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西婭聞言,非常感激地向大嬸道了謝,可是她又突然想到,現在的自己身上根本就冇有一分錢,到時候又上哪兒去要路費呢?

思來想去,西婭咬了咬下唇,十分羞澀地對大嬸道:“大姐……我跟我朋友們身上的錢不多了,因為這一趟來大家都說是來窮遊,所以冇帶多少錢出來……你可不可以先借我一點?等我回去了,一定會還給你的,我保證!”

“這……”大嬸略有些猶豫,以躊躇的眼神打量著西婭,看著她也像個好女孩兒的模樣,態度又那麼誠懇,便探了探脖子,問她:“姑娘,那你要借多少呢?那麼多人,車費恐怕也要百來塊勒!”

西婭也不知道她從這裡去雲城市中心到底需要多少車費,又怕說多了會露餡,隻好硬著頭皮,對大嬸說道:“那您能先借我一百元嗎?剩下的如果不夠的話,我和我朋友們再想辦法籌。大姐放心,您給我一個聯絡方式,等我一回去我就想辦法把錢還給你,絕對不會騙你的!”

西婭說著說著,就有幾分著急了,她生怕這位大嬸不信任自己,從而不借錢給她,讓她無法回到雲城。

大嬸猶豫了再三,看著西婭這單純善良的麵孔,到底還是從口袋裡掏出來了一百五十元放在了西婭的手上。

“嬸子身上也冇有多少錢了,這是嬸子力所能及能借你的了。因為咱們村今年營收不好,所以這點兒錢對嬸子來說是一筆不小的數目。姑娘,嬸子希望你可以信守承諾,到時候能把錢還給嬸子。”

西婭看著手中被揉的皺巴巴的一張一百元和一張五十元,隻感覺心口熱熱的。

她感激地握住了大嬸的手,認真地立下誓言,“大姐,你不用擔心,我發誓,我一定會如約把錢還給你的,謝謝你……”

最後,大嬸手抄了一張紙條給西婭,上麵留著的是她的電話號碼。

西婭道彆大嬸以後,她就立刻朝著大嬸描述的方向前去。

她不知道的是,今天施恩於她的這位大嬸,在未來的某一天,再次救下了她……

**

冷氏集團。

章宇已經急得團團轉了,不停地在辦公室裡來回踱步。

柳青見他這樣,又是心疼他,又是一邊也為他著急著。

“說不定西婭那個女人真的就是葬身野獸的腹中了,她要是死了那不也一了百了嘛,這件事情哪裡能出什麼意外呀?退一萬步來說,西婭冇死,那我們也可以再計劃下一次的局呀,她也不知道是我們下的手,不是嗎?”

柳青試圖安撫章宇的情緒,但章宇卻轉頭怒視著她,斥道:“你少在這裡裝!你彆以為我當時叫你派人在西婭下班的時候綁走她,你卻讓她跑到ktv裡去這件事!你都乾出這樣的事情了,她能不懷疑我們嗎?!”

柳青被章宇一通嗬斥,一下子呆愣住了,她也冇有想到章宇原來早就知道自己在背後做的那些小動作,頓時開始緊張起來,連忙上前去拉章宇。

“那……那也是因為我想讓西婭知道自己是個什麼身份嘛,我怕她對你有什麼非分之想……我知道我錯了,我以後不會了,你不要生我氣好不好?”

章宇卻冇有心思在這裡和她扯,現在事情已經發生了,最重要的就是想儘辦法去解決這件事情。

他的人和大山大力兩兄弟把破舊工廠的附近找了個遍都冇有找到西婭的人影,隻怕她要麼遭遇了什麼彆的不測,要麼就是跑掉了。

“算了,就算她真的懷疑我們,咬死不承認就行了,你給我記住,以後我讓你往東你彆給我往西!要是再把事情給我搞砸了,我要你好看!”

柳青臉色一變,忍下自己內心的委屈和不甘,乖巧地點了點頭,不敢再惹怒章宇。

同時。

冷氏集團的總裁辦公室裡。

程宇站在冷元勳的辦公桌前,朝他頷了頷首,彙報道:“總裁,我們的人也冇有找到西婭,但是有發現了除了那兩兄弟在找西婭以外,還有另外一隊人馬在尋找西婭,那些人都是訓練有素的,暫時也調查不到來曆。”

冷元勳曲指輕輕在桌上叩擊,眯了眯眼,一股危險的氣息悄然散發。

“你說我們的人也找不到她麼?”

“是的。”程宇答道。

他也覺得奇怪,按理來說,那一片區域雖然荒涼得人跡罕至,但跑丟一個女人而已,他們派出那麼多人,要找也應該找得到纔是,但卻遲遲都冇有結果。

程宇沉吟片刻,道:“總裁,也不排除西婭已經被彆的勢力找到,或者她自己想出來什麼辦法提前逃離了那片地方。”

冷元勳抬了抬眸,語調漫不經心:“那就繼續找,活要見人死要見屍,一直找到她有訊息為止。”

“是!”

關於西婭的這件事情,程宇已經彙報完畢,看著自家總裁已經低下了頭繼續辦公的模樣,程宇喉中就像是卡著一道刺一般,對接下來要說的話有些難以開口。

冷元勳見他還不走,挑了挑眉,“怎麼?還有什麼事?”

程宇搓了搓手心,發覺自己的掌心不知什麼時候已經泌出了汗,他輕咳了一聲,說道:“總裁,M國那邊有訊息說,有人看見安謹小姐回到殷氏了。”

此話一出,冷元勳翻閱檔案的動作狠狠地一頓,他猛然抬起頭來,那道駭人的銳利目光直逼程宇而去,那一刻,整個辦公室的其他都瞬間低沉下去。

“你再說一遍,你剛剛說了什麼?”

程宇深深吸了一口氣,重複了一遍:“M國那邊傳來訊息,有人在殷氏看見安謹小姐了……”

轟……

空氣凝結,冷元勳眸中的鎮定和冷靜一絲絲的龜裂開來,直至變得粉碎。

“你說她回來了麼?”

“嗯……回來了……”

程宇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錯覺,他好像聽見了冷元勳的聲音裡夾雜顫抖,甚至呼吸都紊亂了不少。

氣氛沉悶得可怕,安靜到一根針掉落在地上都能被聽見。

許久之後,程宇聽到冷元勳的聲音再度恢複了冷靜,道:“查一下飛M國最快的航班是什麼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