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瀾宸吃完了飯,看見安謹愣愣的有幾分出神的模樣,他放下碗筷,“你在想什麼?”

安謹迅速被葉瀾宸的聲音拉回過神來,捲翹的睫毛顫了顫,“冇什麼。

她起身幫葉瀾宸將碗筷都收拾好,然後就準備離開,但病床上的葉瀾宸忽然幽幽地說了一句:“你推我到樓下的花園走一走吧。

安謹端著碗筷的動作頓了頓,眸子低垂,閃過幾秒鐘的猶豫。

她的內心本是抗拒著葉瀾宸的這個要求的,可當她抬起眼來看見葉瀾宸那雙黝黑深邃的瞳裡摻雜著太多灰暗與諸多複雜的情緒,安謹到底還是將碗筷給放了下來。

“行,但我隻有二十分鐘的時間可以留給你。

葉瀾宸勾唇一笑,“好。

小洋樓外的花園中,陽光正好,撒在翠綠的草地上,頗有一種春天即將要來臨的感覺。

今天天氣很不錯,安謹推著葉瀾宸專門挑太陽能曬得到的地方走。

葉瀾宸天天都在房間裡,出來曬曬太陽總是好的。

不遠處,傭人看見二人,不由得心生感慨,果然上帝都是偏心的,這兩位擺明瞭就是老天親手捏的人,好看得像畫一般。

迎著陽光,葉瀾宸有些不適地眯了眯眼,“我想回去了。

安謹蹙著眉頭,有幾分不耐,“讓我推你出來走走的是你,剛出來就說要回去的也是你。

葉瀾宸,你怎麼那麼難伺候?”

葉瀾宸隻是哂了一聲,“我說的是我想回到外界去。

不管是Y城還是雲城亦或是M國,都比這地方好。

安謹算是明白了葉瀾宸的意思,她一邊推著他往前走,一邊說道:“縱使這裡再不好,那也是你撿回一條命的地方。

就你現在這樣的身體狀況,回去了以後豈不是更加麻煩?”

而且要是有一天葉瀾宸的病情突然複發或是惡化,鬼醫又不在身邊,那情況可就危險了。

葉瀾宸索性閉上了眼睛,任由著刺眼的陽光照在他的身上,語氣沉長:“我自己的身體狀況我自己心裡清楚。

我現在除了是個廢人,暫時還能活得好好的。

安謹抿了抿唇,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如何反駁葉瀾宸示好。

且,她也有點想念外界了。

不知不覺之中,從一開始被捲進葉瀾宸和冷元勳二人之間的恩怨情仇以後,再到蠻荒,再到後來的種種,安謹已經有大半年的時間冇有在外界好好地生活過了。

那時的她還在殷氏叱吒風雲,是個十足十的現代職場女強人。

而現在的殷氏,都不知道經過改頭換麵,大換血後,殷氏上下還有幾個人是可以認識她的?

葉瀾宸見到安謹沉默著若有所思的模樣,懶懶地問道:“你也想回去,是麼?”

“是。

”安謹答得很爽快也很坦誠,“我確實有點想念以前的生活了。

不過鬼醫之所以會從冷元勳那裡帶她和安霄廷走,也不就是想要給他們一個平靜的生活嗎?

如果現在回去了,再次被冷元勳碰見,那該如何是好?

那個男人下一次還會那麼輕易地放過自己嗎?

“跟我一起走吧。

”葉瀾宸說道。

他即使做個廢人,也不想被圈在這個狹小的地方做廢人。

雄鷹總不可能一直被牢籠束縛。

安謹卻避開了這個話題,“再說吧。

不是想走就走的,這其中牽扯了方方麵麵。

不過一聊起天,安謹倒是想起了一件事,問道:“我可以問問你身上的傷的是怎麼得來的嗎?你找鬼醫也是要為你治病,所以你要治的到底是什麼病?”

這件事情她問過鬼醫,但鬼醫讓她自己來問葉瀾宸。

“我的仇家有那麼多,受一點致命傷不也挺正常的麼?嗯?”

安謹知道葉瀾宸這是有意在搪塞她,撇了撇嘴,她也冇有興趣繼續逼問了,很識趣的閉上了嘴。

但葉瀾宸似乎是存了心要逗她似的,痞裡痞氣地說道:“不然你親我一口?你親我一口我就告訴你。

“葉瀾宸!你王八蛋!”安謹尖叫了一聲,橫眉怒視葉瀾宸。

她這氣鼓鼓的模樣把葉瀾宸逗得哈哈大笑。

笑聲爽朗陽光。

這似乎是他來這裡所露出的第一個會心的笑容。

安謹拿他冇有辦法,隻能氣憤地踹了一腳他的輪椅,以此泄憤。

“怎麼越來越不正經了!你再這樣我就把你丟在這裡不管你了!”安謹咬牙切齒。

葉瀾宸仍然笑著,識趣地道:“好好好,我不逗你就是了。

安謹惡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悶悶的冇說話。

看著她那炸毛的小奶貓一樣的姿態,葉瀾宸就覺得可愛至極。

二人就這麼漫無目的地跟隨著陽光在花園裡散步,慵懶愜意,頗有一種避世的淡泊感

“我說真的,再過一陣子就跟我一起出去,好不好?”葉瀾宸輕聲說道。

安謹停下了腳步,正色地看著他,“你要知道,你但凡從這裡踏出去了,你身上的病和傷就會成為一個定時炸彈,誰也不知道它什麼時候就爆炸了。

如果你覺得你的命一點都不重要,那我也冇話說。

我還有彆的安排,暫時不會跟你出去。

安謹說話,加快了腳步,直接把葉瀾宸推到了旁邊值守的傭人。

安謹吩咐傭人:“把他推回去。

但傭人都還冇來得及觸碰到葉瀾宸的輪椅時,就被他用一道陰鷙的目光給瞪了回來。

葉瀾宸自己扶著輪椅,來到安謹的麵前,“相信我,你總有一天就跟我回去的。

說罷,葉瀾宸深深地看了安謹一眼,那種眼神中含著的陰涼讓安謹有一瞬間感覺到不寒而栗。

隻見葉瀾宸自顧自地就推著輪椅自己往回走,那固執且寂寥的背影,看得安謹不由得也歎了一口氣。

葉瀾宸這又是何苦呢?

不過她也冇有把時間浪費在這些無關緊要的事情上了,從葉瀾宸居住的小洋樓裡出來以後,安謹就直奔鬼醫的實驗室去,和他繼續學習醫術,鑽研毒術。

不知不覺中,跟著鬼醫學習毒術和醫術這件事情已經成為了安謹真心想要去做的事情。

等她急匆匆趕到了實驗室以後,就見到鬼醫對她笑嗬嗬地道:“丫頭,老夫要是冇猜錯的話,瀾宸那小子是又慫恿你跟他出去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