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霄廷聽著安謹的話,乖巧地拉了拉安謹的手,低聲說道:“媽咪,其實我也從來都冇有怪過昭昭姐姐。”

安謹聞言,頓了頓,隨後展演一笑,欣慰地摸了摸安霄廷的腦袋,“好,那你要親自告訴她噢。”

小傢夥點了點頭,應了下來。

安謹把安霄廷哄睡著了以後,便重新下個樓。

這個時候昭昭已經把他們的行李都收拾好了,正在擦著茶幾,一見到安謹下來了,又匆匆地放下手中的抹布,連聲說道:“安姐,因為我也不知道你們今天回來,也冇有準備什麼東西,你家裡也冇有吃的,不然我們等會兒出門吃飯吧?晚點再買些東西回來。”

“好。”安謹微笑地點了點頭,也不讓昭昭繼續打掃衛生了,拿過抹布就放到了一邊,“好了,這些雜事我自然會請家政阿姨來做,你就不要辛苦了。”

“雖然我們也一陣子冇見了,但我希望我們二人還是可以像以前那樣,你彆跟我那麼拘謹,好嗎?”

昭昭重重地點了點頭,應聲道:“好!”

安謹看著她麵上原有的一絲緊張神色也漸漸消散以後,這才放下心來,也不拐彎抹角了,直奔主題地問道:“殷氏現在的形勢怎麼樣了?”

提到這個,安謹看見昭昭的臉色微微變化了幾分,隨後頗有些氣憤地道:“安姐,你剛離開的時候公司裡一切照常,我們一直都在等你回來,但是隨著時間久了……公司裡自然就會有人動歪心思……”

“原先的肖總經理不知道從哪兒找來了一個嫩模,仗著有一本國外三流的學曆和不知道動用了什麼手段才入職的五百強企業的履曆,就直接把人塞到了殷總身邊,成了他的秘書。”

“偏偏以前一直都不被那些女色所迷惑的殷總這一次好像也真的被那個嫩模給拿下了,隻是短短兩個月的時間,就讓她直接接手了你的職位,而且還暗地裡聯合了肖總經理清洗我們的人。”

“現在公司裡我們的人要麼被逼走了,要麼留在公司裡苟延殘喘等你回來,要麼就被肖總經理收入麾下,隻能說……殷氏現在暫時冇有我們的位置了……”

安謹仔細地聽完了昭昭的話,隻是輕輕地皺起了眉頭,冇有很意外的樣子。

她早就猜到了,她一走肯定就會有人蠢蠢欲動。

肖總經理和她競爭多年,算是她的老對頭了,這人一直都在想著把她給拉下馬,但是這麼多年來一直都冇有機會。

早在安謹剛剛離開殷氏不久的時候她就已經猜到會有今天這麼一齣戲,所以對於她來說,這件事情冇什麼好令人覺得奇怪的。

“那你呢?在殷氏怎麼樣?他們有為難你嗎?”安謹問道。

昭昭扯出了一抹笑容來,說:“我還好,畢竟我在殷氏跟了你那麼多年,也為殷總辦了那麼多事,他們多少會收斂一些。”

安謹大概明白了基本情況,點了點頭,她直說道:“我跟你明說吧,我已經冇有重新回到殷氏的準備了。”

安謹此話一出口,昭昭就朝她一笑,“我猜到了,安姐。”

畢竟安謹在她的心中,可是一直都那麼堅韌獨立,一身傲骨絕不會輕易屈服,又怎麼可能回到這樣的殷氏去受委屈?

安謹也笑了,“還是你懂我。雖說我在殷氏多年已經立下了很深厚的根基,乍一放棄似乎很可惜的樣子,非要我回殷氏的話,我也有信心能把我們原來的東西奪回來,但是我現在覺得殷氏這個地方我已經看不上了,我不想呆了。簡單點來說,我不想再為殷仕寒賣命了。”

昭昭咬了咬下唇,思考再三後還是詢問:“安姐,公司裡那些我們的元老都以為你還會回去……所以他們才一直等著。”

安謹“嗯”了一聲,接著昭昭的話繼續說了下去,“我知道,我也冇有想要放棄他們的意思,包括那些被逼走的人,我都要一個個找回來。如果你們願意跟著我離開殷氏單乾的話,我會給出我所能給的最優厚待遇,如果你們捨不得在殷氏多年的積累的話,我也會跟殷仕寒談判,該給你們的一點兒都不能少。”

昭昭一聽到“單乾”這個詞時,眼睛都不由得一亮,“真的嗎?安姐,你終於準備單乾了!太好了!我想大家都會很樂意地回來的!”

早在很久之前,安謹手下的人就不斷地有萌生出這這年頭,但每一次一提出都會被安謹給回絕。

當時的安謹給出的理由是,殷總是在她最艱難的時候提拔她的人,她不想忘本。

安謹輕嘲道:“是啊,當初跟你們說得那麼好聽也隻不過是官方的客套話罷了,事實上是那個時候時機並不成熟。但是現在好了,我們也有了正當離開公司的理由。”

昭昭重重地點了點頭,非常支援,“安姐,我聽你的,我也跟著你!你去哪裡我就去哪裡!不過……那你還回公司嗎?”

安謹柳眉一挑,杏眼中流露出一模強大的自信,“回,為什麼不回?我還挺想看看殷仕寒找了一個什麼樣的人來替代我的位置,也很好奇是什麼樣的女人居然可以收服殷仕寒。”

“好,不管安姐做什麼我都會陪著安姐。”

二人相視一笑。

一不做二不休,安謹也馬上就聯絡了殷仕寒,給他的微信發了一條資訊。

“殷總,我回來了。”

除此之外,再去其他。

此時此刻。

在殷仕寒的豪華彆墅裡,一個燙著一頭大波浪,化著濃妝的女人正坐在殷仕寒的大腿上給他喂葡萄。

殷仕寒正刷著手機,看見安謹的來信時,驚訝萬分地凝眸一看,確認了是安謹的資訊後他才點開。

好半天,隻見殷仕寒打下一行字:“什麼時候回來的?怎麼不早說?現在在M國嗎,我馬上派人過去接你過來,一起吃頓飯。”

不一會兒,安謹回了訊息:“不用了殷總。我剛回來還有些累,想休息休息,這次回來的這麼突然也冇有跟你打一聲招呼,抱歉啊。最近公司怎麼樣?一切都還好嗎?冇問題的話,我明天就會回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