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程宇劈裡啪啦地說著一大堆,而冷元勳的嘴角卻抽了抽。

他以前有天天對著安謹死纏爛打麼?

不過這不是重點,當下的程宇說得對,再不行動的話隻會越拖越晚,越晚的話就越難挽回安謹。

冷元勳想通了這件事情,摸出一根菸來不停地抽著。

他的she頭頂了頂上顎,在煙霧下,男人的臉色顯得不耐煩極了。

“那你說,我應搞怎麼和安謹解釋之前的那些誤會纔好?”

程宇一拍腦門,恨不得直接去幫冷元勳解釋了,“總裁,你就隻要把事情的來龍去脈告訴安謹小姐就好。如果安謹小姐知道了真相以後還是不願意原諒你,那你就一直陪伴著她,對她好,哄著她。”

“哦,這樣啊……”冷元勳有些許遲鈍地應答道,“那我應該什麼時候向她解釋呢?今天馬上嗎?”

“這個得總裁自己把控了,越早越好。”

“……好吧。”

掛了電話,冷元勳收起了手機,略帶幾分疲憊地坐下。

他和安謹的那些誤會,如果真的要講的話,那就得從當時安謹生病了,在葉瀾宸的威脅下,他上演了“一場好戲”。

從那個時候開始,安謹就已經恨上冷元勳了。

用力地捏了捏眉心,冷元勳隻覺得有一股無力感從心底深深湧出,時至今日,他才明白,原來愛人與被愛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

接下來的每天中,安謹從早到晚都忙得不可開交,她奔波周旋於各大企業集團之中,極力給自己即將起步的公司鋪路。

意外的是,這些行程都順利得很,談一單成交一單,甚至一路上都讓安謹覺得匪夷所思的程度。

不過既然能成就是好事,合約一家一家地簽了過去,安謹的嘴角也越揚越高,真是萬事俱備,隻欠東風了,大概是連老天都在幫她,所以才讓事情進展得這麼順利吧?

昭昭也跟著非常開心,按照這樣的勢頭髮展下去,等安謹的新公司一成立,就會在業界裡一炮打響,成為勢不可擋的一匹黑馬。

畢竟擁有著如此多的資源,即使是一個新公司,也足夠乘風而上了。

當然,安謹和那些集團們的私下簽訂合同這件事情,也逐漸傳到了殷氏,此時,殷氏還冇有正式宣佈過安謹的離職,現在發現這種狀況,都讓大家嘩然不已。

因為已經引起了注意,所以張自懷和安謹冇有再見過,而是選擇用加密的郵箱交流。

他告訴安謹,殷氏因為這件事情,內部裡已經開了好幾次會議,殷氏中有兩種呼聲,一種是準備著針對安謹的“反叛”作出特殊處理,也就是全力打壓的意思,另外一種則是以張自懷的中立派為首,還有那些曾經承了安謹的情的一派組成,都在譴責著公司讓安謹寒了心,所以安謹纔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

總之,兩方的聲音爭論不休,誰也不服誰。

殷仕寒看著底下那因為意見不合而有分歧的高管們的爭執聲越來越大,臉色陰沉得彷彿能滴出水來。

卓娜坐在他的身旁,看著這幅狀況,嘴角隱晦地勾了勾。

吵吧,吵吧,吵得越不可交殷仕寒纔會對安謹越憤怒。

會議的最終都是以殷仕寒冷著麵拍桌離開結束的。

這種會議除了讓眾人紮堆吵架以外,根本冇有意義。

殷仕寒叫來了張自懷,老助理,卓娜,肖總經理四人,讓他們在總裁辦公室裡齊聚。

“說一下,你們對安謹的這件事情是什麼看法?”殷仕寒揉著太陽穴,聲音中染著一絲疲憊。

這幾個人算是公司中他最信任的心腹了,比起讓那些高管們吵,直接聽取這些人的意見更靠譜些。

卓娜是第一個發言的,她一翻白眼,冇什麼好氣,“這個安謹現在都還冇有徹底從殷氏裡離職就搞這些,反骨之心不言而喻,如果這個時候還不作出毀滅性打擊的話,等她哪天真的養硬了翅膀,說不定還會回頭反咬我們一口。”

她一說完,肖總經理就附議道:“我同意卓副總的觀點。安謹這人的野心很大,手腕也極強,如果不趁著現在這個時候打壓她,恐怕到了以後就冇有那麼簡單了。”

“而且現在安謹對我們殷氏有著很大的偏見,兩方之間也有著隔閡與矛盾,如果真的放任她這麼發展下去不管的話,那就等同於是自己養虎咬自己!”

殷仕寒聽完他們二人的發言,陷入了沉思,他緊皺著眉頭,無聲地思考著。

老助理深吸了一口氣,隨後開口道:“殷總,我不這麼覺得。”

他提出的反對意見讓卓娜和肖總經理都露出了意外且不爽的神情。

卓娜更是已經小聲地咒罵了一聲:“老不死的,就你幺蛾子多。”

殷仕寒挑了挑眉,“哦?為什麼?你說來聽聽。”

老助理這才娓娓道來,說道:“安副總在殷氏呆了這麼多年,她是什麼樣的人眾所周知,安副總有多麼強的能力大家也都明白,我個人覺得,麵對她,交好比交惡好處更多。”

“以這麼多年大家肉眼可見的對她的瞭解來看,退一萬步來說,即使哪一天殷氏真的和安副總鬨翻臉,隻要我們不挑事,念及舊情,安副總也不會對殷氏出手,大家井水不犯河水。”

“安副總是一個重情義的人,在這一次的事件中,確實是殷氏讓她寒了心,所以才讓她有了離開殷氏的想法。人為財死鳥為食亡,更何況安副總又是一個那麼驕傲的人,她也不是隻有殷氏一個選擇而已。在這個立場上,我們無法譴責她。”

“如果我們與她交好,即使是她真的脫離了殷氏,不論是念及從前的舊情也好,還是因著現在的交好來看,安副總在將來都會成為一個不錯的合作伴侶,首先她能力很強,應該不會做出太差的成績,其次我們對她知根知底,她會是一個完美的合作夥伴。這些對殷氏來說都是有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