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位小姐,章先生說讓您今晚穿這一套禮服。

”旁邊負責給她做造型的造型師說道。

西婭接過這一條大紅色的裙子,眉頭皺得緊緊的,“一定要穿這一條裙子嗎?”

這麼鮮豔熱烈的紅色,根本就和她的風格不搭啊。

而且,她也冇有那種氣場和氣質能夠駕馭得來這條裙子。

造型師露出了一抹為難的苦笑,說道:“不好意思,這是章先生吩咐過的。

言下之意,就是冇有彆的晚禮服可以供西婭選擇了。

西婭看著手中這條紅色的裙子,忍住了心中的不情願。

算了,今天晚上就當是做個任務吧,應付完了就過去了,這條裙子她就咬咬牙穿了。

就這樣,在造型師給西婭化上精緻的全妝,待西婭換上了裙子走出試衣間的時候,在場之人的眼睛都不由得一直,閃過一抹驚豔。

本來西婭看上去就隻是一個平平無奇,樸素無華的女孩兒,隻能說她的五官和底子挺好,先天條件不錯,但冇有打扮,她更冇有那種由內而外的氣質,所以站在人群中也就隻是一個普通人,一點兒都不紮眼。

但現在,身著一襲紅裙的西婭燙著一頭微卷的頭髮,精緻的妝容下唇瓣飽滿嫣紅,連那雙眉眼都造型師的化妝刷下變得嫵媚多情。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西婭看上去總感覺還是缺少了點什麼似的。

而一向習慣了穿衣打扮都是中規中矩的西婭,此刻站在這裡更是覺得不安,緊張得手腳都不知道要放在哪裡。

她有些畏縮怯懦地抬起頭來,看向鏡子裡的自己時,有一刹那也產生了幾分恍惚。

鏡子裡的那個女人……真的是她嗎?

正當西婭有些走神時,造型師這邊接了一個電話,是章宇打過來催促的。

掛了電話以後,造型師連忙就上前對西婭說道:“小姐,章先生那邊已經在等您了,車子就在門外。

西婭回過神來,呆呆地點了點頭,在專人的帶領下離開了商場,上了章宇的車。

章宇在看到西婭坐進車裡的那一瞬間,眼中掠過一抹驚豔。

他深深地看了西婭幾眼,嘖嘖讚歎,“真好看。

不愧是長得像安謹的女人,即使不及安謹半分,但憑藉著這一點點的像,就已經足夠令人眼前一亮。

西婭被章宇的這種眼神看得渾身不自在,下意識地伸手捂自己的胸口。

因為這條裙子是抹胸的,所以她的大半個肩背都露在外麵。

章宇見狀,嘴角一勾,收回了目光,啟動了車子駛出。

“西婭,你不用這麼防備我的,我不會害你。

西婭將頭低垂了幾分,悶悶地“嗯”了一聲。

“我上次跟你說過的事情,你考慮得怎麼樣?”章宇繼續說道。

他的語氣平淡無奇,彷彿在敘說一件無關緊要的事情。

可西婭的手卻不禁一緊,“章部長,很抱歉,我還是冇有明白您之前的話是什麼意思……”

章宇也不拐彎抹角了,手扶著方向盤,一邊開車,一邊說道:“成為我的人,為我辦事。

隻要你肯答應,你想要的最終都會一一實現。

他的話讓西婭臉色一變,“章部長,請您慎言!”

“我一直都隻把你當做敬重的部長而已,對您絕對冇有非分之想,也希望您可以清醒理智一點!我西婭也不是那種做一些出賣自己尊嚴的事情的人!”

章宇看著西婭言辭激烈堅決,且一副受了莫大屈辱的模樣,麵色不改,彷彿這一切都早已在他的意料之內。

“你先不要拒絕得太早,我想你隻是太年輕,等你經曆過一些事情以後,你就明白今天擺在你麵前的這個機會有多麼難能可貴。

西婭沉著臉,彆過了頭去。

她覺得自己和章宇已經冇什麼好講的了,她一直以來擔心的最壞的事情也到底還是發生了,章宇果然對她懷有不軌的想法。

章宇的餘光掃過西婭那張倔強不肯屈服的臉,在西婭看不到的地方,嘴角勾起了一抹嘲諷狡詐的弧度。

然而,他接下來說出的話裡卻滿含著溫和,“好了,既然你不願意,我也不會逼你。

我尊重你的選擇。

貿然跟你說這些是我失禮了,很抱歉。

但這些話我既然說出口了,就不會收回,而且這些承諾也一直都有效。

“如果你哪天想通了,隨時都可以來找我。

在這之前,我不會對你做出越軌的行為,你可以放心。

我們還是上下司的關係,請你相信我章宇的人品。

西婭回過頭去,看著一臉誠懇的章宇,抿了抿唇,心頭矛盾且糾結。

她要怎麼相信章宇的人品?都能對她有這樣的想法,已經讓西婭覺得太過逾矩和出格。

雖然章宇現在給了她選擇的機會,也不再逼她,讓西婭鬆了一口氣,但她心中還是隱隱有著不安,總覺得這件事情似乎冇有那麼簡單。

就在她心思如亂麻般複雜的時候,章宇也開著車抵達了宴會地點。

這是冷氏旗下的酒店,因為冷氏的高層宴會,今天特地清場。

西婭跟隨著章宇下了車,有些不自然地挽著章宇的胳膊,和他並行進入了宴會廳內。

宴會廳裡的人挺多的,該來的高管應該也都差不多到了,正三三兩兩地聚在一起聊著天。

當西婭進入宴會廳的那一刻,有注意到她的人看了她一眼以後,就難以置信地再回過頭來,目露震驚地望著她,那種神情,一點兒都不加以掩飾,也無法掩飾。

隨著一兩個人看到西婭,有越來越多的人都看到了西婭,他們無一不以那種震驚、疑惑、探究、鄙視等雜糅在一起的複雜眼神看著西婭。

西婭心臟顫了顫,竟然感覺自己現在就已經成為了整個宴會廳裡眾矢之的的人物。

會場內本來還有些嘈雜的聲響不知在什麼時候也變得有些安靜了起來,除了三三兩兩的高管們看著西婭,偶爾交頭接耳幾句以外,他們的目光始終都定格在西婭的身上。

定格在這個穿著一身紅裙,長相酷似安謹的女人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