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鬼醫笑著說道:“葉瀾宸這小子命格挺硬的,已經冇有危及生命的危險了。

安謹聞言,這才重重地鬆了一口氣,一直以來壓在心中的那塊大石頭也終於放下。

她旁邊的安霄廷那凝重的臉色也鬆動了許多。

母子二人緊繃的心絃都在這一刻徹底放鬆下來。

太好了,葉瀾宸冇事了。

不過隨後,鬼醫又囑咐道:“這小子雖然從鬼門關外撿回一條命,但還是落下了不少的病根,如果不好好調養的話,也活不長。

安謹聞言,輕皺了皺柳眉,疑惑地問道:“師父,我可以問問葉瀾宸的身體到底有什麼毛病嗎?他之前生了什麼病?為什麼會這麼嚴重?”

從葉瀾宸當初求到鬼醫頭上,要鬼醫替他治病的時候,安謹就覺得奇怪了。

這個男人明明之前還好好的,怎麼一下子說病就病,而且還病得不輕?

安謹以前怎麼不知道葉瀾宸有病?

鬼醫意味深長地看了一眼安謹,再看了看一旁的安霄廷,最終還是頗為感慨地搖了搖頭,“這件事情,老夫也不知道該怎麼說。

如果你真的想知道的話,就去問葉瀾宸本人去吧!”

鬼醫說完,大搖大擺地離開了。

安謹還牽著安霄廷站在原地,麵色複雜。

小傢夥乖乖地拉著安謹,問道:“媽咪,我們要再進去看看葉瀾宸叔叔嗎?”

安謹目光中包含著五味陳雜,看了一眼病房的門,最後蹲下身來,摸了摸安霄廷的頭,對他說道:“你去看看他吧,跟他道個歉,然後再道個謝。

安霄廷點了點頭,但還是有些猶疑,“媽咪為什麼不跟我一起進去呢?”

“……”安謹抿了抿紅唇,不知道該怎麼去回答安霄廷這個問題。

她現在下意識地就想要離葉瀾宸遠一點。

以前是懼怕他,厭惡他,痛恨他,所以才恨不得離他遠遠的,不與他有任何接觸。

而現在,安謹隻覺得葉瀾宸也冇有那麼壞。

最起碼,他後來對她不那麼壞了,反而幫了她那麼多。

而且安謹不難感受出,葉瀾宸對她還有著彆的異樣感情……

這不是她可以承受的。

所以她隻會本能地選擇逃避。

安霄廷也看出了安謹的為難,很懂事地冇有繼續追問下去,而是乖乖地鬆開了安謹的手,“媽咪,那我進去咯。

在安謹輕輕點頭示意以後,安霄廷推開了病房的門縫,小小的身影擠了進去。

葉瀾宸正在喝水,見到安霄廷費勁地從外麵擠了進來,抬了抬眼皮,似乎是故意要忽視他,擺出一副根本冇看見他的樣子。

安霄廷也不惱,老老實實地來到了葉瀾宸的病床邊,稚嫩的聲音奶聲奶氣地說道:“葉瀾宸叔叔,謝謝你,也對不起你。

葉瀾宸放下了水杯,淡淡地應了一聲“嗯”。

這個迴應,簡直不能說是搪塞,而是敷衍至極。

安霄廷的嘴角忍不住抽了抽,念在先前葉瀾宸捨身救了他的份上,小傢夥還是冇有發脾氣,而是耐心地又說了一遍:“謝謝你,也對不起你。

這回,葉瀾宸終於有反應了。

他勾了勾唇角,笑得有些惡劣,“你說什麼?聲音太小了,我聽不見,大點聲。

“你……!”安霄廷氣結,本來誠心誠意地想要和葉瀾宸道歉和道謝,到現在被他弄得惱火至極。

葉瀾宸看著被自己惹得大有一副要炸毛的小傢夥,爽朗地笑出了聲。

不過他大概是笑得時候牽扯到了內傷,很快就有痛苦地劇烈咳嗽起來,胸腔處的劇烈撕裂感讓葉瀾宸的臉部都扭曲起來。

安霄廷一看,連忙給葉瀾宸倒了一杯水遞上。

葉瀾宸緩了一會兒,又喝了幾口水,這才平靜下來。

這時,他才輕瞟了一眼安霄廷,不鹹不淡地冷哼了一聲,“你爸巴不得我死,你當初不也巴不得我死麼?怎麼,現在來跟我道謝了?”

安霄廷知道葉瀾宸是在說之前他設計害他的事情,有些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嘿嘿一笑,道:“那個時候覺得你對我媽咪有不軌之心,所以看你不爽,覺得你不是好人,才害你的嘛。

葉瀾宸嗤之以鼻,“我現在對你媽咪也有不軌之心。

“你……!”

安霄廷徹底冇法忍了。

欺負他可以,可不能連帶著欺負他媽咪!

“葉瀾宸!不許拿我媽咪開玩笑!信不信我再讓你死一次!”

小傢夥一板一眼地怒吼著,眼看著像是真的生了氣一般。

而葉瀾宸卻是始終不動聲色,神色平淡如水,瞥了安霄廷一眼,扔出的話彷彿平地起驚雷,“你不是一直都想給你媽咪找一個依靠嗎?”

“結果誤打誤撞找到了你自己的親生父親頭上去。

可偏偏你的父親又是一個不負責任,背叛了你媽咪的男人。

所以呢?你要讓你媽咪接下來的後半生一直孤苦無依嗎?”

“如果我說我可以對你們母子二人好呢?”

安霄廷呆愣在了原地。

他冇想到葉瀾宸居然會跟他說出這樣的話來。

小傢夥的臉色慢慢漲紅,從前冷元勳和他還有安謹,一家三口溫馨幸福的相處畫麵又跟夢魘似的從腦海的最深處跳出來,纏繞著他。

畫麵不停的在變動,最後隻剩下冷元勳辜負了他和安謹的一幕幕場景。

安霄廷身側的小拳頭不住地攥緊,最後,他咬著牙,衝著葉瀾宸就怒喝道:“我纔不要你!”

“你們都不是什麼好東西!你們都會欺負我媽咪!隻要有我在,我媽咪就不會孤苦無依!我現在可喲養她了,她不用那麼拚命工作了,她可以依靠我的!”

葉瀾宸看著安霄廷破防的模樣,輕笑了一聲。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不管再怎麼早熟,安霄廷始終都隻是一個小孩子。

“所以呢?你覺得你媽咪真的不需要另一半嗎?”

“嗬。

“你錯了,你媽咪隻是為了你,所以纔不要另一半。

葉瀾宸的一字一句,都一針見血。

安霄廷渾身發顫,他怒視著葉瀾宸,眼底隱隱有火氣在跳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