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想我幫你怎麼報複他”西婭回覆道。

過了一會,柳青再次發來資訊:“我要他從冷氏裡滾出去!我要他回來求著我原諒他!”

看著柳青提出來的要求,西婭蹙了蹙眉。不得不說,柳青還真敢說啊。

章宇在設計部擔任部長已經多年,地位穩固不說,她還聽說,當初章宇是和程宇一起競爭總裁特助位置的人,隻是後來不知道為什麼甘於退居後位,否則現在絕不僅是設計部部長的位置。

就因為這個原因,章宇在公司裡積累下來的人脈也不少,雖然他目前職位低,但不少高管都不敢小覷他。

“這恐怕有點難,不是說能做到就能做到的。你有冇有什麼計劃”

西婭打出這一行字發了過去。

柳青那邊遲遲冇有回覆,大概在想對策。但過了好一會兒以後,她都冇有什麼迴音,直到最後才發來資訊:“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要怎麼辦……我現在鬥不過那個男人,但是我恨死他了,他怎麼可以利用完我以後就把我踢開?”

柳青的這一大段話都是在痛罵章宇,西婭卻歎了一口氣,冇什麼心思聽她發牢騷。

她長這麼大,還冇有經曆過愛情的苦,也不知道愛是什麼樣的,更不明白愛一個人是如何的,所以柳青的怨恨她無法感同身受。

“你幫我想想,我們現在能怎麼辦?”柳青又發來資訊。

能想什麼辦法?她們現在無權無勢,章宇隨隨便便都能把她們兩個給趕出冷氏。

“我們先按兵不動吧,章宇現在肯定冇有把我們放在眼裡,現在暴露隻會打草驚蛇,隻能暗中找機會想想辦法。”

“好。”

柳青回覆完了西婭以後,忽然後知後覺地發現了幾分不對勁。

“咦……?我怎麼被西婭這個蠢女人給帶著走了?”

柳青咬牙,懊惱至極。

西婭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沉穩了?而且說的每一點都條理清晰!

柳青狐疑地往西婭工位的方向看去,看到那個她眼中的蠢女人還是那副乖巧純善的模樣,柳青纔不由得鬆了一口氣。

大概是她多慮了吧……

西婭結束了和柳青的對話,心頭微微一沉。

她摸了摸自己脖頸處的青紫,稍稍一碰還會有幾分疼痛,想來這幾天她都得穿高領的衣服遮住這些傷痕纔是。

現在的局勢越來越複雜,她已經覺得應對起來有些吃力……

再想到今後可能要麵對的更多問題,西婭不由得覺得心頭壓力極重。

可是那又什麼辦法呢?

她不辦法反撲,就會被人隨意宰割,且邊走邊看吧……

到了下班的時候,辦公室的人都陸陸續續地走得差不多了,西婭還留在原位,不緊不慢地收拾著自己的東西。

部長辦公室的門打開,章宇出來的時候雖然冇有跟西婭直接對話,但他給西婭遞了一個隱晦的眼神,示意她快點跟出來。

西婭也看見了,連忙回以一個會意的眼神。

等到章宇離開以後,她這才起了身,深呼吸了一口氣,拎著包包離開。

為了不引人注意,章宇特地把車子停在了冷氏集團的後門處,西婭上了車,還冇來得及繫好安全帶,章宇就一把狠狠地拽著她的手腕把她拉到自己麵前。

“你這幾天躲在哪裡了?!為什麼我怎麼都找不到你?說!你到底是去做什麼了?是不是還有異心!”

西婭被這麼一拽,有點不知所措,看著章宇那氣急敗壞的樣子,她頓時有一瞬間的恍惚。

難道章宇真的不知道她是被綁架了嗎?

還不等她多想,章宇就繼續咄咄逼人起來:“我警告你,我們兩個現在是一條繩子上的螞蚱,你要是敢不忠於我,我就是死也要把你鎮子上那幾個老不死給除了!”

西婭壓著自己的怒氣,解釋道:“我這幾天真的是有特殊原因所以才和外界斷了聯絡,我冇有異心,也不會背叛你,你誤會我了!”

章宇拽得她手腕生疼,西婭試著掙紮了幾下,章宇就冷哼了一聲,一把甩開她,“你最好是這樣。這一次我就不再追究你了。”

話落,他發動車子駛了出去。

西婭見他也不說去哪,也不說有什麼事,心裡有幾分冇底。

“我們現在要去哪兒?你不是說有話要和我說嗎?就隻有這些嗎?”

章宇涼涼地掃了她一眼,似乎是嫌她的話太多,“閉上你的嘴,跟我去一個地方,到了你就知道了。”

西婭不語,保持沉默。

約莫半個多小時以後,車子開出了市中心,來到了一個較為偏僻的區域,最終停在了一家整形醫院門口。

西婭隨著章宇下了車,看著麵前的整形醫院,突然有一股不詳的預感油然而生。

“你……你帶我來這裡做什麼?!”

西婭下意識地就想要往後退,但是已經晚了,整形醫院的門口早早地就有幾位工作人員在等待,章宇的一個眼神,那些人就蜂擁而上,直接把西婭給控製住了。

“章宇!你要乾什麼!你讓他們放開我!!!”

西婭到了這個時候,徹底意識到了自己接下來要麵對著什麼。

她慌亂地掙紮著,眼中有著牴觸和抗拒,更有著害怕。

章宇隻是淡淡地掃了西婭一眼,對她的反應一點兒都不意外,也不放在眼裡,朝著那些工作人員擺了擺手,“把她帶進去,該做什麼我已經跟你們院長說過了。”

“是。”

那些工作人員就這樣架著西婭將她拖進了醫院裡,不管西婭如何掙紮呼救,也都通通置之不理。

西婭衝著章宇怒喊:“你不能這樣對我!我不要整容!我不要變成安謹的樣子!你這是違背了我們的約定!我們的約定裡冇有這一條!”

章宇淡定地摸出一根菸來抽著,冷笑著回了西婭一句:“你放心,不會讓你變成‘安謹’的樣子的,你也冇有整容,你隻是做幾項醫美項目,不會動大手術的。”

西婭搖著頭,此刻的她已經淚流滿麵。

整容……就為了和另外一個女人更加相似……

西婭隻覺得,她的天要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