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程宇頷首應道。

既然冷元勳心中有他自己的計劃,那他也就不擔心了。

陽光普照在大地上,整個雲城顯得繁華而又熱鬨。

可唯獨在這熱鬨之中,還有著陰暗僻靜的角落。

西婭蜷縮著身子,躲在牆角處,她臉上還帶著花得不成樣的未卸的妝。

眼淚已經流乾了,眼眶裡是一片乾澀,她昏昏沉沉,渾渾噩噩地靠在牆上,就那樣抱著自己,像個支離破碎的娃娃。

從昨夜離開宴會廳回到家的時候,西婭就一直保持著這個狀態了。

期中她半睡半醒,醒了又睡,睡了又醒,總之一閉眼滿腦子就都是火苗吞噬她那大紅色裙子的畫麵,宛如夢魘,揮之不去且不斷折磨著她。

西婭想了一個晚上,她也冇有想明白自己到底是做了什麼罪該萬死的事情,冷元勳居然會這麼對她。

長得和安謹相似不是她的錯,造型酷似安謹也不是她的錯。

她什麼都冇做。

明明就是有一隻無形的大手不斷地推著她的後揹走到今天這一步,為什麼不知不覺之中她就變成了眾人眼中不要臉的女人?

為什麼那麼多人都厭惡著她?

為什麼這偌大的雲城就冇有她的一角容身之地?

西婭閉著眼睛,忍受著欲裂的頭痛感。

她想鎮長了,想福利院的院長了,想她那安逸又祥和的小鎮了……

可她當初胸有成竹鬥誌昂揚地離開小鎮,毅然而然地來到了雲城,如果現在又灰頭土臉一身狼狽地回去,隻會徒惹鎮長和院長還有那些關心著她愛著她的居民們心疼……

西婭一直都在回到鎮子裡和繼續留在雲城的這兩個選擇之中掙紮,她想不明白,她也不甘心。

在這一刻,她迷茫了,前路好像被濃霧籠罩,讓她一點兒都看不清。

眼角緩緩地滑下了一小顆晶瑩的淚珠,西婭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

到底該不該回去?

冇有答案。

就在這時,一道急促的電話鈴聲打破了她這一室的安靜和寂寥,手機螢幕上赫然顯示著“章宇”二字。

西婭頓時咬牙,滿是憤恨地接起電話,“章宇!你到底想要怎麼樣?!”

她連最基本的客套都不想去偽裝了,這個男人把她視作炮灰,一步一步地操控著她走到陷阱裡,事到如今,西婭也不想跟他繼續假惺惺地維持那一副笑臉了!

章宇聽得出來西婭的怒氣有多盛,但他隻是嗬嗬笑了兩聲,不緊不慢地道:“西婭,你先彆急嘛,聽我跟你好好說。”

西婭咬牙切齒,眼眶微紅,“你最好給我一個解釋!否則我就是丟了冷氏這份工作也要跟你拚命!反正我什麼都冇有了,光腳的不怕穿鞋的,看看是我這個實習生的位置值還是你的部長位置值!”

“嘖。”章宇感歎了一聲,“這不就對了嗎?這就是我想要的。你身上的這股韌勁兒不到最後關頭不顯現呀。你應該拿著這股勁兒對著冷元勳,而不是衝我吼,知道嗎?”

西婭氣得渾身發抖,“你到底什麼意思?”

“冇什麼意思。我之前不是跟你說過嗎?問你要不要站在我這邊,做我的人。現在我們是一條船上的螞蚱了,這是你的最後一次機會,你想清楚,到底要不要戰隊。對了,我得提醒你,妄想置身事外的人最後纔會死得更慘,就像你當初也選擇置身事外,結果呢?”

章宇說到這裡,得意地大笑起來。

他的笑聲尖銳刺耳,惹得西婭崩潰大喊:“我隻是一個什麼都冇有的實習生,你們為什麼要這樣對我!為什麼要逼我!為什麼要把我捲進來!”

為什麼!

西婭歇斯底裡著。

但章宇對她卻冇有絲毫的同情,隻是勾勾嘴角解答了她的“為什麼”。

“因為你長著一張酷似安謹的臉。”

西婭咬著下唇,恨的渾身都止不住在輕顫。

章宇知道他已經把西婭逼得差不多了,直接切入正題,“你現在選擇跟著我冇有什麼壞處,我保證會讓你得到一切想要的。”

“相反,你如果不跟著我,也彆妄想著離開冷氏就可以解決問題。你已經被很多人盯上了。你以為你來到冷氏隻是巧合嗎?你太天真了,單憑你這張臉,就有多少人想要掌握你你明白嗎?”

“上麵的人已經發話了,如果你還不從的話,這一次或許連你賴以生存的小鎮子,還有那些你敬愛孝順的鎮長院長,也都會一一受到牽連,我奉勸你想清楚。”

原本在說到前麵時,西婭的情緒還算可控,但當章宇一說起鎮子和鎮長院長的時候,西婭就徹底忍不住了,她捏著手機,咆哮怒罵:“混蛋!你們到底想乾什麼!有什麼衝我來不就好了嗎?!為什麼要牽扯無辜的人?!”

“無辜?”章宇重複著這個詞,冷笑了一聲,意味深長:“誰不無辜?進了這個局就冇有乾乾淨淨地離開的人。你認為的十惡不赦的大壞人曾經也都是像你這樣自以為‘無辜’的人。”

“有時間就好好思考一下下一步怎麼走才能保全自己,而不是在這裡悲春傷秋。不得不說,你比起那位安謹小姐,還是差遠了。”

章宇的一番話就像是一盆從天而降的冷水,當頭潑在了西婭的身上,讓她瞬間冷靜了下來。

聽到自己被拿來跟安謹對比,西婭的心涼了又涼,泛起陣陣酸楚之意,那不知名的複雜感情裡隱隱包含著不服,不甘,嫉妒,惱恨……

她閉了閉眼,認命般地握緊了手機,艱澀開口:“如果我選擇屈服,那我能得到什麼?我需要怎麼做?你們什麼時候纔會放我離開?”

這三個問題,是她所關心的最根本的問題。

章宇聞言,笑了起來,讚賞道:“很好,早這樣不就好了嗎?”

“你放心,我雖然卑鄙,但做事講原則,如果你乖乖聽話,我就不會傷害你鎮子上的人。你現在什麼都不需要做,隻需要保持之前的狀態到公司上班,剩下的到時候我會指示你。至於你能得到什麼……你以後就知道了,你能得到的或許遠超於你的想象,而等你冇有了利用價值之後,隨時都可以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