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若是從前的冷元勳,總是西婭真的是因為他而遭遇什麼不測,他也不會有一絲一毫的感覺,更不會想要出手去幫她。

他從來就不是什麼善人,更不會對西婭產生什麼同情心。

真正救了西婭的歸根到底還是她長著的那張酷似安謹的臉。

若是安謹某一天知道,有一個女人因為長得像她而被無端傷害,她或許也會自責。

冷元勳隻是因為這些所以才選擇出手,他幫西婭和西婭本身冇有一絲一毫的關係。

**

破舊工廠裡,大山和大力已經守了西婭兩天了,這兩天裡除了拍了西婭的那些照片讓大力感到刺激以外,彆的一點兒意思都冇有。

兄弟二人在工廠門口抽著煙,大山煩躁地踢了一腳路邊的碎石,一邊抽著煙一遍不耐煩地道:“這日子什麼時候纔是個頭啊?我們難不成要一直在這個鳥不拉屎的地方看著那個女人吧?關鍵是還不能碰她,這也太憋屈了!”

大山吸了一口煙,咳嗽了幾聲,罵了一句:“行了,你廢話彆那麼多,上麵讓我們怎麼做我們就怎麼做,你先在這裡好好看著那女人,等會輪到我去買飯。”

大力輕哼了一聲,滿是不甘與不服。

等大山走了以後,他也抽完了煙,啐了一口痰,他將菸頭隨地一丟,起身就進了工廠裡。

西婭仍然被綁在椅子上,除了拍照時她身上的繩子被解開過以外,其他時候都一直被綁著,她甚至都要覺得自己的身子不是自己的了,渾身上下又麻又痛。

一看到大力進來,西婭就立馬警惕起來,目光一動不動地盯著大力,生怕他又對自己做出什麼來。

大力放肆地將淫邪的目光流連在西婭身上,越看心頭的那把火就越盛,他不禁“嘖嘖”感歎道:“冇想到你看著那麼清純,身材還是很火爆的嘛,就是不知道在床上的時候浪蕩不浪蕩。”

西婭咬緊了牙關,怒瞪著大力,“變態!滾!”

被西婭這麼一罵,大力的脾氣反倒上來了,他一把擼起袖子,“嘿,你這個婊子,還敢罵老子,還真是敬酒不吃吃罰酒!”

說著,大力上前便一把捏住了西婭的臉,迫使著她看向自己,“你彆以為老子真的不敢動你,真把自己當根蔥了是不是?你是死是活還不是彆人一句話的事!”

大力說到這裡,西婭的目光深處就多了一抹深色,她剋製著自己不發脾氣,話鋒一轉,問道:“我一直很好奇,我纔剛來雲城不久,什麼人也冇有得罪,怎麼就被你們盯上了?如果你們是圖錢的話,我可以想辦法給你們錢!”

大力聞言,不屑地輕嗤了一聲,根本就冇有察覺出西婭話中的試探意味,而是摳了摳鼻子,毫不在意地迴應道:“你得冇得罪過什麼人我不知道,反正你確實挺倒黴的,成了大人物間博弈的棋子,至於錢麼……那麼多錢,你給得起嘛?”

西婭一咬牙,聽了大力的話,心中有了幾分底。

她還發現,大力這個人並冇有什麼太深的城府,腦子也不太好使,而且吃軟不吃硬。

西婭想著,語調不禁便放柔了許多,她忍住了自己內心中的噁心和反感,對大力說道:“我從小就是孤兒,一直靠著鎮子上的好心人才成長到現在,我那麼努力地進了冷氏,原以為人生會重新開始,上天開始善待我了,但是冇想到……”

“這纔沒過多久,就又遭遇了這樣的事情……我求求你們,就算是看在我可憐的份上,可以放過我嗎?我一定會好好感謝你們的。”

大力原本在聽到西婭的前半段話時,還微微生出了幾分不忍,但一聽西婭要自己放了她,臉色又立馬板了起來,斬釘截鐵地拒絕:“那不行!你走了我和我哥怎麼辦?!我們還等著綁架你的那筆傭金呢!”

西婭咬了咬下唇,見大力一副鐵了心的模樣她的內心不免開始焦急起來。

她很清楚,大山比大力可難對付得多,如果她想憑藉自己的手段從這裡逃出去,那麼就隻有大力這個突破口了。

她在心中再三權衡,最終還是忍著滿腔的噁心和厭惡,硬著頭皮嬌聲嬌氣地道:“就算你不肯放過我,那你能不能把這個繩子鬆鬆綁?它綁得我太難受了,我渾身都是繩子的勒痕……”

西婭那委屈又可憐的神態讓大力呼吸一滯,他嘿嘿一笑,想著也隻是給西婭鬆鬆綁而已,就算真的出什麼差錯,自己這麼大個男人難道還製服不了這麼個小女人嗎?

如此,大力便依著西婭的話,給她鬆了綁,在這個過程中還不忘揩了西婭幾把油。

西婭不動聲色地隱去了自己眼中的厭惡,等到繩子完全從自己身上脫落下來時,她這才長長鬆了一口氣,活動了一下四肢,心中不免一陣喜。

大力還不忘念唸叨叨地說著:“我也就隻給你鬆綁一會兒,等我哥回來之前我還是得把你綁回去的。”

西婭輕輕“嗯”了一聲,眸光流轉,已經在心中暗想著她要怎麼做才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從這裡逃出去。

可她還冇有想出什麼有用的辦法時,大力就已經笑得一臉猥瑣,湊上了她的跟前,一把把她抓到了自己懷中,“小美人兒,我給你鬆綁,你讓我抱一抱,這筆買賣不虧吧?哈哈!”

西婭受不了大力這幅噁心的模樣,下意識地抗拒起來,不停掙紮,“你乾什麼啊!放開我……放開我!”

好不容易被鬆綁了,她可不想把時間浪費在這上麵。

但是畢竟男女之間的力量懸殊過大,所以不管西婭怎麼掙紮,大力都能把她牢牢地控製在懷中,鹹豬手還不斷地在她的身上遊走。

西婭再也忍受不了了,她尖叫一聲,用儘了自己渾身的力氣重重地踩了大力一腳。

大力不設防,腳上突如其來的劇痛讓他痛苦地嚎了一聲,一下子就鬆開了西婭。

西婭就趁著這個時候立馬逃脫開來,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往前就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