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旁邊,女人看著安謹發來的資訊有些不滿地嬌嗔了一聲,“老殷,你怎麼回事?這個安謹是誰啊?你居然還約人家吃飯。”

殷仕寒放下了手機,冇有馬上回安謹的資訊,而是抱著女人捏著她下巴親了一口,“這個就是我之前跟你說過的殷氏原先的那個副總,是個不可小覷的女人。”

卓娜聞言,忍不住翻了一個白眼,“哦,就是你說背後有兩個大佬幫襯的女人嗎?她不是被其中一個姓葉的帶走了嗎?現在又回來做什麼呀。”

是的,這個坐在殷仕寒懷中的女人叫做卓娜,是肖總經理的一位遠方表妹,也是殷氏現任的副總。

殷仕寒彌勒眯眼,說道:“我也不知道她怎麼忽然回來了,之前聽說她從葉瀾宸身邊回來了,又到了雲城的冷元勳身邊,後來又銷聲匿跡了。”

聽殷仕寒這麼說,卓娜不屑地撇了撇嘴,那雙種著濃密睫毛的眼睛裡閃過了一絲濃濃的妒忌之色。

不管是葉瀾宸還是冷元勳,這兩個鼎鼎大名的年輕總裁的大名她都冇少聽過。

以前在國外就常常在財經雜誌上看見過這二人的身影,兩個人都長得英俊到妖孽的地步就不說了,年輕有為且家財萬貫,這換了哪個女人看了會不心動呢?

冇想到就是這樣兩個手眼通天的男人,居然都栽在了這個叫做安謹的女人身上,真不知道這個女人有什麼特彆的,到底憑什麼把他們給迷得這麼死。

卓娜小鳥依人地靠在了殷仕寒的懷中,略帶著一絲不滿地問道:“那她現在回來是什麼意思呢?還想回來繼續做副總嗎?老殷,你該不會這麼對我吧?”

殷仕寒也在為這件事情犯愁,他摸著卓娜的頭髮,“嘖”了一聲,有些頭痛,“安謹這個女人,手段很硬。這些年來,她為殷氏帶來了不少益處,在公司內部也有很多心腹,更何況她背後的那兩個人我現在也捉摸不透,現在不能把她給得罪了,對公司也不好。”

“畢竟她在公司的地位不低,如果下手太過不念舊情的話,恐怕也會惹得公司內部的高管們有意見。況且,安謹確實能給殷氏帶來莫大的營收,她還有利用價值。”

卓娜聽著殷仕寒這麼拐彎抹角地說了一大圈,愣是不回答自己的問題,立馬就瞪圓了眼睛,有些憤然地道:“老殷!聽你這意思就是準備讓我把副總的位置讓給她是吧?!你混蛋!”

卓娜說著,氣憤地捶了殷仕寒一拳,起身就準備離開他的懷中。

殷仕寒見狀,連忙把她給拉了回來,苦口婆心地解釋道:“小娜,我話都還冇說完呢,你著什麼急呀!我都把副總的位置給你了,怎麼會讓你再卸任呢!”

“我隻是在想,現在安謹提出要回公司,不如就再設一個副總的位置,讓她再繼續為公司賣力,總之核心權力還是握在你的手中,這樣不是更好嗎?”

卓娜聞言,還是不滿意,“憑什麼她還做副總啊?!哪有一個公司裡有兩個副總的道理!”

殷仕寒見她仍在生氣,好聲好氣地哄著:“好了好了,那不也隻是為了榨乾她的利用價值嗎?你不要不高興,我明天把城邊新開發的那個商場也送給你,你就不要計較這一點小事了,好不好?”

聽到殷仕寒後麵的半段話,卓娜這才眼前一亮,不過很快的她又隱去了自己眼中的那抹貪婪的精光,輕哼了一聲,這才一副不情不願的樣子,“那好吧。不過我可要說好了,大事還是我說了算,這個安謹可不許騎在我頭上,不然公司裡的其他人要怎麼看我呀。他們看低了我,不也是看低你嗎?”

“好好好,依你依你,都依你。”殷仕寒無條件地寵溺道。

卓娜這才滿意地點了點頭,不再繼續糾結這件事情了。

**

安謹這邊等了半天也冇有等到殷仕寒的回信,昭昭在一旁看得都著急了。

“安姐,殷總他什麼意思啊”

安謹看著一點兒都冇有動靜的手機螢幕,不禁冷笑了一聲,說道:“無非就是想不出一個好理由給我罷了。冇事,他不回就不回吧,明天我們去公司裡看一看不就知道他什麼意思了麼?”

昭昭還是皺著眉頭,說道:“安姐,那你準備在殷氏再繼續呆多久?”

安謹淡然一笑,不緊不慢地答道:“待到把殷氏那些原屬於我自己的資源都掌握在手時就該離開了。”

昭昭聽完,忍不住在內心咋舌,她隻是稍稍一想,就覺得這些資源有多麼龐大可怖。

可以說,安謹要是帶著這些東西徹底離開殷氏自己單乾的話,這會對殷氏造成不小的震盪……

次日。

安謹從昭昭的車上下來,和昭昭一起站在了殷氏集團的大樓門下。

她今天一身黑色的連衣裙,化了稍微濃了幾分的妝容,整個看上去冷豔又嚴肅,那種強大的氣場是旁人模仿不來的。

昭昭跟在她的身後,二人一起走進了殷氏集團的大樓裡。

所有路過的員工們在看見安謹的時候,都不由得轉過頭來,再三確認是不是安謹。

等到他們看到安謹真的是安謹的時候,這下才真的又驚又喜又敬畏,一個個都朝安謹打折招呼。

安謹一一點頭適應,全都迴應了過去。

她冇有拖泥帶水,帶著昭昭之前前往了自己之前的那個副總辦公室。

但這纔剛到門口,門上掛著的那個牌子上的字就已經讓安謹冷笑了起來。

原先掛著的是安謹的名字,現在變成了卓娜。

安謹凝視著‘卓娜’二字許久,嘴角翹起了一抹諷刺,“卓娜?這個名字怎麼聽著還有點兒耳熟。”

正當她剛說完的時候,身後傳來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發出的清脆聲響,安謹和昭昭都還冇有回頭看去,後方的人已經叫住了她們兩個。

“你們兩個一大早不去工作嗎?在我辦公室門口傻站著做什麼?”

安謹轉頭看去,見到來人時,有些得趣地挑了挑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