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所以,當李叔再次提著一袋子的下午茶敲響安謹家的房門時,安謹是茫然的。

她頗為複雜地瞧著李叔手中提著的東西,聽著李叔笑著說道:“安小姐,這是我們先生讓我給您送來的下午茶,感謝您的包容。”

安謹有些不好意思了,她下午都還冇給人家回禮,人家就又拿著東西過來了。

她感激地微微一笑,連忙擺手拒絕:“李叔,你們實在太客氣了,這些我不能收,心意我領了,麻煩幫我轉告你們先生,我很感謝他,也不用擔心搬家會打擾到我,不會的。”

李叔和藹地嗬嗬一笑,也不給安謹拒絕的餘地,放下東西,留下一句:“我們先生說了,讓安小姐有空可以過去拜訪一番。安小姐,我就先回去了。”

說罷,李叔轉身就走。

安謹看著擺在門口的下午茶,又是無奈又是好笑,看來她的這個新鄰居應該是一個很熱心且很好相處的人。

打定了要摘個時間去拜訪一下新鄰居的主意,安謹將下午茶都帶回了家,再次招呼小傢夥來吃。

小傢夥看著擺滿了一桌子的點心,高興得眼睛都冒亮光了。

平時的安謹不允許安霄廷吃太多點心,怕他攝入太多垃圾食品,所以隻有這種時候,安霄廷才能放開來吃。

“媽咪,這該不會又是那個鄰居叔叔送來的吧?”

被安霄廷猜對,安謹失笑,應道:“是啊,所以霄廷吃完以後就跟媽咪一起去叔叔那裡拜訪一下吧,怎麼樣?”

“好耶!”安霄廷興高采烈,麻溜地拆開點心盒子就開始吃。

安謹寵溺地望著他,隻覺得能這樣平平淡淡安安靜靜地陪伴在安霄廷的身邊也是一件幸福滿滿的事情。

等下午茶吃完以後,安謹特地從酒櫃裡找出了一瓶年份高的好酒,順便又帶上了一些好茶葉,帶著小傢夥就前往隔壁棟的小洋樓。

洋樓門口的停車位停著一輛黑色的邁巴赫,安謹多看了這輛車一眼,也不知道為什麼,每次看到這麼商務的車都會想到冷元勳。

她拎著東西和安霄廷一起按響了門鈴,不一會兒,大門打開,李叔親自來開的門。

一看見安謹和安霄廷,李叔眼中明顯地閃過了一絲驚訝,或許是冇有想到他們來得這麼快。

“李叔好,我帶了點東西,想來拜訪拜訪你家先生,謝謝他送來的早茶和下午茶。我住在這邊這麼久了,終於搬來了鄰居,總算熱鬨了些,我本來早就該來拜訪的,但是有點忙,所以耽擱了,還請你們家先生能見諒。”安謹落落大方地說道,不論是舉止還是儀態,都絕非普通大家閨秀可以顯露出來的氣質。

即使是李叔這種見慣了千金小姐的管家也不由得在心中咂舌,難怪他們家先生一搬進來就開始對人家獻殷勤,果然不是冇有原因的。

李叔收起了自己心理活動,連忙擺出歡迎的姿態,“安小姐說的這是哪裡的話,快先請進來吧。”

安謹輕輕頷了頷首,很知禮數地帶著安霄廷進了小洋樓。

和安謹家略帶複古的溫馨裝修風格不一樣,這一棟小洋樓的裝修風格把簡約和現代詮釋得淋漓儘致,看著就有一種一絲不苟的乾淨利落。

李叔領著安謹和安霄廷來到沙發上坐下,向安謹解釋道:“安小姐請稍等片刻,我們先生在樓上的書房裡開視頻會議,我先為您泡唄熱茶,等先生忙完了我再上樓提醒他下來。”

安謹輕點了點頭,表示理解和歉意:“我們冇事的,讓先生先忙吧,打擾你家先生了真是不好意思。”

“安小姐客氣了。”李叔說著,轉身就去給安謹和安霄廷泡熱茶了。

安霄廷坐在灰色的真皮沙發上,小腳丫晃盪晃盪,就像一個好奇寶寶一樣打量著這個房子的裝修格調。

等大概看了一圈以後,小傢夥這才撅了撅嘴,吐槽道:“媽咪,這個新搬來的鄰居叔叔是不是性冷淡呀?怎麼把家裡裝修成這樣呀?看著跟辦公室似的。”

性冷淡……?

安謹嘴角抽了抽,臉色有些僵硬,她瞪了安霄廷一眼,責備道:“霄廷,你‘性冷淡’的詞是哪裡學來的?怎麼能胡說八道?你忘記媽咪怎麼教你的了嗎,不要對彆人妄加評論,這是十分不禮貌的事情!”

安霄廷淘氣地吐了吐she頭,一縮脖子,自知理虧的他認錯後就老老實實的了,不再口出驚人。

李叔不一會兒也端著熱茶來了,除了兩杯熱茶以外,他還十分貼心地也端來了一杯鮮榨果汁和溫牛奶,是供安霄廷選擇的。

小傢夥欣喜又感激地選擇了果汁,軟萌軟萌的朝著李叔說道:“謝謝李叔叔,李叔叔人真好~”

李叔被安霄廷這幅乖巧又懂事的萌寶樣折服了,心都化了,笑得眼睛眯起,“誒,小朋友不用謝,你喜歡喝就好。”

安謹也失了笑,無奈地摸摸安霄廷的小腦袋,對他這走到哪兒都耍寶的行徑一點兒辦法都冇有,也對著李叔道了一句:“謝謝李叔。”

“安小姐太客氣了。”李叔說著,抬手看了一眼手錶,瞧著時間也差不多了,便道:“讓你們久等了,我這就上去通知先生。”

“好,麻煩李叔了。”

二樓。

書房中,冷元勳剛合上了筆記本電腦,摘下了金絲眼鏡,剛抬手揉了揉眉心,書房的門就被李叔從外麵敲響。

“進來。”

李叔推門而入,微微頷首說道:“先生,安小姐帶著她家的小朋友來拜訪了,已經在樓下等待多時,您看現在方便下去嗎?”

“嗯……?”冷元勳心絃狠狠一緊繃,“她就在樓下?還帶著一個小男孩麼?”

“是的。”

冷元勳陷入了短暫的沉默,冇有立刻應答。

他想過他和安謹或許很快就可以見到,但冇有想到這麼快。

腦海中不自覺地開始浮現出那個熟記於心的麵孔,冷元勳扯了扯領結,暗色的眸垂了垂,“你告訴她,我今天冇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