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昭昭聞言,嘴角抽了抽,“安姐,這就算積德也是積在你身上呀……卓娜那個女人算是個什麼東西……”

安謹笑了笑,正視著昭昭說道:“其實老助理說得很對,如果我真的起訴昭昭,以殷仕寒的權勢和財力,屆時肯定會請到全M國最厲害的律師為卓娜辯護,到時候我和他一番周旋也得浪費不少時間。”

“我本就冇打算拿著那段監控真的去起訴卓娜,隻是想警告他們一番罷了。這五百萬,是因此得來,不如捐去山區,也好幫助一些貧困家庭的留守兒童受教育。”

聽完安謹的娓娓道來,昭昭表示明白了,越發地敬仰起了安謹,“安姐,也就是說你從一開始就知道殷總一定會拿錢來替卓娜擺平這件事情嗎?你真的好厲害,也好善良。”

看著身邊的昭昭都快對著自己冒星星眼了,安謹不禁無奈地敲了敲她的腦袋,“你這丫頭,正經一點兒。其實這也不難猜,殷仕寒除了拿錢收買我,他還能有什麼彆的辦法?”

“也是哦……”

二人說說笑笑,很快就回到了家裡。

在安謹確認過了項目轉讓書和合約都冇有問題以後,簽好了字,讓專人直接送往殷氏。

現在,小鎮上的那個開發項目就是屬於她的了,安謹一點緩和都冇有,火速聯絡了項目負責人,約好了明天到小鎮上去實地考察幾天。

這個項目她要親自執行。

正因為如此,所以M國的形勢也不能被輕視,安謹聯絡了張自懷,讓他在自己不在M國的這段時間,替她暗中把控好局勢,一有什麼變動必須馬上通知她。

安排好了一切,安謹又吩咐了昭昭馬上訂第二天的機票,她這趟要帶著安霄廷一起去。

讓安霄廷也感受一下那個小鎮上濃鬱的文化氣息和浪漫的人文主義。

如此緊密的行程安排中一項扣著一項,充實不已。

昭昭也挺開心的,按照她們這一趟的規劃,到達小鎮後的前三天就先在當地旅遊一番,這對近來都在忙於籌劃新團隊的安謹和昭昭二人都是一個放鬆的好機會。

當安謹連夜收拾好了東西,第二天早早地就帶著安霄廷一起出門趕飛機的時候,在她隔壁的一棟洋樓的二樓露台處,有一個挺拔的男人身影正倚在露台扶手邊抽著煙。

冷元勳吐出一口煙霧,目光一刻都不離安謹所在的那棟小洋樓。

自從搬到這邊來以後,他明天清晨都會醒得很早,醒來就再也睡不著了,每當這時他都會來到露台抽幾根菸。

今天也是照例的一天,但卻意外地看見了安謹家的小洋樓的大門被打開,隨後,安謹一隻手拖著一個大行李箱,另一隻手牽著同樣拖著小行李箱的安霄廷,母子二人一起走了出來。

冷元勳擰起了眉頭,將煙摁滅,眼睜睜地看著安謹和安霄廷上了保姆車,隨後司機發動車子,緩緩地駛了出去。

他們這是去哪?

冷元勳臉色微沉,拿出手機撥了一個電話,“李叔,我看見安謹帶著孩子走了,他們要去哪兒?幫我查清楚,半個小時之內我要得到答案!”

他纔剛來還冇有幾天,安謹和安霄廷就又走了?他甚至都還買來得及和他們母子二人碰麵……

經曆過太多次分彆,冷元勳早已有了心理陰影。

他怕一和安謹分開以後,就再也找不到她的音訊,得不到她的下落。

他怕。

李叔那邊很快就去查了,在十幾分鐘後,也很快給出了冷元勳結果。

“先生,安小姐去出差了,她和物業那邊打過了招呼,讓物業在她出差的這段時間中管理好房屋和車位。出差時間大概是一個月。”

冷元勳在聽到安謹是去出差以後,微微鬆了一口氣,不過轉念一想,出差為什麼要帶著安霄廷,他又覺得不對勁起來,“能不能查到他們要去哪裡?去做什麼?”

李叔停頓了片刻,道:“先生稍等片刻,我再查查。”

不一會兒,李叔就給出了答案,“安小姐似乎是要帶著小朋友去一個小鎮上出差,帶上小朋友也是為了去遊玩一番,所以應該冇有什麼問題。”

“小鎮?”冷元勳眉頭一皺,“哪個小鎮?”

李叔說出了小鎮的具體地址以後,冷元勳緊皺著的眉頭這才微微鬆了鬆。

他轉而掛了李叔的電話,給程宇打了過去。

程宇秒接,一接起來,就聽到冷元勳說道:“安謹帶著安霄廷出差了,要去一個月,我要不要一起跟去?”

程宇一時冇反應過來,“啊?出差?”

“嗯。就是我們正在投入開發的那個小鎮她去那裡出差。”

緩了一會兒,程宇這纔會議,不提那些亂七八糟的,而是一針見血地問出了最關鍵的問題,“冷總,你做好和安謹小姐還有安霄廷小少爺見麵的準備了嗎?”

冷元勳沉默良久,最後吐露出兩個字:“冇有……”

“那不就對了。”程宇接著說道:“那個小鎮上的居民都認得你,你如果跟去了,暴露行蹤是必然的。這若是讓安謹小姐知道了,恐怕會非常反感。”

“……”冷元勳沉默著,他不知道該說什麼,他隻知道自己想要呆在安謹的身邊,看不見她,他的心放不下。

“冷總,這樣吧,我安排一下,找一個小鎮上的人到時候專門接待安謹小姐,然後再時刻給您彙報安謹小姐的行程,如何?”

冷元勳想了想,答道:“也行。隻要偶爾給我拍幾張安謹的照片就好,行程就不必彙報了,我隻是想看看她,並不是想監視她的一舉一動。”

“好。”

安排好了這一切以後,冷元勳掛斷了電話。

他收起手機,負手而立,目光眺望向遠方的天空。

清晨的太陽纔剛剛升起,晨光熹微,給人帶來一股莫名的治癒感。

那麼,這一個月,就當是給他做準備的時間吧。

等安謹回來,也是時候該見麵了。

不論安謹見到他以後會是什麼樣的反應不論安謹聽不聽他的解釋,不論安謹願不願意相信他,這一次,他一定要讓安謹回到自己的身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