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殷仕寒那雙佈滿紅血絲的眸子微微垂著,整個人散發出疲憊又頹廢的氣息。

老助理在一旁看著,眼裡閃過一絲晦澀,他開口說道:“現在安副總看這架勢應該也難再回到殷氏了,不如我們想想辦法,就算不能讓安副總回到殷氏,起碼也讓她和殷氏還有關聯,讓她不與殷氏為敵?”

殷仕寒抬起頭來,“有什麼辦法嗎?”

“我聽說……安副總似乎對我們準備開發的那個小鎮的項目挺感興趣的,那個項目對我們殷氏來說又不算什麼大項目,不如我們就轉手將這個項目交由安副總來做?前提是她還是得以殷氏安副總的這個名義來接管這個項目,殷總覺得如何?”

殷仕寒聞言,眉頭微微一皺:“你是說那個小鎮?她為什麼會對哪裡感興趣?”

老助理聳了聳肩:“不知道,總之我聽到有風聲說安副總對那邊挺感興趣的,似乎也想開發項目,隨意纔想著賣安副總一個順水人情。”

“畢竟近來……殷氏和安副總之間的嫌隙不少,卓副總又將安副總給得罪死了。藉此緩和一下殷氏和安副總之間的關係也好。”

殷仕寒扶了扶額,擺了擺手,說道:“那這件事情就交給你辦吧,如果安謹能看在這個項目的份上態度軟一點,那也值了。另外,你順便去安謹那裡探探口風,上次小娜在她的小區門口鬨事,她掌握了監控,說是要告小娜。這件事情你看看能不能周旋得下來。”

“好,我這就去辦。”

老助理忍住自己心中的欣喜,連忙轉身出了辦公室。

很好,他和安謹的約定已經完成了。

從殷仕寒的辦公室裡出來以後,老助理就直接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裡,確認了辦公室外麵冇人以後,他再把門關上,反鎖好,拿出手機撥了一個電話。

嘟聲片刻過後,那頭才接起了電話,傳來了一個懶散的女聲:“喂?”

老助理笑了笑,連忙道:“昭昭小姐,是我。”

“噢,你說吧,有什麼事嗎?”

“有,有。”老助理連忙說道:“昭昭小姐還記得我之前和安副總的那個約定嗎?我已經達成了。殷總同意把那個小鎮的開發項目給安副總來接手了。”

“哦?”提起這個,昭昭的聲調才揚了幾度,開始感興趣起來:“你說的是真的嗎?殷總真的願意把那個項目拱手相讓嗎?”

畢竟傳聞那個小鎮子冷氏已經注入資金了,冷氏都下場開發,發展起來隻是遲早的問題,而殷仕寒也正是瞧準了這個纔想也來分一杯羹,現在居然就這麼輕而易舉地願意把項目拱手相讓?

老助理笑著應道:“昭昭小姐請放心,這是真的。請問安副總什麼時候方便呢?我們要不要出來見個麵,當麵談一談具體事宜?”

“行,這件事情我會轉告給安姐,等安姐答覆了我就立馬聯絡你,你覺得怎麼樣?”昭昭回道。

“好,那我就靜候佳音了。”

老助理知道,安謹一定會來見他的。

二人的對話結束,電話掛斷,昭昭也不墨跡,收起了手機,稍作收拾一番便出了門。

好在她現在住的地方就跟安謹一個小區,所以方便得很,隻是走個十分鐘就到達了安謹的小洋樓。

安謹家的門鎖有她的指紋,所以她很快就打開門走了進去。

此時的安謹正在沙發上陪安霄廷一起拚樂高,聽到了玄關處的動靜,扭頭一看,見是昭昭,眯眸而笑:“昭昭,你來了啊。吃過飯了嗎?”

昭昭一邊朝他們走來,一邊也笑著回道:“我吃過啦。你們在乾什麼呢?”

“在拚樂高呀,昭昭姐姐要不要一起來。”安霄廷揮舞著自己手上的一塊樂高積木,衝著昭昭笑得兩顆小虎牙都露出來了。

母子二人互動著的幸福溫馨的氣氛讓昭昭看了也不禁心頭一暖。

若是平時,那她就加入他們一起玩了,但是今天她是帶著任務來的,所以隻是寵溺地揉了揉安霄廷的小腦袋說道:“不啦,姐姐來找你媽咪說點事情,下次再陪你玩,好不好?”

“說事情?”安霄廷腦袋歪了歪,他很聰明,也很懂事,“那你們先說事情吧,我去樓上寫作業啦,等你們忙完再陪我一起玩吧。”

安謹欣慰地點了點頭,讓安霄廷上樓去了。

沙發上,鋪滿了樂高積木,安謹正了正色,問道:“怎麼了嗎?”

昭昭坐下,答道:“安姐,老助理剛剛給我打電話了,他說他已經說服了殷總了,殷總現在願意把小鎮的那個開發項目讓給我們做。老助理說,讓我們跟他當麵會談一下,說一說具體事宜。安姐,你怎麼看?”

安謹挑了挑眉,對這件事情的結果一點兒也不意外。

從老助理答應她的那個時候開始,她就知道老助理一定可以完成。

不為彆的,如果說以前的安謹是殷仕寒整個殷氏中最信任的下屬,那麼老助理就是殷仕寒最敬重的下屬。

現在她已退位,整個殷氏之中能夠讓殷仕寒推心置腹的也就隻有一個老助理了。

且,安謹在殷氏裡呆了那麼久,自然也知道老助理並不隻是靠著殷仕寒老師的身份才當上殷仕寒左膀右臂的,他有他的本事。

“見啊,明天就見。具體的事宜是得好好商量一下。”安謹勾了勾唇。

昭昭卻有些顧慮,猶疑地皺著眉頭問道:“安姐,我總覺得老助理的目的也不那麼純呢?如果我們真的接下了這個項目是不是就意味著我們真的要回到殷氏呢?現在這纔剛剛起步……”

昭昭說到這裡,欲言又止地就又停下了,冇有再繼續說下去。

但是安謹也能明白昭昭的意思,她遞給昭昭一個寬慰的眼神,安撫道:“你放心,我冇那麼蠢,更不會再回到殷氏去。你覺得我會是做出那種決定的人嗎?”

昭昭聞言,這才如釋重負,咧嘴笑了笑:“那我這不是擔心嘛,既然安姐有想法那就好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