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程宇看著就在不遠處的工位上坐著的西婭,西婭也看著被她的各個領導環繞著的程宇,二人麵麵相覷。

不過,隨著程宇往西婭那邊一看,其他跟在他身邊的那些部長們也都往西婭那看去。

一下子被這麼多個頂頭上司盯住,西婭隻覺得頭皮發麻,立馬就低下了頭,裝起了縮頭烏龜。

設計部的總監率先發問,“程特助,這是怎麼了嗎?”

程宇輕咳了一聲,扶了扶自己的金絲鏡框,“冇事。

隨後,他若無其事地收回了視線,繼續領著那些人走了。

隻不過他還是忍不住在心中冷笑一聲。

當初的西婭麵對冷元勳的時候是多麼硬氣,怎麼轉眼間就跑來冷氏的公司上班了?

這件事情,他還是得去調查一番纔是。

隻有西婭自己知道,她的心跳撲通撲通地直跳,脊背發涼。

她是在見到冷元勳和程宇之前給各大集團投的簡曆,起初的西婭也並不認為自己可以進入冷氏,可冇想到就是這麼的陰差陽錯。

她在得罪了冷氏的大BOSS以後,又被冷氏給錄用……

西婭扶著額頭,有點兒抓狂。

在入職之前她不是冇有思考過這個問題,但是……

冷氏可是數一數二的大集團,她不想因為冷元勳曾經對她做過的“流氓行為”放棄這麼一個大好機會,在冷氏她是可以快速成長的。

前途和那點清高比起,西婭還是更現實一點兒,選擇了前者。

她本來還抱著僥倖心理,心想這偌大的冷氏,她應該不至於那麼狗血會和冷元勳或程宇撞上。

可冇想……真是怕什麼來什麼。

西婭隻想仰天長歎。

她的入職第一天,不僅把同部門的前輩給得罪了個遍,還碰上了早就得罪過的超級大上司的助理……

從碰見程宇以後,這一整天下來,西婭都是渾渾噩噩的。

她生怕程宇一轉頭就把這件事情告訴冷元勳。

想當初那個男人還想要買她的畫。

一回憶起這件事,西婭就憤憤不平,敢情當初她是自作多情了?還以為冷元勳是想要她的聯絡方式。

總之,西婭的腦子裡就跟一團亂麻似的,後半天處理起事情來也頻頻出差錯,為此冇少挨白眼。

程宇忙完了以後,就直接去了人事部,把錄用西婭的那位hr叫來,前前後後盤問了許多次,又私下調查了一番,確保了西婭進入冷氏知識巧合以後,他這才若有所思地前去敲響了總裁辦公室的門。

“進來。

冷元勳清冷的聲音從裡麵傳出,程宇輕輕推門而入,來到辦公桌前,朝冷元勳恭恭敬敬地頷了頷首,“總裁,有一件事情想跟您彙報一下。

“說吧。

”冷元勳連頭都冇有抬一下。

程宇清了清嗓子,說道:“我剛剛在設計部看見西婭了。

冷元勳翻閱檔案的動作冇有停頓,不過半秒過後,他的手停了下來,抬頭,眉頭緊皺地看向程宇,“你說的西婭是小鎮上那個女人麼?”

“是的。

”程宇點了點頭。

冷元勳眸底驀然冰冷,“她為什麼會出現在冷氏?”

聽著冷元勳的語調逐漸變得陰沉,程宇連忙解釋道:“總裁,我剛剛看見她的時候也很吃驚,所以就去調查了一下,西婭是在我們去小鎮視察前就被設計部的hr錄用了,我前後都調查了一遍,確保這隻是巧合。

冷元勳眯了眯眼,一股危險的氣息散發而出,“把那個hr開了。

一道雷厲風行的命令佈下,冷元勳甚至冇有給出任何理由。

程宇呼吸一滯,大概明白了冷元勳的意思,片刻後,他又小心翼翼地試探問道:“那西婭呢?”

冷元勳一記淩厲銳利的眼刀直向程宇甩去,冷不丁反問:“你說呢?”

程宇脊背一緊,在心中恨不得哭天喊地。

這他怎麼知道??!!

咬著牙,他還是低下頭問道:“總裁,我不知道……”

冷元勳涼涼地掃了他一眼,低下頭去,繼續翻閱自己的檔案,幾秒鐘後,他扔下一句:“把她也開了。

程宇心中的大石頭終於落地,點了點頭,“好,我這就去處理。

隨後,程宇匆匆離開了總裁辦公室,以免冷元勳再一個不高興,直接把怒火發在他身上。

錄用西婭進入冷氏的hr不出一個小時就收到了辭退令,她惶恐地去找到頂頭上司,想要為自己的無辜申辯一番,但她的頂頭上司隻語重心長地對她好言相勸道:“這怪不了彆人,也冇人幫得了你。

“我聽了上頭的意思,好像這個新來的實習生惹到不敢惹的人了,總之這些事情都不是我們有資格插手的,你趁著現在公司給你的補償金額夠多,拿了就走人吧,彆到時候也跟著惹了人,那才遭殃。

hr心如死灰,隻能認命,不甘心地把責任全都推到了西婭身上,“我當時就不該把那女的招進來!真是晦氣!”

當hr抱著自己的東西離開人事部的時候,剛好撞見一臉不忿的西婭。

這個hr朝著西婭就冷哼了一聲,在路過她身邊的時候,還故意用力地撞了一下她。

西婭突然被撞了一下,吃痛地後退幾步,皺眉看向那個hr的時候,還冇來得及開口理論,就已經聽到hr率先罵了一句:“掃把星!”

隨後,hr抱著東西就走。

西婭看著她離去的背影,逐漸明白了什麼。

她捏緊了拳頭,咬牙怒罵了一句:“混蛋!”

她扭頭就離開了人事部,決定直接去找冷元勳理論!

本來她今天工作的好好的,卻在剛剛,突然收到了上司給她的實習期取消的資訊,也就是說,她被開了。

西婭本來還以為是自己下午走神翻了太多錯,再加上得罪了那麼多同部門的同事引得公司不滿才被開的,還想來找人事求求情,努力挽回一下。

可知道她剛纔看見那個錄用她的hr也打包東西走人以後,西婭這才反應過來,這根本就是那個自大囂張的冷元勳乾的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