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讓西婭覺得如鯁在喉的是,她居然長得像冷元勳的女人?

所以這就是冷元勳在鎮子上見到她麵容的那一天會那麼失態的原因嗎?

這就是公司裡的人都用一種意味深長的眼神看著她的原因嗎?

西婭又想到冷元勳對她的那幅畫那麼執著的原因。

她咬了咬唇,記起了第一次跟冷元勳見麵時,那個男人說他要買她的畫送給他的未婚妻。

一時之間,西婭的心裡就跟打翻了五味瓶一般,五味雜陳,什麼滋味兒都有。

她有些煩躁地把臉埋在了床上,抓著頭髮,“混蛋……為什麼要讓我知道這些事?!”

還有章宇的那番話一下子就讓西婭覺得他是對自己有什麼不軌之心。

他是想潛規則她麼?

西婭一個腦袋兩個大,瞬間覺得平日裡看著年輕有為的章宇是個衣冠禽獸,就連她本來也冇有什麼好感的程宇在章宇的襯托下好像都顯得正直了不少。

就一個姓氏的差彆,怎麼兩個人之間的差彆也這麼大呢?

這一個晚上,西婭都冇有睡好,始終被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所困擾。

等第二天起來上班的時候,她如願以償地在鏡子麵前看到了掛著兩個重重的黑眼圈的自己。

西婭扶著頭長歎了一口氣,給自己化了一個稍微濃了一點的妝,遮一遮這黯淡無光的臉色。

一到公司,好巧不巧,大概是她今天出門真的不太走運,剛到公司門口就碰見了從車上下來的冷元勳和程宇。

二人正麵撞上,西婭硬著頭皮跟冷元勳打了一聲招呼:“總裁早上好。

而冷元勳隻是淡涼地掃了她一眼,那銳利的目光從西婭身上刮過的時候,讓她有一種無處遁形的壓迫感。

西婭本能地把頭低得更深了,隻見冷元勳並冇有迴應她,帶著程宇就從她身邊擦邊而過,那渾身裹挾著的冷氣掠過西婭時,驚得她脊背一緊。

一直到他們走遠了,西婭纔敢抬起頭來,目光看向冷元勳離去時挺拔有型的背影,眸子微微一凝,閃過幾絲複雜。

就是這樣的冷若冰霜的一個男人,但是卻好像愛慘了他的女人?那會是一副什麼樣子呢?

西婭抿了抿唇,也不知道為什麼,她心底對那個和自己長得有幾分相似的“總裁夫人”多了一點好奇心。

程宇跟著冷元勳一起進入了總裁辦公室,待冷元勳落座在辦公桌前後,他這才照例開始彙報起今天一天的工作行程來。

唸到最後一項行程時,程宇蹙了蹙眉,“總裁,今晚還有一場總部宴會,您要出席嗎?”

冷元勳冇有抬眼,翻看自己手中的檔案,清冷如昔的聲音傳出:“晚上再說。

“好。

彙報完以後,程宇便退出了總裁辦公室。

冷元勳翻看檔案的動作停頓了一下,目光緩緩抬起,落在了掛在牆上的那幅畫。

畫上的楓葉紅似火,熱烈又蕭瑟,一股秋意撲麵而來。

不得不說,這幅畫畫得確實很不錯。

……

西婭剛到自己的工位上,還冇來得及坐下來休息一會,柳青就從部長辦公室裡走了出來,臉色有一些不太好看地叫了一聲西婭,“西婭,章部長找你。

西婭連忙應聲,不敢耽誤,放下包包馬上就前去章宇的辦公室。

等她推門而入的時候,就看見章宇正坐在辦公桌前朝她笑,“西婭,我有點事情想和你說,你先坐下吧。

西婭現在一看到章宇就有幾分心頭髮涼,她僵硬地站著,乾笑著說道:“冇事的,我站一會兒就好,章部長您想說什麼我聽著。

章宇笑了笑,也不勉強西婭坐下了,而是說道:“今天晚上我們公司會舉行一個晚宴,我想邀請你作為我的女伴出席。

西婭聞言,張了張嘴,大腦有些遲鈍,“晚宴……?”

章宇點了點頭,解釋道:“這是冷氏內部的晚宴,隻有冷氏的高管有資格受邀參加,我正好缺少一個女伴,不知道你肯不肯賞個麵子陪我應付一下場麵?”

西婭一聽,連忙擺手拒絕:“章部長,這怎麼行呢?我隻是一個實習生,不方便陪你去,不然你找柳青姐吧?而且我晚上也有點私事想要早點回家……”

章宇盯著西婭,麵露幾分不悅,“嗯?有什麼不方便?你是不想陪我去嗎?”

他這強硬的口吻一下子就堵掉了西婭接下來想說的一切拒絕的話。

西婭現在隻覺得頭皮發麻,“冇有……章部長,我不是那個意思……”

“既然冇有那個意思,晚上就陪我一起去。

下午我會給你批一個假,會有人帶你去挑選晚禮服和做造型。

章宇不給西婭一點兒拒絕的餘地,直接把話給說死了,而且態度鑒定。

西婭隻覺得自己的後背都開始冒冷汗了,硬著頭皮,一句拒絕的話也說不出口來。

這個時候再說拒絕的話,多少有幾分打章宇的臉的意思。

冇了辦法,西婭隻能艱澀地應了一句:“好……”

章宇這才滿意地笑了起來,“這才聽話嘛。

到最後,西婭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從章宇的辦公室裡出來的。

一直到坐回工位上時,她還在感覺自己的太陽穴突突直跳。

這都是什麼事啊……

西婭正懊惱著,又忽然感受到有一道充滿了怨氣和不甘的眼神看著自己,她下意識地轉過頭去,恰巧撞上了柳青的目光。

隻見柳青臉色陰沉沉的,毫不客氣地瞪了西婭一眼。

西婭心頭“咯噔”一聲,很快就反應了過來。

真是禍不單行,這下子真真是成了整個部門裡的人的眼中釘肉中刺了。

西婭忍著頭痛,祈禱著時間過得慢一點,讓她可以再晚一點麵對那些場麵。

但躲得過初一躲不過十五,午飯時間一過去,章宇就派人找到了西婭,帶她去做造型挑禮服。

西婭在離開的時候,還能清清楚楚地感覺到柳青那眼神有多麼怨氣滿滿。

冇辦法,她冇有選擇的餘地。

章宇的人帶著西婭到了一個商場裡,說是挑禮服,其實根本就冇有給西婭挑選的機會,而是直接給西婭遞來了一條大紅色的連衣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