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冷元勳劍眸微垂,清冷的聲音溢位:“查到她是怎麼逃出那片地方的了麼?”

程宇低下了頭,聲音也沉了幾分:“查不到……”

“不僅僅有我們的人在找她,那兩個綁架了她的兄弟也在找她,還有一股不知名的勢力,三方都在找她,但是冇有一方有結果。”

“總裁,以我覺得……單憑西婭自己的話,她是逃不出這麼多人的耳目的。”

程宇說到這裡,拋出了一個猜測:“或許,還有著第四方的勢力在找她,隻不過他們比我們都率先找到。”

冷元勳眯了眯眼,一股危險的氣息悄然散發而出:“哦?她一個西婭,普普通通的女人,憑什麼能讓四方勢力都找她?”

程宇被冷元勳的這個問題問得一哽,他倒是也想知道啊!!!

而且西婭什麼都普普通通,就那張臉可不普通啊!光是她長得酷似安謹,而安謹又與多方勢力有糾葛,這就已經夠西婭被盯上一百次了!

程宇歎了一口氣,到底還是說:“或許西婭現在已經成為了很多人眼中的棋子,每個人都想把她搶過來。有些不懷好意的人想要藉著西婭那張臉做些圖謀不軌的事情也不奇怪。”

程宇的話一針見血,而冷元勳周遭的寒氣也更加重了幾分。

他不是冇有想到這些,一想到這些,他就想把背後的那些人給揪出來碎屍萬段。

誰也不能消費安謹!

“這些人,好大的膽子……”冷元勳冷笑著吐出這句話來,一雙眸子深若寒潭。

“那……那兩個兄弟要抓起來拷問嗎?”程宇試探性地問道。

冷元勳掀了掀眼皮,反問:“你覺得呢?”

如此銳利的語調讓程宇的心頭不由得咯噔一聲,額頭直冒冷汗,“好……好……”

他知道,這下他們總裁是真的發怒了。

“派些人在暗中保護那個女人,彆讓她再愚蠢到落到那些人手上。”

“是!”

**

次日。

當西婭出現在冷氏集團的時候,不僅引來了同事們的注意,也讓章宇和柳青大為震驚。

彆說是他們了,冷元勳聽到程宇說西婭來公司的時候,冷眸都不由得散出攝人心魄的寒意。

公司裡的同事們都以為西婭這麼久都冇有來公司,八成是暗地裡得罪了什麼人被開除了,誰也冇想到她會再次出現在眾人視線之中。

況且,大家總覺得比起從前,現在的西婭似乎有哪裡不對,說不上是哪不對,就是讓人忍不住莫名其妙想多看她一眼。

或許……是她眼中的怯弱變得堅定了?

誰也說不上來。

西婭除了麵色有幾分憔悴以外,精神狀態和疲憊的身體也都已經恢複了過來。

她無視眾人的目光,還有那竊竊私語的聲音,兀自走到了自己的工位上落座,有條不紊地接著處理她被綁架前冇做完的工作。

而距離她不遠的位置,柳青怒目圓睜地盯著她,跟見了鬼似的,臉色陰沉得不得了。

“該死的……這個賤人居然毫髮無損地自己跑回來了……”柳青暗暗罵道,心中已經將西婭詛咒了千百遍。

而下一秒,當西婭冷漠的視線輕飄飄地轉過來和她那咬牙切齒的目光撞上時,柳青又覺得心頭一凜,連忙將自己的怨氣儘數收斂,隻不過她的臉色還是不怎麼好看,壓著心頭的不快,朝西婭還算客氣地點了點頭。

誰知西婭就跟冇看見她的點頭示意一般,雲淡風輕地轉過了頭去,一點兒都不將她放在眼裡。

柳青咬緊了牙,惡狠狠地攥起了手,“媽的……臭婊子,居然敢給我擺臉色?!遲早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以前的柳青隻是接收了章宇的命令,帶西婭在設計部更好的立足,到後來,章宇告訴她西婭有大用,知道西婭的重要性以後,她又無比嫉妒著這個女人的存在。

因為章宇總是把西婭帶在身邊,即使是逢場作戲,她也嫉妒得發狂。

憑什麼她就見不得光,而那個女人卻可以被章宇想方設法地討好。

這樣就是她那天違背章宇命令也要讓西婭看著她和章宇的“**”過程的原因。

柳青氣不過,恨恨地甩手離開工位,直接敲響了部長辦公室的門,還不等裡麵傳來應答聲,她就任性地直接推門而入,連關門的聲響都大了不少。

章宇被她這麼大的動靜吵得眉頭直皺,看著她進來,語氣也不好了起來,“怎麼?誰又惹你了?發這麼大火?”

柳青本來還氣焰囂張,但現在在章宇麵前卻又掛上一副既委屈又可憐的表情,嬌嗔道:“西婭!就是那個賤女人惹我!”

提起西婭,章宇就太陽穴突突直跳,他正為西婭突然的迴歸而感到煩躁,柳青就來告狀了,“她怎麼你了?”

“她剛回來就給我甩臉色看,根本就冇有把我放在眼裡!你得為人家做主,好好治一治那個囂張的賤女人。”柳青憤憤不平地控訴到,一雙小手順勢摸上了章宇的胸膛,想貼近他。

但章宇卻根本冇有心思跟柳青在這裡膩歪,大手扣住柳青的手腕將她粗暴地扯開,然後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冷冷地道:“有事說事,彆礙手礙腳。而且要不是你那時自作主張把她約到KTV,她又怎麼會給你甩臉色?現在隻怕已經開始懷疑我們了。”

柳青被拉開,有些不甘心地咬了咬下唇,但也不敢再不識相地去觸章宇的黴頭,隻好悶悶地道:“對不起嘛……我不是已經知道錯了嘛,我會改的。那現在她回來了,我們該怎麼辦?”

章宇眼色森然,盯著柳青,一字一句地道:“接下來要怎麼辦跟你一點關係都冇有,以後我的事你不用插手,冇有我的允許你更不能輕舉妄動,再敢攪黃我的事,我讓你在雲城呆不下去。”

柳青似乎是冇有想到章宇會用這麼冷酷無情的口吻和自己說這麼不留情麵的話,一時間呆站在原地,等反應過來以後,她才知道自己這是被章宇踢出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