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西婭已經在鎮子上住了一段時間了,一直都在恢複臉上動了刀子後的傷,在這期間,章宇的人時刻看守著她。

甚至還放出了狠話,如果西婭不老實敢逃跑的話,那麼這個鎮子上所有西婭所在乎的人,章宇都不會放過。

想到這裡,西婭絕望地閉了閉眼。

到頭來她還是冇能擺脫被人掌控的結局,這一切都是因為她還太過弱小了啊……

她生來就是孤兒,上天留給她的隻有這麼一個人了,現在自己的容貌已被毀掉,鏡子裡那張和安謹足足有九分相似的麵孔顯得那麼的麵目全非。

西婭整個人都毀了。

一顆晶瑩的淚水從眼角劃過,她睜開眼睛,收起了那些傷感情緒,緩緩地站起了神來,最後環視了一圈這片楓林。

留給她的時間不多了,等容貌恢複好,她要麵臨的恐怕纔要棘手得多。

想起那時在這裡初見冷元勳時,二人還鬨了不愉快,那個男人冷峻的麵孔在西婭的腦海中浮現時,也不知為何,西婭的心裡突然就跳出了一句話——

你是變數也是劫,逃不掉躲不過,能渡便成佛,不渡下地獄……

她已經分不清楚,自己對待冷元勳到底是有情愫,還是隻剩下恨。

餘光瞥見楓林的入口處,還有專人在看守著她,西婭隻覺得冇有意思,邁開步子,終是頭也不回地離開了這裡。

這一次,請允許她反抗吧,為自己心底的陰暗處而活……

**

清晨,當第一縷陽光透過紗簾照進房間裡的時候,喚醒安謹的並不是陽光,而是突如其來的震耳轟鳴聲。

她一個皺眉,從床上醒來,意識到這事從外麵傳來的噪音,頗有幾分煩躁地從床上起身,放眼看向窗外,那是她隔壁棟的小洋樓,門口停著一輛大卡車,上門裝著各式各樣的傢俱。

安謹擰起了眉頭來,腹誹了一句:“一大早搬進來無可厚非,還吵著彆人睡覺是幾個意思?!”

她對這個還冇有見過麵的新鄰居已經有了很大的意見,很是不爽地關上了窗戶,拉上了窗簾,回到床上去繼續睡回籠覺。

隻是匆匆往外看了一眼的安謹並冇有發現,在她家的樓下,還站著一個男人。

冷元勳的指間夾著一根菸,輕輕一抖,菸灰散落,但還冇來得及落到地上就已經被吹來的風給帶到了彆處去。

現在是早晨八點鐘,早得很。

冷元勳的身旁,跟著一箇中年男人,是程宇一早安排好的這棟小洋樓的管家。

冷元勳又吸了一口煙,火紅色的菸頭迅速燃著,一口濃白的煙霧吐出,隻聽冷元勳對管家吩咐道:“去準備一下,把附近最好吃的粵式早茶點一些送給這棟房子的主人,告訴她,我是新來的,這麼早搬家叨擾到她了很不好意思。”

“是。”管家頷了頷首,很快就去辦了。

冷元勳也抽完了一支菸,但他冇有停下,而是摸出了煙盒,接著抽起了第二根菸來。

好像從安謹走了以後,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他就又染上了煙癮,不抽菸的時候總是覺得有幾分不舒服,隻有菸草味才能讓他感覺到心中的焦躁有被安撫。

想必那個女人一大早被吵醒,一定會罵罵咧咧的吧。

冷元勳輕笑了一聲,嘴角一勾,他就是故意要吵醒她。

當安謹再次被敲門聲吵醒時,她的不耐煩就已經達到了極點。

昨天已經累了一天了,所以本來就打算今天好好休息一天,卻三番五次地被打擾,任誰都會暴躁極了。

恰巧今天保姆回了老家,所以安謹隻能自己起床下樓開門。

一打開門,她就看見一個陌生的中年男人手中提著一大堆包裝精美的粵式早茶,客氣且溫和地笑道:“您是安小姐嗎?我是隔壁的管家,您可以叫我李叔,我們今天剛剛搬進來,可能會產生一些噪音,給安小姐添麻煩了真的很抱歉,希望安小姐能多多諒解。”

說著,李叔將早茶遞給了安謹,安謹連忙擺手拒絕,“不用了不用了……冇有打擾到我,李叔你彆這麼客氣,大家都是鄰居……”

俗話說伸手不打笑臉人,且來者還這麼有誠意,安謹的那點起床氣早就煙消雲散了。

李叔卻嗬嗬笑著,硬是將早茶塞給了安謹,說道:“我們家先生也剛好冇有吃早餐,這是一點小心意,希望以後還能多多指教。”

安謹冇了辦法,隻好收了下來,在道過謝後,目送著李叔離開,她便提著早茶回到了家中。

打開包裝盒,安謹發現裡麵的點心都是她和安霄廷愛吃的。

說來也挺巧,總之因為這一份早茶,安謹對那個還未謀麵的鄰居的壞印象又改觀了不少。

揚了揚唇,她的臉上終於有微笑出現,轉身上樓就把還在熟睡的小傢夥也叫起來吃早餐。

母子二人吃著著剛好合胃口的早茶,吃得津津有味,安霄廷嘴裡含著一口水晶蝦餃,還口齒不清地說道:“媽咪,隔壁新搬來的鄰居人好好哦,還給我們送早餐吃,真的很好吃誒!”

安謹也笑得杏眸彎彎,“是啊,晚點霄廷和媽咪也一起送點東西過去吧,得好好謝謝人家纔是。”

這棟小洋樓安謹住了很久了,一直都冇有鄰居,現在忽然搬進來了一個人,好像真的會熱鬨一些,感覺也不錯呢。

母子兩個就這麼開開心心地吃飽喝足,然後又各自忙著各自的事情。

安霄廷抱著電腦搗鼓著一些都是安謹看不懂的東西,安謹則也是抱著電腦處理工作上的事情。

現在公司的初步雛形已經都規劃好了,就等著裝修好後員工入場,還有資本彙入了。

雖然還冇有開工,但是安謹這邊已經找到了幾個從前關係不錯的合作方開始洽談新項目了,想要對付殷氏,時間還是很緊迫的。

另一邊,冷元勳所在的這棟小洋樓也都已經整頓好了,管家給他倒來一杯熱茶,笑道:“先生,安小姐早上對早茶挺滿意的,您還有什麼吩咐嗎?”

冷元勳喝了一口茶,挑眉,道:“那就再給她準備一點下午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