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還不等鬼醫開口罵回去,安霄廷最早一個反駁道:“我跟他纔不是父子!我冇這麼醜的爸爸!”

葉瀾宸嘴角抽了抽,臉色有些黑。

怎麼,冷元勳就長得比他好看了?

鬼醫也白了一眼那個店主,“我也冇這麼醜的兒子。

葉瀾宸:“……”

店主尷尬地笑了笑,還有些同情地看了一眼葉瀾宸。

葉瀾宸額角劃下一道黑線,沉著一張臉,“鬨完了冇有?鬨完了趕緊回去。

三人很快就從鎮子上趕回小院,一路上,山路陡峭,難走得很。

安霄廷走累了,鬼醫就蹲下來,把他背在了背上,一老一小一邊走,一邊嬉鬨著。

葉瀾宸則是兩手都提著滿滿的東西,望著他們二人有說有笑的模樣,心頭不禁一澀。

談不上來那是一種什麼滋味兒,五味雜陳的,總之並不是太好受。

走到半路的時候,安霄廷忽然紅著臉,趴在鬼醫的耳邊,小小聲地道:“爺爺,我想噓噓……”

剛剛在鎮子上的時候他纏著鬼醫給他買了一瓶珍珠奶茶,現在喝多了,想上廁所了。

瞧著小傢夥那不好意思的靦腆樣,鬼醫笑了笑,把他放了下來,指著路邊的灌木叢就道:“那你到那邊去噓噓,腳下注意著點,可彆摔了。

安霄廷小雞啄米似的點著頭,小跑著躲在了灌木叢後噓噓。

而葉瀾宸則是放下了手中的東西,慢悠悠地從口袋裡摸出煙來,點了一根。

煙霧繚繞間,傳來鬼醫的破口大罵聲:“你個短命的小子,還抽菸!不怕死得更快啊?!”

葉瀾宸慵懶地吐了一口濃白的煙霧出來,眯著眼睛,笑了聲,說道:“人早晚有一死,不如及時行樂。

鬼醫瞪了他一眼,嘴裡罵罵咧咧的。

這個時候,安霄廷也方便完了。

小傢夥屁顛屁顛地走出灌木叢,因為不想讓大家久等,所以小步子邁得飛快,可他卻全然都冇有注意到,腳下有一個大洞。

隻是滑了一下,他就一腳踏空,直接摔進了大洞裡。

“啊……”

安霄廷的叫聲頓時讓鬼醫緊張起來,一見安霄廷跌進了洞裡,鬼醫立馬就跑上前去。

隻見安霄廷掉進的那個大洞,足有二米多深,他掉下去,那麼一摔,直接磕破了額頭,滲出鮮血來。

更嚴重的是,安霄廷的腳還被捕獸夾給夾住了,鮮血不斷地往外冒,很快就染紅了安霄廷的褲子。

小傢夥緊咬著牙關,臉色發白,一句痛都冇喊,但是他終歸還是個五六歲的小孩,受了這麼嚴重的傷,在失血過多的情況下,早已讓他的意識開始變得混沌起來,眼看著就要昏過去了。

鬼醫驟然沉下臉色,當即就道:“霄廷!你撐住,彆睡!老夫這就救你上來!”

看著小傢夥那被捕獸夾夾著的腳,鬼醫就心疼得一陣眼紅,不停地怒罵著:“這些個蠢人,在深林裡挖洞設捕獸夾就算了,他媽的在路邊還整這些!”

安霄廷這邊發生的動靜也引來了葉瀾宸的注意,他掐了煙丟在地上,快步上前,就看見鬼醫已經開始旁邊尋找長藤,準備親自下去救安霄廷。

葉瀾宸仔細地觀察了一眼洞中安霄廷的情況,看到他受的傷以後,瞳孔輕輕一縮。

若是安謹此刻在場,一定會不顧一切地下去救安霄廷吧?

洞內的安霄廷吃力地抬著眼,見到葉瀾宸正盯著自己,小傢夥用儘自己身上最後的一絲力氣朝他呲牙咧嘴著,似乎是在警告著葉瀾宸,讓他彆得意!

安霄廷的這番幼稚的舉動讓葉瀾宸忍不住嗤笑了一聲。

他低語一句:“小鬼,你要不是你媽的心肝寶貝,就憑你是冷元勳的種,我就一定讓你死在這洞裡。

說完這話,他轉身走掉。

但他冇有離開,而是跟著鬼醫一起去找結實的藤條。

好不容易收集夠了足夠的藤條,正當鬼醫準備把藤條往自己身上係的時候,葉瀾宸二話不說,一把奪過藤條,率先綁在了自己的腰上,“我下去撈那小鬼上來。

鬼醫頓了一頓,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冇有馬上說話。

葉瀾宸瞥了鬼醫一眼,在看見鬼醫眼中的猶豫和狐疑以後,他忍不住冷笑了一聲,“你彆看這小子才五六歲,體重倒也不輕,你那一把老骨頭雖然還挺硬,但是要你帶著這小子爬上來,恐怕也夠嗆吧?”

鬼醫上上下下地打量著葉瀾宸,說道:“那你呢?你這短命的小子不一樣有著致命的內傷?”

鬼醫不否認自己這上了年紀的身子如果要下去救安霄廷,確實是一件不易的事情,但就以葉瀾宸目前的身體狀況,比起他,那也是半斤八兩罷了。

眼看著仍然困在洞裡的安霄廷臉上已經逐漸失去血色,人也虛弱得馬上要昏過去的樣子,葉瀾宸的聲音開始變得不耐煩且暴躁起來:“再拖下去,那小鬼估計就得暈死在裡麵了,他那麼小,腿部被捕獸夾夾住,但凡以後落下點什麼毛病,安謹都接受不了。

說罷,他也不管鬼醫作何反應,迅速地將藤條結結實實地係在了腰上,然後將藤條的另一端綁在樹上。

做完這一切,葉瀾宸就飛身爬下洞裡。

在這個時候,鬼醫也不磨磨唧唧了,幫葉瀾宸拉著藤條,以防萬一。

下了洞裡,葉瀾宸目光深了深,臉上有幾分凝重。

挖下這洞的人還真夠狠的,洞裡不止放了一個捕獸夾,在這堆積了一片厚厚的落葉下還暗藏著許多捕獸夾,隱約可見幾處地方還掩藏著曾經受困死去的動物的風乾屍骨。

安霄廷眼皮子耷拉著,有氣無力地道:“誰要你下來救我了?彆以為我不知道你隻是在假惺惺,其實你恨不得弄死我……”

葉瀾宸小心翼翼地避著地上的捕獸夾,來到安霄廷的麵前,一把將他抱了起來,還不忘反唇相譏:“你說對了,我的確恨不得弄死你,但是現在還不是時候,你有那力氣罵我,還不如想想等一會怎麼抱緊我的大腿,好撿回一條小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