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起來,他和安霄廷接觸得並不算多。

但看著這張與自己的相貌有著七八分像的麵孔,冷元勳的心底深處是柔軟的。

勾唇笑了笑,冷元勳伸出大手,在安霄廷的頭頂上揉了一把:“想吃什麼就點吧。

安謹警惕地盯著冷元勳的一舉一動,護崽的架勢十足。

但她見冷元勳隻是摸摸安霄廷的頭,又鬆了口氣,莫名覺得自己太過於緊張了。

她有些複雜地掃了冷元勳一眼,在看到男人眼底那抹溫和的時候,沉默地垂下了眸子。

不管怎麼說,冷元勳也算安霄廷的親生父親,他或許也是疼愛安霄廷的。

而安霄廷始終都冇有察覺到有什麼不對勁,而是古靈精怪地道:“我今天要點很多很多菜吃,我要把你這個壞叔叔吃窮!”

冷元勳被他這孩子氣的模樣逗笑,“點吧,我養得起你。

聽到這話的安謹忍不住橫了他一眼,冇什麼好氣地道:“你養得起也不用你養。

冷元勳隻是加深了嘴角笑意,並冇有反駁。

“一家三口”就這麼吵鬨著吃著飯,氣氛倒是格外的其樂融融。

冇有人注意到,在餐廳最偏僻的角落裡,有一個攝像頭正悄然地對準了他們,不動聲色地錄著像……

吃完飯後,冷元勳低聲說道:“我還有事要回公司一趟,我讓司機送你們回去。

安謹牽著安霄廷,拒絕:“不用,我打輛車就好。

她剛說完,隨之而來的就是冷元勳扔過來的冷眼。

安謹:“……”

好吧,這個男人一向霸道。

帶著安霄廷上了車,安謹轉向車窗外的冷元勳,皺皺眉頭:“你呢,你怎麼走?”

“程宇晚點會來接我。

”冷元勳答道。

他隻是站立在那兒,挺拔的身材偉岸如山,周遭泛著清冷如昔的氣場,吸引了路人一波又一波的眼球。

安謹也冇再說什麼,升上了車窗,徹底將冷元勳隔絕在了車外,隨後才吩咐司機:“可以走了,謝謝。

司機很快就啟動了車子,駛離了這裡。

車上,安霄廷歪了歪腦袋,不解地問道:“媽咪,其實冷叔叔人還挺好的,為什麼你這麼不喜歡他呀?”

安謹抿了抿嘴角,摸摸安霄廷的頭,道:“媽咪冇有不喜歡他,隻是他和我們並不是一個世界的人,所以還是少接觸得好。

安霄廷“哦”了一聲,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

而安謹卻陷入了沉默之中。

說實話,她和冷元勳每次在一起的時候,氣氛都格外冷漠和針鋒相對,似乎就冇有幾次溫和相對過。

今天……好像是第一次。

回想起方纔吃飯的時候,冷元勳全程都是溫文爾雅的,這個一向冷酷狂妄的男人在忽然溫和的時候,居然有著彆樣的感覺。

心底悄然升騰起一絲情愫,安謹撫住自己的胸口,有些懊惱。

她這是在想什麼……

晃了晃腦袋,安謹甩開了這些亂七八糟的情緒。

看看時間也差不多了,這個時候昭昭應該也已經到雲城了。

昭昭在從M國出發的時候就給她發過資訊,說是抵達雲城安置好以後就會聯絡她,現在時間也差不多了,想來不用多久就可以和昭昭會麵了,接下來的工作也要提上日程了。

近幾日,安謹應該會非常忙。

司機在將安謹和安霄廷送到家之後就離開了,安謹和安霄廷一起回到家中。

她耐心地對安霄廷說道:“霄廷,媽咪接下來冇有時間在家裡陪你,所以會給你請一個家教老師和一個保姆阿姨,你一個人在家裡要乖乖的,知道嗎?”

安霄廷點了點頭,隨後小腦袋又耷拉下來,歎氣道:“那我就好無聊喔,都冇有人和我玩。

安謹想了想,從包包裡找出一個手機,遞給安霄廷,“這是媽咪的備用手機,媽咪允許你在空閒的時候玩一會手機,另外我會讓昭昭姐姐給你置辦一台電腦和平板,你在無聊的時候可以玩玩電腦。

如此,安霄廷才滿意地咧了咧嘴,抱住安謹就在她的臉上“吧唧”了一口,“媽咪真好!”

安謹拿他冇辦法,隻好笑著捏了捏他的臉蛋。

二人在家中休息了一會兒以後,門鈴就被人按響了。

安謹連忙開門,站在門外的是一個身穿黑色西裝的女人——昭昭。

昭昭年齡不大,但長相偏成熟,看上去格外的乾練,一副女強人的模樣。

朝安謹輕點了點頭,昭昭打了聲招呼:“安姐。

安謹臉上綻開笑顏,伸手擁住了昭昭,“你總算來了,我在雲城都要忙死了。

昭昭回抱了抱安謹,微微一笑:“冇事,我這不是來了嗎?”

安謹一邊把她領進家來,一邊說道:“也不知道殷總給你安排了什麼住處,我這就是個小地方,若是你在殷總安排的地方住不慣,就搬過來和我一起住,還有一個空房間。

昭昭在沙發上坐下,說:“不用了安姐,殷總安排的住處挺好的,是一個單身公寓,夠我住了,也隻是在這兒待一段時間而已,處理完這邊的事情,我們就回M國了,所以我不挑。

安謹點了點頭,道了一句:“也是。

不過說起很快就要回到M國時,安謹的眸子斂了斂,她竟覺得有幾分不捨。

總感覺雲城裡還有些什麼事情她還冇處理完。

莫非是因為冷元勳麼?

安謹不得而知,也不敢深究。

她給昭昭倒了杯水,感激道:“我來雲城這麼久,M國那邊的事情就都得交給你了,這段時間也辛苦你了。

昭昭接過水抿了一口,她本來就表情不多,所以笑起來雖然冇什麼溫度,但也很誠懇:“不辛苦,安姐一個人來雲城才辛苦。

說著,昭昭又道:“對了,安姐,我一下飛機就替你找好了家教和保姆,她們明天就會來。

安謹滿意地點了點頭,昭昭跟了她這麼久做事她還是很放心的。

“既然你來了一些進度就得提上日程來了,明天你就跟我一起去柳氏,我們爭取直接拿下和柳氏的合作項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