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西婭被掐得一點兒空氣都呼吸不上來,她那掙紮的動作也慢慢地緩慢了下來,最後頗為無力地垂落下來。

“放……放開我……”

柳青那瘋狂而扭曲的麵容仍然不改,她雙目通紅,現在滿腦子都隻有一個念頭。

那就是——除掉西婭!

恨意已經將她的理智給衝散,她一邊惡狠狠地掐著西婭的脖子,一邊痛哭流涕地控訴道:“都怪你,你這個賤人,如果不是你的話,我就不會被啊宇拋棄!你給我去死!”

西婭雖然快要被掐得昏死過去,但是還是捕捉到了柳青話裡的些許意思。

她看著廁所那緊鎖的門,腦子裡的思緒飛快運轉,若是她不想辦法自救,今天恐怕真的就要死在柳青手下了。

“我、我哪裡得罪你了……?男人纔是最不可信的啊……或許,章宇從頭到尾都隻是在……利用你呢?”

西婭用著僅剩的一點力氣,從口中一個字一個字地往外擠。

“利用”二字是如此刺耳,讓柳青一下子就被當頭敲了一棒,她那掐著西婭的手也不自覺地稍微鬆了鬆。

“利用……?”柳青喃喃著,目光空洞無神,隻有一串又一串的眼淚往下落。

她怎會不知道章宇是在利用她呢?但那又有什麼辦法呢?她已經在章宇身上耗費了那麼多的青春,她付出了那麼多,現在被如此狼狽地踢出了局,這讓她又怎麼甘心呢?

一直以來,柳青都不願意戳破自己的自欺欺人,可現在,這個連她自己都不願意麪對的事實卻被西婭赤果果地點破了。

想到這裡,柳青的眼神又開始變得凶狠起來,手上再次準備加大力氣。

但西婭已經趁著她放鬆力氣的時候緩了緩呼吸,她立刻就道:“你現在把我害死在這裡,你這下半輩子就全都毀了!這真的值得嗎?而且我對章宇根本冇有想法,是你想多了!”

“你想想你的事業,你的家人朋友,還有你自己的未來!”

西婭的最後一句話罵醒了柳青,柳青狠狠地一愣,那雙通紅的雙眸也逐漸變得清明瞭不少。

西婭意識到自己的話成功刺激到了柳青,心中暗暗一喜,她看到了一絲希望,連忙趁熱打鐵地繼續對柳青喊話:“都是女人,我們又何苦互相為難呢?我完全可以理解你的絕望,可我也是無辜的呀……”

“如果你今天放了我,我保證不會把剛剛發生的這一切外傳,我以後也會離章宇遠遠的。如果你願意的話,我也可以幫你重新回到章宇的身邊,當然,如果你想要報複他,我也會幫你……”

西婭的話好像帶著令人無法抗拒的蠱惑,柳青的眼神中閃過了一絲猶疑,但她還是掐著西婭的脖子,但不是想要至她於死地的力道,而是剛好控製了西婭讓她難受卻又不會讓她掙脫的程度。

“我憑什麼相信你?”柳青銳利地反問。

西婭喉嚨被掐得一陣疼痛,她咳了兩聲,喉嚨處用起一股淡淡的鮮血鐵鏽味。

“就憑我恨他,他拿著我的親人來威脅我,如果我不幫他做事的話,他就會傷害我的親人!”

柳青看著西婭說得有鼻子有眼的,那咬牙切齒的模樣也確實是恨不得把章宇碎屍萬段的樣子,再加上她印象中這個女人一直都是單純到近乎蠢的地步,想來也不會騙她。

“真的?”柳青狐疑地反問。

“真的。”西婭連聲應道:“我不騙你。”

柳青深深地望了西婭一眼,理智逐漸回籠,清醒了許多的她也知道了方纔的自己到底有多麼荒唐和離譜。

這裡可是在冷氏集團!

她要是在這裡就真的把西婭給弄死了,那就真的完蛋了!根本就不是西婭口中的後半輩子毀了的程度,是她恐怕也得一命抵一命,冇有後半輩子!

想到這裡,柳青心頭一陣寒冷,她連忙放開了西婭的脖子,速速往後退了好幾步,“剛剛是你說的,隻要我放了你,你就會保密。”

西婭重回自由,她重重地咳嗽了幾聲,徹底脫離了死亡的桎梏。

西婭摸著自己被柳青掐得青紫一片的脖子,大口呼吸間喘著氣答她:“我會保密的,你放心,不僅如此,我還可以幫你重新回到章宇身邊。”

她急著提出要求,生怕柳青一個再不清醒了又想至她於死地。

柳青聽著西婭的話,咬了咬下唇,眸中閃過了一絲猶豫,但不一會兒,又變成了堅定,她哼了一聲,說道:“我現在改變主意了,我不想再回到他的身邊了,我要報複他!讓他知道什麼是被拋棄的感覺!”

她想通了,與其被章宇一直利用,直到冇了價值又被一腳踢開,還不如報複章宇,讓他後悔玩弄了自己!讓他後悔拋棄了自己!

她唯獨冇有發現的是,一旁的西婭眼中閃過了一絲隱晦的嘲笑。

真正蠢的人是柳青纔是吧?

隻憑藉她三言兩語就真的放了她,就不怕她反撲掐死她麼?

當然西婭也冇有想要掐死柳青的念頭,她隻是對柳青的輕敵感到鄙視。

就連自己提出幫她回到章宇身邊,或是幫她報複章宇的這種提議,都被柳青首肯了,現在的西婭隻覺得,這個自己之前一直以為難搞的女人原來遇到事也蠢鈍無比。

大概連西婭自己也冇有發現,或許不是柳青變蠢了,而是她變得跟以前不一樣了……

當兩個女人從洗手間裡出來的時候,西婭脖子上的紅手印還是冇有消掉,她隻是默默地拉高了自己的衣領子,遮住了那青紫的印記。

而柳青則是整理了一下儀態,狀若什麼也冇發生過一般,依然那麼趾高氣揚,洋洋得意,徑直回到了自己的工位上。

西婭跟在她的身後,微垂著頭,看上去老實又安分。

而等她一落座,手機就“叮咚”一聲傳來提示,是柳青發來的資訊。

“你準備怎麼幫我報複那個男人?”

西婭挑了挑眉,忍不住“嘖”了一聲。

冇想到柳青這麼沉不住氣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