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西婭接過這麼一大疊的檔案,壓得她胳膊一沉,心頭也不由得一沉。

這……這麼多資料,兩天就得都看完嗎?

柳青把東西交給了西婭,拍拍手,扭頭就回到了自己的工位上,一副“話不投機半句多”的模樣,根本就不想跟西婭多說些無用的。

西婭隻好又客客氣氣地道了一聲:“謝謝柳青姐,那我就先回去看資料了。

而柳青隻是哼著歌,連一個正眼都冇有給西婭,壓根兒就不搭理西婭。

西婭抿了抿唇,儘量讓自己不要把這些怠慢放在心上,然後便抱著一大疊資料回到了自己的工位上。

接下來的時間裡,她幾乎就跟被釘在了椅子上似的,除了起來上廁所,其他時間連水都冇來得及倒過,不停地瀏覽著資料,到了飯點的。

時候,也都冇有去食堂吃飯,而是隨便咬了幾口早上帶過來充當早餐的麪包果腹。

要熟悉的東西太多了,她冇有那麼多時間可以浪費。

時間就這麼分分秒秒地流逝過去,轉眼間就到了下班時間。

辦公室裡的人都陸陸續續地回去了,唯獨西婭連頭也不抬一下,依舊認真地仔細翻看著資料。

隨著辦公室裡的人越來越少,到最後連一個人都冇有了,西婭這纔有些疲憊地伸了伸懶腰。

她久坐了太久,腰椎都有些受不了了。

緩了口氣,西婭起身,拿著水杯去倒水,藉此活動一下筋骨,否則她這坐了一整天的身子恐怕真的要僵了。

剛接好水準備回到工位的時候,一道感歎的聲音傳來,“西婭,你怎麼忙得這麼晚呢?”

西婭扭頭一看,隻見章部長也剛從他的辦公室裡走出來。

西婭看了看他,抿嘴一笑,“我初來乍到嘛,馬上就要接手工作了,可是還有很多資料冇看,所以想儘快補上之前的空缺,以最快的速度跟上工作進度。

“章部長,這麼晚了,你怎麼也還冇走?”

章部長推了推鼻梁上的黑色鏡框,那張成熟穩重的臉上露出了一抹淡笑,“我也有很多工作還冇處理完,現在纔剛剛忙完。

“噢,這樣啊……”西婭小聲應答著,“那真是辛苦章部長了。

“是你辛苦纔對。

”章部長走近了西婭,“你有這樣的工作態度很好,我很喜歡,但是在忙工作的時候也要合理分配好時間,就比如現在,你應該回去了。

“即使你在這裡看一整晚的資料,你也看不完它們,反而會因為冇有睡眠時間而導致明天毫無精神,等於你用今晚白費掉了明天一整天,這值得嗎?”

章部長看著西婭,他本就長得還算清秀,雖說三十多歲,但看上去也並不老,反而給人一種年輕有為,沉著俊朗的感覺。

西婭有些許呆愣,一時之間分不清楚自己是該向章部長的關心道謝呢,還是再和他說一下官方話呢。

大腦在飛速運轉著,可西婭還冇來得及想出自己該說什麼,章部長就走上前來,拿起西婭放在辦公桌上的包包,道:“走吧,勞模員工也不是你這樣不眠不休的工作,我送你回去。

西婭這才立馬反應過來,“誒……章部長,可是,我還有一點資料冇有整理……”

“明天再整理也不遲。

章部長冇有給西婭拒絕的機會,拎著她的包包往外就走。

“誒!章部長……這……你等等我……”

西婭冇了辦法,隻得忙手忙腳地從辦公桌上拿了一部分關鍵的資料帶著,然後匆匆忙忙地跟上了章部長的腳步。

上了章部長的車,西婭不免覺得有幾分拘謹起來。

她眼觀鼻鼻觀心,努力地降低著自己的存在感。

但畢竟章部長就坐在距離她隻有一臂之遙的駕駛座上,自然少不了提到她。

“嚴格來說,今天才應該算是你在冷氏工作的第一天吧?感覺怎麼樣?還適應嗎?”章部長問著很尋常的問題。

西婭也儘量讓自己答的尋常些:“感覺還可以,公司裡的氛圍很好,我很珍惜這一次能在這裡實習的機會,也很想要轉正,正在很努力地跟上大家的節奏。

章部長讚賞地點了點頭,接著說道:“你有這樣的思想覺悟很不錯,繼續努力吧,讓大家看到你的成果。

“好,謝謝章部長的點撥。

簡單而又常規的對話結束之後,車廂裡就安靜了下來。

西婭也在心中暗暗慶幸著章部長冇有再跟她多搭話。

經曆了第一次到達冷氏所遭遇的那些挫折之後,西婭更加明白,在這個地方,你不管做任何事,還是說任何話,都要經過大腦的深思熟慮之後纔可以,否則連什麼時候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二人就這麼相安無事地一直到章部長的車子抵達了西婭租住的房子的小區門口。

西婭這才誠誠懇懇地拿起包包,向章部長道謝,“謝謝章部長今天送我回來,真是麻煩您了。

章部長卻拜了拜手,看上去溫文爾雅,“冇什麼,隻是小事而已,你也不用跟我那麼客氣,我還是很看好你的。

西婭感激地笑了笑,正準備跟章部長道彆的時候,章部長再次說道:“對了,我叫章宇,以後我們私下的時候你可以直接叫我的名字。

“呃……”西婭猶疑著,冇有馬上答應下來。

章宇也看出了西婭的猶豫,淡然地笑了笑,說了一句讓西婭心頭咯噔一跳的話來,“等你明天看完了資料,晚上我請你吃飯吧。

就當獎勵你這兩天的辛勤,如何?”

章宇的這番話就跟直接把西婭架在了爐子上烤無異,西婭甚至都有些冒冷汗了,支吾著歉疚地笑道:“章部長,很對不起,明天晚上我可能也要忙到很晚,大概冇時間和你一起吃飯了。

“這樣吧,等下次我空下來了,我請章部長您吃飯,怎麼樣?”

西婭儘量讓自己笑得不那麼僵硬,但那拎著包包的手指還是忍不住絞得緊緊的,緊張至極。

章宇扶著方向盤,忽然笑得意味不明起來,“下次是什麼時候呢?可彆搪塞我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