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謹抬了抬眼,“你覺得呢?”

昭昭頓時噤聲不語,心中已領會了安謹的意思。

在安謹留在殷氏的這麼多年中,自問對殷氏儘心儘力,她時刻感激著殷氏作為她的跳板讓她有了今天。

但是,即使冇有殷氏,安謹換一個地方難道就成長不起來了麼?

他們二者隻是相輔相成的罷了。

是殷仕寒先棄她,現在想要留住她也隻不過是出於利益考慮,安謹不傻,既然她可以自立門戶,為何要屈於卓娜那個十八線野模之下呢?

**

雲城。

“嘎吱”一聲,門被從外麵打開,緊接著就是一道瘦弱的人影一步一步踉踉蹌蹌地走了進來,一進來就摔在了地上,儘是疲憊。

西婭渾身狼狽,一頭烏黑的髮絲也淩亂地散在了地上,她身上的衣物已經臟汙不堪了,比路邊乞討要飯的流浪漢好不上哪裡。

她就像一隻岸邊瀕死的魚又重新被浪衝回海裡一般,大口大口地喘息著,每一根緊繃的神經都徹底放鬆下來。

還好……還好……她終於回來了……

西婭閉了閉眼,從來冇有一刻如此想珍愛生活。

這幾天,她帶著那僅剩的食物一路逃回來,路上小心翼翼,一點兒都不敢惹人注意,就連在擁擠的公交車上被色狼吃了豆腐也不敢聲張,隻得渾身顫抖地忍了下來。

因為她必須保證,她要在大山大力二兄弟找到她之前逃回來。

隻要回到了大眾眼下,那麼大山大力就不敢妄動。

連日來的饑餓和趕路的疲憊在這一刻全部卸下,西婭有一種劫後餘生的感覺,她顧不得其他,吃力地從地上爬了起來,翻箱倒櫃的從家裡找到還能吃的餅乾和食物,狼吞虎嚥地填飽了自己的肚子,而後,她便沉沉地窩在沙發上睡著了……

太多天冇有休息好,甚至是不敢休息,所以這一覺西婭睡得格外的沉。

她做了一個夢。

一個很長很長的夢,夢中虛實交叉,又假又真,讓她一度想要沉溺。

可這個夢又是破碎的。

她夢見冷元勳冇有用熾熱的火焰點燃她的紅裙,她夢見冷元勳把那幅畫還給了她,她又夢見了冷元勳和她重新回到了二人首次見麵的那片楓葉林。

也不知道為什麼,這個夢的大部分情節都和冷元勳有關。

那個站在萬人矚目之下,就像一尊惡魔,將她的世界摧殘得一片狼藉的男人。

不僅如此,她還夢見了那個所謂的“安謹”……

人人都在說她像安謹,人人也都在說她除了長得像安謹以外無一處像她。

這個女人也像是夢魘,若不是因為自己巧合的像她,或許也不會引出這麼多本不該出現在她單純世界裡的肮臟事。

她夢見了安謹,夢見安謹將冷元勳還她的畫搶到了手中,夢中,安謹的臉是空白的,她看不見安謹,但她知道那個人就是安謹。

“安謹”以很強硬的態度強行搶走了她的畫,這個過程中,甚至不惜和她撕打了起來,一點兒都冇有旁人所描述的那副清冷高傲手腕強硬的模樣,彷彿是一個潑婦。

西婭覺得很奇怪,為什麼這個“安謹”和彆人所說的不一樣呢?和她想象中的模樣也不一樣。

到最後,冷元勳出現了,他幫著“安謹”一起奪走了那幅畫,到最後,西婭隻看見“安謹”抱著那幅畫鎖在了冷元勳的懷中,朝她露出了一抹挑釁的微笑。

她還冇來得及反應,夢境就猛地一個變幻,在一片天旋地轉之中,她看見“安謹”在冷元勳的懷中點燃了打火機,火焰從那幅畫的最底下開始燃起,最後逐漸吞噬了整張畫,那火苗一如當時的冷元勳燒了她一身紅裙的那麼囂張狂妄,好似在叫囂著讓她去死。

熊熊烈火之下,西婭目眥欲裂,她歇斯底裡,但冇有用。

她看見火光之下,“安謹”靠在冷元勳的懷裡笑得那麼猖狂,那張臉卻那張空白的臉上逐漸浮現出了五官,漸漸的……她看清了。

那根本不是什麼“安謹”,那是她!

那張臉是她的!

她變成了“安謹”,她依在冷元勳的懷中,狂笑,麵容越來越猙獰,越來越扭曲,越來越邪惡,就那麼一隻看著那幅畫變成了灰燼……!

“啊——!”西婭一個激靈,直接從沙發上坐了起來。

噩夢後的她明顯的臉色蒼白,扶著胸口大口大口地喘著氣,連額角都泌出了一層薄汗。

意識到自己隻是做了一場夢以後,西婭靠在了沙發上,垂著眼簾,努力地調節自己的情緒,試圖讓自己冷靜下來。

她怎麼會做這麼奇怪的夢……

擦去額上的冷汗,西婭感到渾身上下都是空虛的,她暫且放下了這場莫名其妙的噩夢,從沙發上爬了起來,拿了一身乾淨的衣服就鑽進浴室。

浴室裡流水聲嘩啦嘩啦地響起,氳了滿室霧氣,熱水澡將西婭的神智帶回,她閉著眼睛,任由水流從頭衝下,腦子裡卻在清晰地覆盤著這近日裡發生的一係列令她崩潰的事情。

先是剛到冷氏就因為這張臉和總裁未婚妻相似而遭受所有人排擠;而後是被冷元勳知曉自己在冷氏上班,也是因為這張臉而和冷元勳產下的舊怨被開除,最後以一幅畫換回覆職機會。

再就是被章宇接近,設計被騙去了那場宴會,惹怒了冷元勳,燒燬了一身紅裙;然後被章宇拉攏,被以鎮長等人威脅,最後達成了和章宇之間的合作;接著就是噩夢,是因為柳青的“聚會”邀約,前往KTV撞見了她和章宇的**行為後,在離開KTV的時候被大力大山二人綁去。

最後是那個神秘的綠眸男人提點救了她。

這一係列串聯在一起,讓西婭感覺頭痛欲裂。

她覺得自己現在好像就置身於一片迷霧之中,周圍藏在暗處的人似乎都想要置她於死地,每個接近她的人目的好像都不單純,她不知道還能相信誰……

熱水還在當頭淋下,西婭卻覺得渾身冰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