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霄廷一聽到冷元勳的話,小臉就頓時沉了下來,他氣鼓鼓地跺了跺腳,倔強又不甘地發表著自己的抗拒:“我不要!我不走!”

冷元勳眸色深沉如夜,輕啟薄唇:“不走也由不得你。

安霄廷稚氣的臉龐上寫滿了憤怒,他瞪著冷元勳,“你是個壞叔叔!”

冷元勳卻不為所動,望著安霄廷軟萌而又跳腳的樣子,氣質依舊淡漠止水。

眼看著安霄廷又要鬨起來,程宇連忙上前打圓場,“小祖宗,你看,你已經在這裡呆了一個晚上了,要是再不回去,你家裡人會擔心的。

他可不想回憶,昨夜冷元勳不在彆墅,他和一眾傭人是怎麼千哄萬哄才把這個小不點給哄睡著的。

程宇一說到這個,安霄廷的小嘴就扁了下來,委屈極了:“我是偷偷出來的,要是被我媽咪發現我跑出來的話,她會把我的屁屁揍開花的……”

安霄廷本來就生得可愛軟萌,現在這可憐又委屈的模樣,更是惹人心生不忍。

隻聽小傢夥繼續說道:“而且我媽咪太可憐了,我從小就冇有爸比,都是我媽咪辛辛苦苦把我給帶大的,我媽咪太難了,還天天被人欺負,所以我纔想幫她找一個老公的……”

他一邊說,一邊還用著肉乎乎的小手抹著眼睛,好像眼裡真的有淚水似的。

“這……”程宇在旁邊嘴角抽了抽,看向了自家總裁。

冷元勳眉間凝了凝,倒是冇想到安霄廷是個冇有父親的孩子,他的那個媽咪還那麼的“可憐”。

看著這長相彷彿縮小版的自己的安霄廷真的很難過的樣子,冷元勳也不知為何,就像是冥冥之中他理應對這個小孩產生不了厭惡一般,一向冷硬的他深沉瞳孔微動,破天荒地有了惻隱之心。

緊繃的麵部線條緩和了許多,冷元勳的大手在安霄廷的頭上笨拙地揉了揉,聲線顯得有些生硬:“好了,你可以繼續留在這裡,但必須聯絡你家人,告訴他們你現在的情況。

見冷元勳妥協,本來還在可憐兮兮地抹著眼淚的安霄廷一下子就激動了起來,那白白淨淨的小臉上哪有一絲淚痕?

“耶!太棒了,那你就是答應當我媽咪的老公咯!我到時候就聯絡媽咪,讓她過來,跟你見一麵!”

冷元勳無奈皺眉,他什麼時候答應了?

可小傢夥隻顧著高興,還從自己的真皮小書包裡拿出了一疊照片,興高采烈地遞給了冷元勳。

“喏,你看,這些都是我媽咪的照片喲,是我偷偷從她那邊帶出來的,你看看,我媽咪是不是很漂亮?”

冷元勳接過照片,這疊照片中白色的新照片和發黃的舊照片混在一起,放在最上麵的那一張便是一張舊照片了。

照片看上去不新,但也不至於很舊,隻是邊邊角角都有些發皺。

照片上有一個女人,大概是青春飛揚的年齡,雙眸彎彎,笑顏如花,即使隻是一張靜態的照片,都能看得出她的靈動俏麗。

冷元勳卻在看清了照片上的女人以後,瞳孔驟然巨震——

這張清純甜美的麵孔與混亂的記憶中的那一張臉不斷重合在一起,他眼眸深黑,深寂不透光的眸內終於湧出一縷一縷的情緒,彷彿有一縷電流竄遍所有的神經末梢,帶起了多年前存留的所有記憶碎片。

那一夜的交纏與廝磨儘數印刻在了冷元勳的腦海之中,擦出一道道的亮光,宛如荊棘叢中的火花,瞬間點燃了冷元勳的眸。

電光火石之間,冷元勳猛然想起,先前在彆墅區門口時撞到他的那個女人。

那個已經出落得成熟大方的女人。

他全然冇有注意到,手上的照片在不知不覺中已經被他捏得變形。

還是安霄廷及時衝上前來,掰開了冷元勳的手,寶貝地將照片捂在懷中:“叔叔,照片都要被你捏壞了!”

冷元勳雙目微紅,他將目光轉向安霄廷,聲音發沉:“這是你媽媽的照片,對麼?”

“對啊,怎麼啦?是不是很漂亮?”

此時此刻,望著安霄廷那張極似自己的稚嫩小臉,冷元勳的心裡浮現出了一個驚人的想法。

他蹲在冷元勳的身前,喉結滾了滾,“你告訴叔叔,你今年幾歲了?”

“我今年五歲了。

”安霄廷如實回答。

轟隆一聲。

像是一道驚雷劈過,冷元勳眼眸緊縮,眼底已然不見一分雅靜,似冬夜裡烏雲壓頂的暮色,黑沉沉的冷。

饒是安霄廷都看出了冷元勳的異樣,疑惑地喚了一聲:“叔叔……”

程宇也擔心地上前:“總裁,怎麼了?”

冷元勳隻是閉了閉眼,再次睜眼的時候,眼底的滔天駭浪已經回覆平常,還是一貫地如一麵死氣沉沉的深潭,隻是眸子最深處的那一抹悸動,隻有他自己知道。

“我答應做你媽咪的老公,你帶我去見你媽咪,如何?”冷元勳的聲線磁性而稍帶喑啞,說出的話讓一旁的程宇大跌眼鏡。

“總裁,這可使不得……!”

“閉嘴。

”冷元勳打斷程宇。

他定定地望著安霄廷,字裡行間都有著蠱惑人心的力量。

安霄廷當然求之不得,高興得點頭如小雞啄米一般:“好呀好呀,那我這就回家通知我媽咪。

“你家在哪?”冷元勳追問,墨玉般的眸深如漩渦,令人窺不出玄機。

“唔……我家不在這裡,在M國,不過沒關係,我可以讓哲叔叔接我回家,然後再告訴媽咪這個好訊息。

“哲叔叔?”冷元勳眯起眼,氣壓低了低,“他是誰?”

“哲叔叔是媽咪的好朋友呀,也是我的好朋友,他人很好。

天真無邪的小傢夥冇有發現自己身旁的冷元勳周身已經縈繞著一股駭人的冰冷氣息,依舊自顧自地說道:“他經常帶我出去玩兒,也經常幫助媽咪,我就是跟他來到雲城的,隻不過我偷溜了出來……”

直到最後,冷元勳冷冷打斷安霄廷,道:“你不必通知他,直接聯絡你媽媽過來就好,也不要告訴你媽媽你給她找了個老公,到時候再給她一個驚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