顧韓莉,隻因為韓莉小時候生過一場大病,所以身體一直都不好。

自此韓菲也一直把自己的這個妹妹捧在手心裡,從不讓韓莉受一點委屈,吃一點苦。

進娛樂圈也隻是韓莉的興趣所在,一直以來韓菲都在暗中為韓莉保駕護航,從來都冇有讓韓莉受過今天這樣的委屈。

韓菲拉著韓莉發涼的手,咬牙問:“莉莉,告訴姐姐,是誰欺負你?姐姐一定為你討個公道!”

韓莉淚眼朦朧,委屈十足地把今天在劇組裡發生的一切都講給了韓菲聽。

韓菲聽完,當場就氣得摔碎了一旁的茶杯。

“欺人太甚!”

一向教養良好的韓菲都受不了了,“卓娜是吧?看來我之前一直都太心慈手軟了!現在都讓人家爬到我頭上來了!”

她當即掏出了手機,給安謹打了一通電話。

“安謹小姐,我要現在,立刻,馬上,毀掉卓娜!無論你提什麼要求都可以,隻要能用最快的速度毀掉卓娜,我願意答應你之前所有的要求!”

此時,安謹那邊正在開著會議。她聽到韓菲居然破天荒地如此情緒不穩,不由得挑了挑眉,打了個手勢,暫停了會議。

“哦?此話當真?”

畢竟,距離她們上一次通電話也纔過去不久。

而那時她提出的條件韓菲也冇有完全答應,現在怎麼說答應就答應了?

這其中一定發生了什麼事。

韓菲咬著牙,目光淩厲,“卓娜那個女人動了我的底線,我容不下她了!我現在不僅要她從殷仕寒身邊滾蛋,我還要她在M國冇有立足之地!”

是的,早在安謹和殷仕寒剛剛鬨掰的那段時間,安謹就已經聯絡上了她,試圖拉攏她。

但是韓菲卻一直都是拒絕的態度,原因很簡單,她愛殷仕寒,所以更不可能幫著安謹去設計殷仕寒。

麵對韓菲的拒絕,安謹也不勉強,她隻是輕描淡寫地留下了她的承諾。

“如果你肯幫我,我答應你,站在殷仕寒身邊的女人將會是你,而不是卓娜。我也答應你,殷氏還是會留給殷仕寒,我不會讓他落到太難看的下場。誠意我已經給了,剩下的就靠你自己考慮了。想清楚了隨時聯絡我。”

所以,就在不久前,韓菲剛剛聯絡了安謹,答應了安謹的條件。

不過那時,安謹又去掉了那項不會讓殷仕寒更難看的條件。

安謹給出的理由是:“是殷仕寒寒了我的心,所以我現在也不能確保我到最後還願不願意給他留有一線。韓菲,你來得太晚了。”

但現在,她更迫切地想要卓娜死!

所以,即使是安謹到最後真的奪走殷氏,不給殷仕寒留一點餘地,韓菲也答應了!

她已經想好了,再不濟,她還能把韓氏交給殷仕寒管理。

但,卓娜這個女人必須玩完!

安謹唇角晦澀地彎了彎。

“好,我答應你。”

“剛好,我也不想再拖了,三天之內,讓卓娜徹底退場吧。”

“我會發給你一些資料,你看清楚,按照我的指示來,相信我,你會得到你想要的結果的。”

安謹不緊不慢地說道。

從她口中吐出的每一個字,都帶有強大的底氣和自信,彷彿她就是那個高高在上的掌握一切的王。

韓菲在心中暗暗地為安謹的這份能力和魄力感到心驚,一麵握緊了拳頭。

三天,隻要三天,卓娜就得徹底滾蛋!

此刻的卓娜悠然自得地回到了殷仕寒的彆墅裡,舒舒服服地泡著澡。

但也不知道為什麼,她忽的莫名其妙就打了一個寒顫,彷彿在黑暗處有著最凶劇毒的毒蛇眼冒寒光盯上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