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果真的任由昭昭下水,昭昭也出了什麼三長兩短的話,安謹絕不會原諒自己。

眼看著安霄廷已經從水麵溺下去了,昭昭心急如焚,一咬牙,不顧安謹的阻攔,一個助跑直接推開了安謹,跳入湖中。

隨著“撲通”一聲,水花四濺,緊接著響起的便是安謹的呼喊聲:“昭昭……!”

她來到船邊,雙手扒著船,死死地盯著昭昭和安霄廷的方向。

安謹覺得,她大概這輩子都不會忘記這一刻這一秒所發生的一切。

她眼看著她在乎的兩個人掉入湖中,而她卻隻能在船上毫無辦法。

她更忘不掉在安霄廷落水前她們的船突然受到撞擊的這件事情。

嗬,巧合麼?

安謹不信!

不論付出多大的代價,她都會讓今天設計害他們的人付處血淚代價!

昭昭跳入湖中的一瞬間就被四麵八方湧來的冰冷湖水包裹住,她的身子狠狠一顫,曾經被人按在水裡差點窒息的陰影再度襲來。

昭昭開始不受控製地害怕起來,甚至開始忘記自己要怎麼做才能救起安霄廷。

突然,她看見一個人影正快速地往安霄廷的方向遊,在水下,昭昭看不清那人的麵孔,她隻知道那人也看見了她,並且在看見她以後猛的加快了速度朝安霄廷遊去,拖著安霄廷就往彆的方向遊。

昭昭見狀,心中的那根弦狠狠的一繃,如同被人打了當頭一棒似的,瞬間從從前的陰影中脫離。

那個人不對!他要把安霄廷帶去哪兒?!

在這一刻,昭昭根本就顧不得恐懼了,她憑藉著本能的肌肉記憶,快速地活動了身子,朝著那個人影追去。

絕對不能讓他把安霄廷帶走。

安霄廷不會水,年紀還尚小,如果不儘快上岸的話很有可能就會死在這片湖裡,看那人也根本冇有想要帶安霄廷上岸的樣子,彷彿是想把安霄廷給帶走。

昭昭一咬舌尖,劇烈的痛意讓她的腦子空前的清醒,她卯足了勁去追,幾乎用儘了渾身解數。

怎麼說她當時在學校的時候也是遊泳隊隊長的水平,這才惹了人嫉妒將她按進水裡,所以在不多時後,她便追上了那個人影。

昭昭扯住安霄廷的一隻手,不讓那個人帶走安霄廷。

而那個人隻是狠狠地回頭瞪了昭昭一眼,手上力氣加大,一把將安霄廷扯了過來。

昭昭怕傷到安霄廷,一點兒都不敢用力,隻好任由安霄廷被帶到那人的身邊,不過方纔那人一回頭,她也大概看到了那人長什麼樣,就是一個扔到人海中根本就不起眼的普通人模樣,但眼中的殺氣可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昭昭心頭一沉,知道自己是碰見狠茬子了,但是在這水中可不是玩鬨的,她和那人都不時浮上岸換氣,更何況現在已經陷入半昏迷狀態的安霄廷?

不行,得快點救下安霄廷纔是!

昭昭改變策略,不再去和那人爭安霄廷,反而直接來到那人身側,憑藉著良好的水性把那人往下壓,不斷地用手捶打那人的腦袋。

抓頭髮,扒眼睛,掐脖子等一係列能用上的招數昭昭都用了。

那人也成功的疼得不禁鬆開了安霄廷,並且嗆了好幾口水,最後隻能狼狽地浮上岸去換氣。

昭昭也就是趁著這個時候,迅速托起了安霄廷,將他托上了湖麵,帶著帶著他往最近的船隻遊去。

一直關注著昭昭和安霄廷的安謹在看到昭昭和安霄廷二人浮出水麵的時候,眼睛一酸,捂住了嘴巴,剋製住自己想要落淚的激動之情。

她立馬催促船伕:“劃船!劃船!往他們的方向去!”

船伕被催得一愣,“哦”了一聲,開始準備劃船。

也不知道是不是安謹的錯覺,她總覺得船伕的動作慢吞吞的。

好在距離昭昭和安霄廷最近的那個船隻上的遊客也發現了有人溺水,連忙將船往昭昭那靠,甚至還拿出了船上的救生衣往昭昭那拋。

昭昭的體力其實也早已消耗得差不多了,所以她現在是硬吊著一口氣托著安霄廷,畢竟在水裡還要帶著一個小孩實在吃力。

就差一步了,就差一步了,隻不過是短短的兩三米距離,昭昭就能帶著安霄廷上船了。

就在所有人都要為得救的安霄廷鬆一口氣的時候,湖麵下突然冒出了一個黑影,緊接著,昭昭的頭髮被一隻手用力地往下一扯,昭昭整個人吃痛地尖叫一聲,整個人猛的往下一倒,失去了重心,重新跌回了湖裡。

眾人也跟著倒吸一口涼氣。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安謹更是厲聲叫喊:“昭昭!昭昭!”

但是迴應她的隻有翻湧的湖麵,隨著昭昭被不知名的黑影重新扯入了湖中,安霄廷也隨之又溺在湖裡,好在船上有人會水,撲通一下跳入湖中將安霄廷打撈了上來,放在船上進行急救。

安謹死死地咬著牙,眼睛都快要滴出血來。

她冇有看錯,剛剛湖底下就是有個人影把昭昭拖下水的!

眼看著船伕也快把船隻劃到救了安霄廷的那艘船旁了,安謹咬牙,以自己最大的音量,朝著四周大聲喊道:“我的朋友溺水了!誰能把她救上來,我給一百萬賞金!我的話放在這了,隻要人平平安安的上岸,我立馬打款!”

她用儘了所有的力氣,聲嘶力竭地喊著。

果不其然,有人聽到一百萬這個數字,一脫衣服就猛的紮進湖裡。

隨著第一個紮進湖裡的人出現,第二個、第三個、第四個也紛紛出現。

到最後,安謹已經數不清有多少人下水去救昭昭了,甚至就連她這艘船的船伕聞言,都眼睛一直:“一百萬?真的假的?!”

安謹呼了一口氣,瞥他一眼,聲音沙啞:“嗯,一百萬,一分不少。”

船伕聞言,忽然就加快了劃船的速度,將船劃到了安霄廷被救上來的那艘船以後,他也一脫衣服跳入湖中救人。

安謹看著他那見錢眼開的樣子,眸子倏然一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