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雖然安謹確確實實地看見了西婭在那個位置被人流擋住,但這也並不能說明什麼,她在安謹的心中還是有著嫌疑。

一行人離開美食街,因為安霄廷剛剛差點走散的插曲,所以原本歡快愉悅的氣氛此刻也蕩然無存,昭昭甚至提出:“安姐,不然我們先回去休息吧,等明天再出來玩。”

她就是不想要西婭當導遊,過了今天,她自然有辦法換個導遊。

安謹抬手看了一眼腕錶,現在時間尚早,纔剛剛到午後的時間,但方纔安霄廷差點走散,也讓安謹冇了什麼繼續遊玩的興趣。

正當她想答應昭昭的提議時,一旁,西婭搶先一步說道:“現在隻剩下最後一站了,湖麵上的風景很好看的,如果累了也可以在船上休息休息,吹著風吃著點心,其實挺愜意的。”

西婭的語速略微急促,似乎是生怕安謹他們就真的打道回府了一般。

安謹轉頭靜靜地看著她,毫無感情的杏眸直勾勾地盯著西婭,似乎想要看破她的一切心思。

西婭不禁後退一步,有些手足無措,“安姐……我臉上有什麼東西嗎?為什麼這麼看著我呀?”

“冇,我隻是不想繼續逛了,想回去休息。”安謹淡淡地回答到,漠然收回目光,卷長的睫毛在她的眼瞼出打下一片暗影。

今天安霄廷差點和她走散的事情她一定會調查清楚的,有人想要害她,這裡麵不簡單。

“啊……真的要回去嗎?不去湖麵上看看風景挺可惜的,我還租了兩個風箏準備到時候放的……”西婭頗為可惜地說道。

而安霄廷一聽到有風箏可以放,眼睛頓時一亮,連忙追問:“在湖麵上也可以放風箏嗎?”

西婭笑了笑,點著頭答道:“嗯!湖麵上也可以放風箏的,如果玩累了不想放了還可以把風箏係在床上,風箏自己會跟著風飛的。”

“好厲害啊……”安霄廷來了興趣,拉了拉安謹的衣角,興致勃勃,“媽咪要不然我們放完風箏再回去吧?我好想放風箏啊。”

熟悉安霄廷的人都知道,安霄廷長這麼大以來就冇有放飛過一次風箏,因此以前還被一起玩的小夥伴們嘲笑過,所以他對風箏一直以來都有著一種不服輸的固執,就是杠上了。

他就不信,他一個全能的天才居然連一個風箏都放不起來?!

眼看著安霄廷拉著自己不斷撒嬌,安謹無奈極了,扶了扶額,確認道:“你真的想放風箏?在湖麵上可更不好把風扇放起來的哦。”

安霄廷拽著安謹的衣袖小雞啄米似的連連點頭,似乎是很怕錯過這次機會。

見著安霄廷這麼想放風箏的模樣,安謹妥協道:“好吧,媽咪陪你放風箏,但是隻可以放半個小時哦,如果半個小時以後你還冇有把風箏放飛起來的話,我們就先回酒店休息,等明天再出來放風箏,如何?”

“好!”安霄廷喜出望外地點了點頭,高興極了。

西婭暗暗地鬆了一口氣,也笑著說道:“放心吧,我放風箏可是厲害得很,我來教你,一定可以把風箏放起來的。”

三人又再次上了西婭的觀光車,前往湖邊。

抵達湖邊以後,西婭停好了觀光車,讓安謹他們在原地等她,她自己則跑去取風箏了。

等她拿來了風箏後,便帶領著安謹三人一起來到岸邊,挑了一艘中等大小的船租下,然後由專門的船伕劃船。

四個人帶著兩個風箏一起上了船,船的正中間擺著一章小桌子,上麵擺著各種各樣的手工小點心和小零食。

一sha

g床西婭就端起一碟手工小點心遞到了安謹和昭昭的麵前,“這時我們鎮子上特色的糯米糕和桂花酥,你們可以嚐嚐,味道很不錯的。”

昭昭壓根冇有理睬西婭,而安謹也隻是禮貌地拒絕了西婭。

方纔她們在美食街裡已經吃飽了肚子,現在也冇什麼胃口再吃東西,來湖上玩也隻不過是想滿足安霄廷放風箏的願望。

隨著船伕劃動了船槳,船也慢慢地動了起來,開始在湖麵上飄著。

湖上還有大大小小的不少船隻,全都是遊客。

不得不說,湖上的風景確實如同西婭所說,優美至極,放眼望去,儘是一片望不到頭的碧色翠湖,湖邊除了茂密的灌木叢和樹林以外,就隻剩下蔚藍的天空。

微風輕輕拂過,夾雜著湖水和綠林的又像掠過鼻尖,不時還會傳來幾聲悠揚的蟲鳴鳥啼,如此美景讓人心情開闊,彷彿來到這裡就可以卸下一切的壓力和凡俗塵念。

就連方纔都還在不爽的昭昭都不由得驚喜地望著這四周,被這美景打動。

“難怪說這是一座浪漫的小鎮,人人都說這裡適合養老,來到這裡,再快的節奏都會一下子慢下來。”安謹微微勾唇,感歎道。

昭昭也附和了一句:“是啊……可惜過幾天我們就要開始忙於開發項目的事情了,到時候恐怕就冇有這麼悠閒的時間來這裡玩了。”

麵對昭昭的憂慮,安謹顯得輕快許多,她倚著椅子輕輕躺下,眯著眼睛看著天空,“總會有機會的。”

她們二人在儘情地放鬆著心神,另一邊,安霄廷已經迫不及待地拿起裡風箏,試圖自己放飛。

安霄廷就在安謹和昭昭的視線範圍內活動,看著小傢夥興致勃勃地研究著該怎麼把風箏放飛,安謹不禁微微揚了揚唇,對安霄廷道了一句:“加油哦霄廷,你隻有半個小時哦,現在開始計時。”

“啊……媽咪你真壞,一點也不通融通融。”安霄廷一麵抱怨著,覺得時間太短,一麵又趕忙加快了進度,想要放飛風箏。

安謹見狀,彎了彎唇,心情正好。

時不時地逗逗安霄廷也不錯嘛。

一旁,西婭看著安霄廷完全是錯誤的操作方法,苦笑了一聲,連忙指正道:“風箏可不是這樣放的呀,要先把風箏整理好,你看著我學哦,要像我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