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覺得呢?”最後一句尾音輕挑的反問,讓老助理徹底招架不住了。

他一個歎氣,最終還是妥協了:“好……那就按安副總說的做,不過為了以防萬一,我們要簽一個合約。”

“什麼合約?”

老助理解釋說:“要麻煩安副總簽一份和殷氏的和平共處穩定發展的合約了。說直白點,就是在未來的十年中,由安副總創建的團隊公司,或者是安副總所在的集團不可以向殷氏發動商戰,當然,合約上也寫明瞭在這期間殷氏不會對安副總所在的集團出手。”

安謹柳眉一挑,嘴角不禁溢位一抹冷笑,“一個小鎮子的項目,換殷氏十年安穩,老助理,你們的這個算盤打得還挺精的。”

老助理訕笑了兩聲,有些扛不住安謹的氣場威壓,抹了抹額角上的冷汗,尷尬地道:“安副總,您看……我這也是冇辦法。這也是為了我們兩方考慮的,不是嗎?以免將來傷了和氣嘛。再說了,殷氏也在合約中簽訂條款,同樣不會對安副總您出手,這不是皆大歡喜嘛?”

安謹輕哼了一聲,掃了他一眼,冇說什麼。

假若她真的要對付殷氏,又何止於商戰這一個法子?殷氏要想對付她,也有的是門路。

這個條款隻不過就隻是兩方表麵的製約罷了,存在的意義就是為了告訴安謹,殷氏不想和她為敵,也不想被她視為敵人。

橫豎就是不想得罪她唄,殷仕寒還挺會做買賣的。

“可以,我答應你。關於小鎮的項目轉讓書我要帶回去看看,如果冇什麼問題的話我簽好了讓人帶給你。合約的話,你擬好了我過目一下,冇問題的話我會簽。”安謹很爽快,絲毫不拖泥帶水。

而老助理則是又笑了笑,從公文包中又拿出了一疊檔案,遞到了安謹的麵前,“安副總,合約也已經提前擬好了,為了這次會麵,我做足了準備,您看看合約有冇有問題吧……”

安謹看著麵前的合約,“嘖”了一聲,直想發笑,“看來殷總和老助理您還真是做了‘萬全’的準備啊,什麼都準備好了。”

老助理又怎會聽不出安謹話中的陰陽怪氣,隻好尷尬而不失禮貌地笑著:“因為我們十分重視安副總,所以把一切可能會用得到的東西都準備好了。”

不管老助理說什麼理由,安謹都懶得聽,這些冠冕堂皇的話她早已聽膩。

她拿起桌上的合約,和項目轉讓書一起遞給了昭昭,“項目轉讓書和合約我都會帶回去過目一下,簽好以後會讓人帶給你。冇什麼事情的話今天就這樣吧……”

正當安謹準備帶著昭昭一起起身離開的時候,老助理也急急忙忙地起身了,攔住了安謹的去路,猶猶豫豫地說道:“安副總,請您等一等,殷總還有一件事情相求。”

“哦?什麼事?”安謹停下了腳步。

隻見老助理麵露難色,甚至可以說有幾分窘迫地說道:“殷總想請您高抬貴手,不要起訴卓副總……”

啊,原來是為了這件事情啊。

安謹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對著老助理笑得頗有深意:“你不是很討厭卓娜嗎?怎麼,現在還為她來跟我說情了?”

說起這個,老助理就覺得自己有失顏麵,漲紅了臉色,沉默了一會兒,這才咬著牙壓了聲音說道:“我是討厭那個蠢女人,但是這時殷總的吩咐,那個女人除了會給殷氏惹麻煩以外,一無是處。”

“我對殷氏是忠心的,對殷總也是忠心的,既然殷總要替那個女人犯下的錯誤買單,我也彆無他擇。”

安謹聽完老助理一番說得咬牙切齒的話,似笑非笑地瞧了他一眼,並非不能理解他,“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不過,恕我直言,想讓我放棄對卓娜的訴訟恐怕很困難。人總是得為自己做出的事情買單,她既然敢來找我鬨事,就要做好被我追究到底的心理準備,老助理,這一點你能明白嗎?”

“能明白能明白……全是卓娜那個女人自己犯賤。不過安副總,我們說一句實在一些的現實話,您如果要起訴卓娜,殷總也絕不會坐視不管,到時候就又變成了你們二人之間的博弈,隻怕到最後也不會鬨出一個什麼讓你滿意的結果,隻會變成僵局,不是嗎?”

“所以與其這麼費時費力地做這件大機率得不到結果的吃力不討好的事情,安副總不如用這件事情來換取更實際一些的利益呢?”

說著,老助理從口袋中摸出了一張卡,緩緩地放在了安謹的麵前。

安謹垂眸這張卡,再一抬眼皮,繼續看著老助理,老助理微微一笑,說道:“安副總,這裡麵有五百萬,不多不少,是我們殷總給您的一番心意,還希望您不要和卓娜計較。”

聽到這個數字,安謹勾了勾唇。

很好,和她心中預期的數字一樣。

她拿起了那張卡,露出一抹雲淡風輕的慵懶笑容,“可以,既然這是殷總的心意,那我就收下了。”

老助理冇有想到安謹會這麼爽快地答應,略顯吃驚以後就是大喜,他緊接著確認道:“那……安副總應該不會再起訴卓娜了吧?”

安謹擺了擺手,滿是無所謂的姿態,“不起訴了,這件事情就這麼算了吧。”

“好、好。”老助理喜悅不已。

今天殷仕寒交給他的任務他全都順利完成了。

目送著安謹和昭昭離開以後,老朱路這才按捺著心頭的搞笑,連忙打了一個電話向殷仕寒彙報了。

而安謹帶著昭昭一起上了車,今天是由司機接送。

昭昭十分不解,看著安謹手中的卡,憋了半天才問道:“安姐,我們為什麼要拿殷總的五百萬?卓娜那個女人在我們小區鬨事這件事情就這麼過去了嗎?”

安謹還不等她的話音落完,就直接將卡遞到了昭昭的手上,讓她收下,“這五百萬是因為卓娜收的,你捐給山區的兒童,就當是我善心大發,為那個女人積點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