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宇隻是抽了一口煙,然後輕笑了一聲,單手捏起柳青的下巴就親了下去。

柳青被他親得嬌嗔一聲,很快就癱軟在了他的懷中,包廂內,又是一室的春光……

**

M國。

安謹待著安霄廷一起回到了她從前的住處,一打開門,想象中那久違的塵封無人的感覺並冇有撲麵而來,相反的,安謹的這幢房子裡還是一如既往的整潔乾淨,原有的小家的溫馨感也保持得很好。

安謹帶著安霄廷一起進入家中,換股了一圈四周,有些訝然道:“怎麼回事……明明我也冇有請家政保潔,家裡這麼久不著人居然還這麼乾淨呢……”

她放下了行李,給自己和安霄廷去倒了一杯水。

倒水的時候,意外發現了飲水機旁她養的綠竹居然還鮮嫩欲滴。

安謹敏銳地捕捉到了這一點,連水也不倒了,放下水杯便在綠植前蹲下,伸出手指摸了一下花盆裡的土,發現泥土還是濕潤的。

她立即警覺地皺起了眉頭,拉著安霄廷,沉著臉色:“家裡不對勁,我們不在的時候家裡有人呆過。霄廷,我們走,先離開這裡。”

正當母子二人重新拿起行李箱準備離開的時候,大門忽然被人從外麵打開。

安謹聽到動靜,心絃狠狠地緊繃了起來,渾身上下都散發出一股警惕的防禦氣息。

她把安霄廷護在身後,眼看著大門緩緩打開,而從門外走進來的人卻讓安謹緊緊皺在一起的眉頭一下子舒緩了下來。

來人正是昭昭。

昭昭一開門,似乎也冇有想到會撞見安謹和安霄廷。

在她看見他們的那一瞬間,直接便愣在了原地。

眼中湧出的震驚、難以置信、複雜、思念、愧疚等一係列情緒雜糅在一起,最後全部都變成淚珠湧落。

“安……安姐……”昭昭哽咽出聲,眼眶已經被淚水模糊。

安謹看著她,笑了笑,也是久違的想念,她冇有應昭昭,而是放下了行李,上前擁住了昭昭。

“不許哭。”

昭昭紅著眼睛,低著頭,想要伸手回以安謹這個擁抱的她又遲遲猶疑著不敢觸碰安謹。

她冇有忘記自己做過什麼,也冇有忘記自己對安謹和安霄廷的內疚和自責。

正因為如此,昭昭才覺得現在的自己還不配得到安謹的原諒,更冇有顏麵去麵對她。

安謹抱著昭昭,在她的耳邊沉沉地歎了一口氣,說道:“我就覺得奇怪,還以為我和霄廷不在家的日子裡家裡進了小偷,否則怎麼四處都不落灰,連綠植都有人澆水。正覺得不安全準備帶霄廷離開的時候就撞見你了。你說你啊,當時一聲不吭從雲城跑到M國來,後來也不跟我聯絡,我聯絡你你也從不迴應,你怎麼想的你?”

昭昭摸了一把自己落下的淚水,小聲怯怯道:“安姐,我對不起你……”

她冇有回答安謹的那麼多話,隻是道了一句對不起。

這句對不起,她已經欠了安謹好久了。

安謹釋然地笑了笑,拍了拍昭昭的脊背,安撫道:“事情的所有來龍去脈我都已經瞭解過了,我知道你也有難言之隱,也知道你後來一直在試圖保護霄廷,試圖彌補你犯下的錯誤。但這件事你錯了,我確實怪過你,不過現在既然已經過去了,你更應該想怎麼去解決,而不是一味逃避,對嗎?”

“人性本是自私的,你為了你母親的生命選擇賭上霄廷冒險一把,我可以理解。但霄廷也因為你的選擇而受了許多委屈,如果你真的覺得內疚的話,今後就好好留在我身邊忠心向我為我所用,而不是一直躲著我。”

安謹說完這番話,昭昭就立刻破防了。

她崩潰地大哭起來,輕輕地推開了安謹,甚至都冇有給安謹一點反應的時間便直接往地上一跪。

“安姐,我對不起你和霄廷,我知道我不該這麼自私,我也冇有想要逃避,我隻是覺得羞於麵對你,對不起你這麼多年對我的恩情,我知道錯了,我會改的,今後也會好好地繼續幫你。”

安謹連忙就把昭昭給攙扶起來,忍不住責備道:“不許跪!跪天跪地跪父母,你怎麼能隨便下跪呢?!”

“我也不是白原諒你的,你必須得簽一份‘賣身合同’,把你的未來十年‘賣’給我,今後的這十年你必須為我做事,這個要求你先自己考慮一下再說吧。”

昭昭擦去了眼淚,想也不想地便答道:“我簽。”

安謹無奈地看了她一眼,“答應得這麼爽快,也不怕被我賣了。”

昭昭破涕為笑:“那我也甘之如飴,誰讓這是我欠安姐的。”

安謹白了她一眼,“合同我會讓人下午擬定好了給你,現在既然家裡是安全的,那你就先幫著我把行李收拾一下吧,奔波了一天我和霄廷也累了,我先帶霄廷上樓哄他睡覺。”

“好。”昭昭點了點頭,應了下來。

安霄廷也乖巧地向昭昭打了聲招呼:“昭昭姐姐,我先上樓休息啦。”

“好,去吧,好好休息。”昭昭露出了久違的微笑。

隨後,安謹便帶著安霄廷上了樓。

回到房間以後,安謹幫安霄廷換了一身睡衣,讓他上了床,看著小傢夥睜著圓溜溜的大眼睛一點兒都冇有睡意的模樣,安謹覺得好笑,“你的眼睛瞪得這麼圓做什麼?折騰了這麼久當真不困嗎?”

安霄廷隻是扒拉著自己的小被子,直勾勾。地望著安謹問道:“媽咪,你真的願意原諒昭昭姐姐嗎?”

安謹嘴角的笑容微微收了收,垂了垂眸,她自嘲一笑,“是啊,因為我換位思考了一下,如果我也遭遇了這樣的情況,必須去傷害彆人才能保住你的話,為了你,我也不敢確認自己真的就不會做出違背良心的事情。”

說實話,一開始的安謹確實埋怨過昭昭,她本就不是什麼容易心軟的人,相反,她一直都足夠清醒,所以也足夠鐵石心腸。

但昭昭跟了她這麼多年,安謹太瞭解她了,昭昭大概是真的被逼上了絕路纔出此下策,且後來她一直不顧自己的安危去保護安霄廷,再加上最後也是有驚無險,安霄廷並冇有出什麼大問題,安謹這才能接受這件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