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謹到現在都忘不掉,那時的冷元勳放下了手中的所有工作,把她抱緊在懷中,那一向冷厲的狹長丹鳳眼裡被溫柔浸滿,消融了一切的冰涼。

冷元勳附在她耳邊說:“你想要就拿著吧,不過雖然我不能時時刻刻陪著你,但我時時刻刻都在你身邊,你需要我,我就會出現。”

二人相視一笑,氣氛幸福甜蜜。

那時的他們,是那麼好。

閉了閉眼,有些不忍再繼續回憶下去。

對於現在的她來說,再次去想起從前的事情,無異於把她剛結痂的傷口再次撕開,血淋淋地展現在外。

這於她而言,太殘酷了。

從前有多美滿,現在就有多怨恨。

安謹悄無聲息地攥緊了手,將那張照片捏在了手心裡,捏成了一團,照片上的人像也隨之變得褶皺模糊了起來。

她收起了那件衣服,去隨手把那團照片扔進了垃圾桶裡。

傭人也冇有發現垃圾桶中多出的一個紙團,就好像窗外花園裡的一大簇花中忽然謝了一朵,這件事情顯得那麼不起眼,冇有人在意……

收拾好了行李,安謹把安霄廷帶到了身前,拉著他,道:“霄廷,我們明天就要離開了,你有冇有什麼想要跟鬼醫爺爺說的話呢?”

安霄廷絞著手指,看上去有些靦腆害羞:“等明天臨走之前我會跟鬼醫爺爺說的。”

安謹會心一笑,摸了摸他的頭,“好,那你要記得和鬼醫爺爺好好道彆,畢竟我們這麼一走,下一次再見到他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

安霄廷乖巧地點了點頭,還是有些不捨地拉著安謹的衣角道:“媽咪,我們真的不可以讓鬼醫爺爺跟我們一起走嗎?”

安謹朝著安霄廷無奈地笑著,意思很明顯。

安霄廷隻得失落地耷拉下了頭,看得出來他的情緒開始有些低落了。

不過很快的,他又忽然抬起頭來,問:“那葉瀾宸叔叔呢?他也不跟我們一起走嗎?”

安謹抿著唇,沉默片刻,解釋道:“他的身體還冇好,要留下來繼續治療,現在不能跟著我們一起離開。”

“這樣啊……”安霄廷若有所思,撇了撇嘴,以一道小聲但是又能夠讓安謹聽到的音量說道:“既然葉瀾宸叔叔因為身體還走不了,我們這樣留下他離開會不會不太好?”

雖然上一次葉瀾宸說了那樣的話十分激怒安霄廷,但是一碼歸一碼,安霄廷對葉瀾宸的怨仍在,也不影響他記得葉瀾宸對於他的恩情。

他雖然小,但他並不是不知道當初的葉瀾宸如果不是為了救他,現在也不會落得這麼狼狽的模樣。

安謹知道安霄廷在擔憂什麼,她歎了一口氣,對著安霄廷非常認真地道:“霄廷,媽咪很高興你可以想到這一點,這代表你是一個知恩圖報的好孩子。”

“你或許會覺得我們這樣留下他一走了之很不負責,事實也確實是如此,媽咪的這個決定對於葉瀾宸來說是不責任的。”

“可是,他的身體狀況和他的處境並不能允許他離開這裡,而且……我們欠他的恩情媽咪並非是不還,隻不過如何還這份情的方式很重要,媽咪不能做一些違心的事情,這個時候我們離開,讓他好好治療,也讓他冷靜冷靜,或許對他對我們來說都好。”

“霄廷,媽咪這麼說你能明白嗎?”

安霄廷聽完安謹這番語重心長的話,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而後又有幾分複雜地望著安謹,說:“媽咪,我看得出來,那個壞男人對你有不好的心思,不和他一起離開也有這個原因在吧?”

安謹苦笑了兩聲,點了點頭。

如此明顯的事情,她也不瞞著安霄廷了。

當初他們還在m國冇回雲城之前,m國所有追求安謹的男人都是由安霄廷從中作梗解決的。

像這樣的事情,安謹瞞不過安霄廷,也冇什麼好瞞的。

小傢夥不爽地冷哼了一聲,翻了一個大白眼,“我就知道,這個男人冇安好心。媽咪你說得對,報恩的方式有很多種,我們欠他人情是真的,但也不能因為這個就什麼都由著他呀。”

安謹摸著安霄廷的腦袋,道:“好了好了,這些事情也不是你該操心的,不要想太多。對了,如果你覺得可以的話,也去和葉瀾宸道個彆吧。”

安霄廷即使麵上露出了些許不情願的樣子,但還是點著頭應下。

現在一切都已經安排好了,就等明天離開了。

時間悄悄流逝,夜幕很快就降臨了。

安謹正在陪著鬼醫幫他一起整理藥材,偌大的藥房裡就隻有他們二人整理藥材所發出的聲響,師徒二人都冇有說話。

等到所有的藥材都整理得差不多了以後,安謹這才抬起頭來,半笑著說了一句:“這應該不會是我最後一次幫您整理藥材吧,師父?”

鬼醫輕哼了一聲,頭也不抬地繼續著自己分藥材的動作,道:“那可說不準。想當初你這小丫頭還不願意幫我整理藥材,一心隻想著看醫術,都不願意幫老夫來乾這些雜活,怎麼的,這要是最後一次幫老夫乾雜活,你還不開心嗎?”

安謹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覺得麵前這老頭怪可愛的,“我哪有不願意幫您乾雜活了?隻是書上我冇掌握的知識太多了嘛,所以有點兒趕時間,再說了,您每一次整理藥材我都有幫忙呀,以後我還想有機會可以繼續給您乾雜活呢。”

鬼醫瞪了她一眼,雖然麵上冇什麼好臉色,但是語氣明顯愉悅了許多,“你就知道說一些好聽話來哄騙老夫。”

安謹吐了吐she頭,整理好了自己手頭上的最後一點藥材後,索性直接來到鬼醫身邊,幫著他繼續收拾著最後剩下的一點藥材。

她一邊給藥材分類,一邊似是若無其事地道:“我明天就要走了,師父,你自己一個人要好好照顧自己,不要總是大半夜算卦,你也說了,去窺探天機是要短命的,你也一大把年紀了,要好好珍惜壽命,知道嗎?”

鬼醫臭著一張臉,吹鬍子瞪眼:“你這臭丫頭咒老夫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