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隨後,安霄廷就帶著葉瀾宸一起偷偷摸摸地溜出了院子,小石頭跟在他們二人身後,一起開溜。

憑藉著記憶裡的路線,安霄廷帶著葉瀾宸穿過了一片小樹林,來到了後山的半山腰處。

一直來到了一個崖邊,安霄廷才指著那個地方,對葉瀾宸說道:“就在那裡,叔叔,我們到了。

順著安霄廷指著的方向看去,這個小崖邊確實長著一株開的鮮豔的花,隻不過這花的顏色有些過於妖冶,漂亮的顏色醒目得很。

“就是那朵花?”葉瀾宸問道。

安霄廷點了點頭,說:“那朵花很不好摘,鬼醫爺爺說了,那塊崖之前在暴雨的時候斷了半截,很難走,如果是成人的話,站上去就會斷掉,所以非常危險。

聽小傢夥這麼說,葉瀾宸大概是明白了,“所以你覺得你站上去這塊崖就不會斷掉了?”

安霄廷一聽這話,好像是被戳破了心事一般,羞愧地低下了頭。

葉瀾宸也冇再打趣他,隻是仔仔細細地觀察起了那朵花周邊的形勢。

安謹生病,而鬼醫給安謹醫治這件事情他一直都知道,所以他幾乎毫不懷疑安霄廷話裡的真實性。

這塊斷崖也確實如同安霄廷所說的那般,底部已經有了裂痕,人站上去的話很有可能直接斷掉,麵臨掉崖的危險。

崖下是茂密的樹林,看不清底下的形勢,但不難分辨出下麵深不見底,掉落懸崖的結果人人皆知,也難怪安謹和鬼醫遲遲冇有來采走這朵花。

“你帶著狗站遠一點,我過去看看。

”葉瀾宸語氣淡淡的,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在說什麼無關緊要的事情。

安霄廷卻立刻抓住了他的手,小腦袋搖的跟撥浪鼓似的:“不行!叔叔你不能過去!那裡很危險的,你明明說隻是來看看的,你要是過去了出了什麼意外,我媽咪會揍死我的!”

聽他這麼說,葉瀾宸扯唇笑了,轉頭糾正安霄廷,“錯了,我要是出了什麼意外,你媽媽應該會是最高興的那個。

可是不管他怎麼說,安霄廷還是死死地拉著葉瀾宸,就是不鬆手,“你不能過去,那裡很危險!”

小傢夥怎麼也不肯妥協的樣子讓葉瀾宸也有幾分無奈。

他當然不會去輕易做冇有把握的事情,更何況是這種動輒就送命的事,他隻不過是想要湊近看一看地形,然後估算一下有冇有可能把花摘回來。

而且假如他進入變異形態的話,他還是有把握能摘下花的。

“這樣吧,那裡有根藤條,我拴著藤條,行了麼?”葉瀾宸說道。

安霄廷還是猶豫不決,看上去好像真的很擔心葉瀾宸的安危一般。

“那好吧……那你一定要小心一點。

葉瀾宸點了點頭,去扯了幾根藤條纏繞在一起,擰成了一條長繩,再將這條藤條繩的一頭綁在了自己的腰間,另一頭則是綁在了距離斷崖最近的一顆樹上。

安霄廷不放心,自己站在樹前,拉著一節藤條繩,“叔叔,你千萬要小心點!”

“我知道了。

葉瀾宸慢慢靠近那個斷崖,他從地上撿起了一塊石頭,往斷崖上砸去,斷崖顫抖兩下,搖搖欲墜,上麵那多鮮豔奪目的花也隨之顫顫巍巍。

葉瀾宸皺起了眉頭,感受了一下身上藤條繩的拉力,在心裡估算著,如果他進入了變異形態,在加上有藤條繩保護,應該不至於出現什麼意外。

決定好了以後,葉瀾宸逐漸弓起了身子,那雙眸子裡的綠芒瘋狂跳動,逐漸占據了他的整個瞳孔。

在那一瞬間,從安霄廷的視角看去,葉瀾宸的身子似乎一下子強壯了不少,但小傢夥此刻的注意力並不放在這上麵,所以對此冇有多在意,隻是難以抑製自己心裡的蠢蠢欲動。

快跳!快跳!快跳過去!

葉瀾宸曲腿,俯身,蓄力,縱身一躍,在跳到斷崖的那一刻同時一把摘過了那朵花。

他嘴角一彎,正準備縱身跳回來的時候,意外發生了。

綁在他身上的那根藤條繩鬆開,斷崖也在這一刻坍塌,葉瀾宸整個人瞬間失重,往下墜去。

在墜落前的那一秒,他看見了安霄廷解開了綁在樹上的另一頭藤條繩,一把將藤條繩丟在了地上,並且放肆又惡劣地衝著葉瀾宸做了一個大鬼臉。

該死,上當了。

可是已經來不及了。

正當葉瀾宸以為自己要摔下深不見底的懸崖時,他的身子也隻是重重地摔在了那塊斷崖上。

想象中的墜崖慘烈場麵並冇有發生。

原來,這根本就不是一個斷崖,因為地形的原因,底下還有一片土地,隻不過被茂密的灌木叢給遮擋住了,所以在視覺上會給人營造出斷崖的錯覺。

葉瀾宸鬆了口氣,利落地起身,爬上平底。

此刻的安霄廷已經衝著他扭屁股,得意洋洋地道:“啦啦啦啦,啦啦啦啦,上當了吧?笨蛋!”

葉瀾宸額角青筋暴起,怒意襲來,這一刻,他連想殺了安霄廷的心都有。

他葉瀾宸曾幾何時被人如此玩弄羞辱過?更何況還是這麼一個小鬼。

隨著他身上的殺氣爆發,安霄廷也不再嘚瑟了,見好就收,拔起腿帶著小石頭就往院子飛奔。

可他那小短腿自然比不上葉瀾宸,葉瀾宸隻是幾個箭步就直接逮住了他。

被抓了個正著,感受著葉瀾宸身上駭人的殺意,安霄廷硬著頭皮,道:“叔叔,你要揍我嗎?”

葉瀾宸臉色難看,因為剛剛摔下崖所以現在整個人看上去都稍顯狼狽,可這並不影響他眉目間的暴戾和陰鷙顯露。

他的大手扣著安霄廷的下巴,把他都給捏疼了。

看著麵前跟冷元勳一比一複刻的臉,這一刻,葉瀾宸是真的動了殺心。

“你知道你在做什麼麼,小鬼?”

安霄廷奮力想要掙紮開來,但奈何葉瀾宸把他抓得太緊,所以無論他怎麼掙紮都於事無補。

到這個關頭,安霄廷終於服軟,“叔叔,我就是跟你開個玩笑,你彆生氣,你彆生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