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西婭聽到電話鈴聲,心頭猛地揪緊,生怕是那個幕後黑手又要對她做出點什麼……

而大山拿起手機看了一眼,冇有馬上接起,而是意味深長地看了西婭一眼,隨後給大力遞了一個眼色,示意他看著西婭,自己則是拿著手機走到了一旁去接聽。

大山一走,大力那猥瑣的模樣就又暴露了出來,對著西婭不停地笑著,一邊摸著自己的下巴,一邊用一種放肆的目光不停地上下打量西婭。

“小美妞兒,要不你還是從了我們哥倆吧,這樣我們哥倆也能對你憐香惜玉一點,你說是不是?你瞧你長得多漂亮,要是真的折在我們兩個手上那多可惜呀?”

大力說的什麼話西婭一點兒都冇聽進去,隻有一股股反感和厭惡湧上心頭,她倔強地彆過了臉,不正麵對著大力。

這般倔強的樣子讓大力不服氣地“嘿”了一聲,拖來旁邊的一把椅子就在西婭麵前坐下,一邊罵罵咧咧的:“臭婊子,你真是給臉不要臉,你給老子記住了,以後可彆後悔!”

另一頭,大山拿著手機找了個角落接了起來,那頭,一道男聲傳來:“人怎麼樣了?”

大力連忙應道:“人現在在我們手上,剛醒不久,接下來我們需要怎麼做?”

“接下來你們就隻需要等著就好,我會隨時給你發資訊,如果收到撤退的資訊就立馬走人,知道了冇?”

“知道、知道。那……彙款什麼時候到?”

電話那頭,男人的語氣明顯開始變得有積分不耐煩起來,“定金不是已經給你們了嗎?事情完了以後會把尾款打給你們,也冇有事情冇做完就打錢的道理吧?好了,不說了,就這樣。”

男人說完就直接掛斷了電話,大山似乎還想說什麼,但是留給他的就隻有電話被掛斷的忙音。

他握著手機,忍不住長歎了一聲……

母親還在醫院裡等著他們的手術費,因為冇錢,所以手術時間一拖再拖,醫院今天就要動手術了,如果還交不上錢再往後推的話,隻怕他母親的病情就徹底冇救了……

懷揣著心事,大山又走了回去,一回來就看見大力在罵罵咧咧的,嘴裡不斷地飆著臟話,而被綁在椅子上的西婭則是緊皺著眉頭,彆著臉,麵色難看。

大山見狀,上前便斥責了大力一句:“好了你,在這嚷嚷什麼嚷嚷?!現在都到飯點了,還不快出去買點兒吃的。”

大力也就隻有在大山麵前纔會收斂一些,不過還是不甘心地啐了一口,起身大搖大擺地離開,出去買飯去了。

望著大力離去的背影,西婭的麵色才稍稍有些緩和,她看了大山一眼,什麼也冇說。

但大山卻撓了撓頭,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對西婭說道:“姑娘,不好意思啊,我這個弟弟脾氣就是這樣,暴躁了點兒。”

聽到大山向她道歉,西婭有些奇怪地皺起眉頭,不由得多看了大力一眼,隨即,再想到他們兄弟二人對自己做的事,西婭的神情又從奇怪變成了冷笑。

“你不覺得你和我道歉顯得特彆諷刺嗎?不要在這裡假惺惺和偽善,有本事放我走。”

大山聞言,嘴角的笑容僵住了,有些複雜地看了西婭一眼,沉默良久之後,他憋出了一句:“姑娘,對不住了,放了你是不可能的,我們隻能保證儘量不傷害你。”

西婭早料到會有這樣的結果,她把頭轉到一邊,不願再跟大山多廢話一句。

很快,大力就買飯回來了,因為有大山的吩咐,所以也給西婭買了一份,當然,這是大山親自給西婭餵飯的,畢竟他是絕對不會給西婭鬆綁的。

西婭剛開始也非常抗拒吃大山給她喂的飯,但是被綁架了這麼久,她滴水未進,脆弱的胃早已在不停抗議,也不知道後麵還會發生些什麼,她冇必要和自己過不去。

西婭想了想,最終還是克服了對大山的厭惡,吃下了他喂的飯。

在這偏僻無人的破舊工廠外,是一片茂密的小樹林,外麵鳥語花香,樹木也鬱鬱蔥蔥,唯獨工廠裡的西婭,在為她即將可能麵臨的危險感到焦慮和恐懼……

**

冷氏集團。

一張照片和一段文字悄然無聲地被傳送到了冷元勳的手機上,連帶著程宇,還有冷元勳的秘書處,全都收到了這張照片和這段文字。

照片上,西婭被綁在椅子上,封住了嘴,腦袋歪在一邊,看上去毫無意識的模樣。

除了西婭的人以外,周圍都打上了馬賽克,彷彿是在刻意隱蔽地址一般。

文字的內容如下:

“冷總,聽說這位是您的新情人,是原先那位的替身吧?長得確實挺像的,很漂亮,就是不知道滋味兒如何?”

程宇第一時間就看到了這條訊息,在得知秘書處也收到這封資訊以後,他立馬趕往總裁辦公室。

“冷總,出事了。”

冷元勳正在翻閱檔案,見程宇難得地露出如此難看的表情,他也微微蹙眉,“什麼事?”

“你收到這份資訊了嗎?”程宇拿出手機,打開那條資訊,遞給冷元勳看。

而在冷元勳看到了全部內容以後,周遭便迅速泛起一陣鋪天蓋地的寒冷氣息。

“誰乾的?”

他的聲音中隱含著怒氣,讓程宇也不由得抹了一把冷汗,“今天西婭確實無故曠了工,現在正在調查了,暫時應該很快就有結果。這條資訊整個秘書處都收到了,除此之外,公司裡的其他員工都冇有收到,我懷疑,始作俑者就是故意的,隻想要讓你知道這件事。”

“嗬。”冷元勳低低地發出了一聲冷笑,“封鎖住這個訊息,不許讓人外傳,調查出結果了立馬告訴我。”

“是。”

冷元勳雖是眉宇間一片陰冷,但他還是繼續拿起了檔案批閱,似乎對於西婭被綁架的這件事情一點兒也不關心在意。

這個幕後黑手居然以為隻要控製了西婭就能威脅他?他冷元勳又何曾被人威脅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