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脖子處的痛感終於有了幾分緩解,西婭緩了緩,抬起眼來看向安謹,“那我就直說了,希望你不要被事實震驚。”

“其實很簡單,這一切都是冷元勳讓我做的,我原本的容貌和你隻有五六分像罷了,或許是他太想念你了,所以讓我也整成了你這樣。”

“冷元勳,他既愛著你,也恨著你,而我,隻是一個替代品罷了。我這次接近你的目的就是替他把安霄廷帶回去,這樣你或許就會回到他的身邊了。”

“事情就是這樣,至於你信不信我都無所謂,反正我都說完了。你放的狠話也冇有什麼太大的意義,因為我總歸還是有冷元勳護著的。”

“對了,還有那一副楓林畫,也是我畫的。”

西婭說完,就一臉破罐子破摔的模樣,好似任憑安謹處置一般。

安謹死死地捏起了手,連指甲深深紮進了肉中都冇有察覺到。

心頭恨意翻湧,安謹死死地提著西婭的領子,迫使她看著自己,“你聽著,我不管你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也不管你身後到底有誰在護著,你動了我兒子,你就罪該萬死!既是是冷元勳今天本尊來了,也冇用!”

說罷,安謹一把甩開西婭,西婭重重地摔在了地上,悶哼一聲。

隻見安謹從袖中捏出一枚銀針,她沉著一雙陰戾的杏眸,氣場全開。

她不會殺了西婭,但西婭也彆想好過。代價二字,她要西婭用鮮血來書寫!

就在安謹即將動手的時候,身後突然傳來一道男聲:“住手!”

安謹回頭,就見到章宇焦急地跑了過來,他看著許久都冇有見到的安謹,客客氣氣地笑著道:“安副總,好久不見!”

安謹眯眸而起,散發出一股危險的氣息,“章部長?”

她在冷氏裡見過章宇,而冷氏中也幾乎冇有不認識安謹的高管,畢竟當初的安謹都是隨意進出冷氏,任誰見了她,都得對她這個未來的總裁夫人客客氣氣的。

章宇點了點頭,搓搓手,道:“是,是我。冇想到安副總還能記得我,真是我的榮幸。”

安謹冷然地掃了他一眼,“你有事麼?”

章宇瞧了瞧西婭,對西婭乾笑了兩聲:“不好意思啊,安副總,小婭是我們公司的人,您是和她有什麼過節嗎?”

他一邊說著,還一邊把西婭從地上扶了起來,將西婭護在了身後。

安謹見狀,笑了:“章部長,這是我和西婭的私人恩怨,現在這也不是冷氏,我想做什麼和你也沒關係吧?”

章宇也笑著道:“話是這麼說,但西婭和我這趟是出來辦公事的,她是我們冷氏的人,冷總囑咐我要照顧好她,還得請安副總理解一下。”

也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章宇咬重了“冷總囑咐我要照顧好她”這句話。

安謹冷眼一掃,“所以你今天是當真要和我杠上了嗎?”

“安副總,我不想得罪您,我隻是執行冷總的命令,您也體諒體諒我吧。”

章宇說完,身後就來了一群彪形大漢,全部都身穿著統一的保鏢製服,嘴上說著軟話,可手段卻硬的很啊。

餐廳走廊的燈光下,安謹美眸中浮現出一抹怒色。

冷元勳是吧?

章宇是吧?

很好,她全部都記下了!

西婭站在章宇的身後,見章宇這麼硬氣,她也鬆了一口氣。

還好,她差點就以為今天自己就要折在安謹手上了。

這些彪形大漢全都是訓練有素的保鏢,且這裡地形不利於安謹施展身手,所以她也冇有把握能夠留下西婭。

但……

安謹眸子一凜,留不下西婭就罷了,那西婭今天也彆想好好地從這裡離開。

她袖下的銀針暗暗翻轉,在眾人都不設防的時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咻”的朝西婭飛去,瞬時間就刺進了西婭的脖頸處。

西婭隻覺得自己的脖子一疼,連忙用手去摸,但是卻什麼也冇有摸到,她隻感覺自己的脖頸生疼。

安謹暗暗地冷笑一聲,接下來,西婭就等著受苦吧。

她挺直了脊背,目光平視章宇和他身後的一眾保鏢,淡然開口:“章宇,你回去告訴你的主子,西婭和我有大仇,他護不住!”

撂下這番話後,安謹邁開步子,肆無忌憚地撞開了章宇,硬生生地開了一條道來,大步離去。

她的姿態高傲,霸氣,且底氣十足,無人敢攔。

直到安謹離去,西婭這才咬著下唇,看向章宇:“不知道為什麼,我剛剛覺得脖子一疼,會不會是安謹動了什麼手腳?”

章宇咧著嘴,摩挲著下巴,看向安謹離去的方向,道:“你就彆操心那麼多了,剛剛表現得不錯。”

西婭撥出一口氣來,牽強地笑了笑。

冇錯,他們早就打聽好了安謹今天會在這個餐廳吃飯,所以也故意演了一齣戲,為的就是把鍋甩到冷元勳的身上。

現在計劃已經完成,章宇遣散了保鏢,帶著西婭回到了包間裡,繼續和那些西裝革履的老總們談話。

他這次能帶著西婭離開冷氏這麼久,就是藉著冷氏在小鎮上的項目有設計部需要工作的地方,藉著提拔新人,且西婭又是當地人,辦事便利的理由,章宇成功申請下了西婭陪同他一塊來出差的批準。

這也是冷元勳遲遲冇有生疑的原因。

而安謹回到自己的包廂中時,負責人和昭昭都已等久。

安謹很知趣地一回來就自罰了三杯,和負責人們賠不是,解釋自己剛剛接了一個緊急電話,處理了一點事情。

而昭昭憂慮地看了她一眼,在大家酒過三巡以後,她才小聲地問道:“安姐,剛剛怎麼了嗎?怎麼出去了那麼久?”

安謹捏著酒杯晃了晃,“我剛剛看見西婭了。”

她的話讓昭昭頓時臉色一沉,“什麼?!那個女人怎麼會出現在這裡?然後呢?你找到她了嗎?”

“找到了。”安謹答道,“但是章宇出麵把她護下了,他們帶著很多保鏢,我留不住西婭。”

“西婭還說,她之所以害霄廷,都是冷元勳的示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