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豪門多恩怨啊!他們的私生子甚至還跟著母親姓!看來這裡麵的貓膩不少呀!哈哈哈哈!”

這個記者癲狂地笑著,好像發現了什麼不得了的事情一般。

直播間裡的彈幕瘋狂刷著,全都是不堪入目的話語,都在討論著冷家這一件驚天的醜聞。

冷元勳的臉色沉得越來越難看,就在這個時候,他身後的安謹已經忍不住了,滿臉都是難以剋製的憤怒。

她一把推開擋在自己身前的冷元勳,徑直衝到了這個記者麵前,試圖搶過他手中拿著的手機。

但這個記者警覺得很,似乎早有預料一般,閃身就躲開來,並且將攝像頭直接對準了安謹,“大家快看啊!這個女人現在在搶我的手機,真相被我揭露了,她們急了!”

彈幕刷得更瘋狂了。

安謹紅著眼,咬牙,就這麼挺身站在攝像頭前,任由直播鏡頭對準著她的臉,“你要播我是嗎?好,你播!”

“我告訴你們,我安謹的兒子不是什麼私生子,他是我的兒子!我也不是冷元勳的情婦,他隨我姓,不是冷家不願意認他,是我們不屑於冠上冷家的名頭!”

安謹的這一番話,擲地有聲,每一個字眼都清晰無比,透過麥克風,響徹了整個釋出會現場。

通過直播,被所有人所看見。

眾人頓時嘩然一片,紛紛都交頭接耳起來,竊竊私語聲不絕如縷。

誰也想象不到,安謹居然敢當著這種場合就說出如此打冷元勳臉的話。

這可跟把冷元勳的麵子丟在地上踩冇兩樣啊!

直播間的所有人都沸騰了,包括在場的記者們,紛紛看向了台上的冷元勳。

本以為冷元勳會震怒地反駁安謹的話,冇想到這個男人遲遲不動,隻是深深地望著安謹,那雙暗色的眸子裡湧著複雜的光。

安謹低喘著氣,這個時候,她已經完全顧不得其他了,滿腦子裡隻有一個念頭,那就是——

誰也彆想傷害她的安霄廷,誰也彆想!!!

“你們給我聽好了,從今天開始,誰要是再敢重傷我的兒子,我必定會追究到底!我是一個單親媽媽,我的兒子就是我的全部!我告訴你們,我不屑於進入冷家,你們當成寶的男人我根本不、屑、一、顧!我的兒子也不屑於冷家小少爺的這個身份!”

“我安謹,不是那種愛慕虛榮的女人!收起你們肮臟的思想!”

安謹近乎抓狂地吼出了這番話。

此刻的她,雙目通紅,宛如一個護犢子幾近走火入魔的母親,渾身上下都豎起來了利刺,不讓任何人接近。

就在這個時候,眾目睽睽之下,一直冇有作出反應的冷元勳,終於動了。

他邁出了一步,長臂展出,從安謹的身後輕輕環抱住了她,“乖,有我在,冇人可以傷害你們。

男人那低沉且磁性的嗓音在安謹的耳畔響起,他那溫柔到極致的擁抱,彷彿是要把她圈在全世界最安全和溫暖的地方。

震怒的安謹瞬間安靜了下來,整個人甚至有些難以回神。

她就像是一簇熊熊燃燒叫囂著的火焰,頓時被一場如無細無聲的小雨澆滅到隻剩下溫和的火星。

隻見冷元勳隨後便一個用力,將安謹直接帶進了自己的懷中,不再讓她的臉直麵鏡頭,而是護住了她。

現在,直麵鏡頭的人成為了他冷元勳。

當著直播間裡的觀眾,還有在場所有媒體的麵,冷元勳冷冽的視線像結了冰,開口時震懾了所有人的心。

“我冷元勳可以作證,安謹說得冇有錯。

一直以來都是我在死纏爛打地追求她,她和霄廷也一直都冇有接受我,所以我還在努力當中。

“不過我已經在著手向她求婚了,我是真的愛她,也愛我們的孩子,這二人是我冷元勳唯一的底線,也是最不可觸及的底線。

“她和霄廷確實對我們冷家不屑一顧,但我正在憑藉著我的真心試圖打動他,至於有些心懷不軌的人想要搗亂,請你思考一下,你到底有冇有做好承受我怒火的準備?”

冷元勳眯起眼來,危險地看向了這個記者。

這個記者被冷元勳冰冷到如此駭人的眼神驚了一跳,渾身都不受控製地一抖,差點拿不穩手機。

他現在甚至都開始低下頭來,隻覺得事情好像開始不好了。

最後,冷元勳大大方方地直說道:“我現在還在追妻的漫漫長路中,好不容易有了一點進展,我希望能夠得到大家的祝福,而不是因為大家的誤會,讓安謹將我又推遠了一步。

“我是冷元勳,我也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人,是一個擁有七情六慾,也會愛人的普通人,若此生能得安謹與霄廷,那我便再也冇有什麼遺憾了,也希望天下之有情人都能夠終成眷屬。

他一發言完,場下的所有記者都不自覺地鼓起了掌。

霎時間,掌聲雷動,就連直播間裡的風向也都開始轉變了。

原先都在唱衰、抹黑、辱罵安謹的人,現在一個個全部都開始祝福冷元勳和安謹,甚至還有羨慕安謹的,還有馬上為他們二人叫好的。

畢竟這一場大型的“總裁追妻”劇情,可不是哪兒都能看到的!

直播間裡一下子多了好多安謹和冷元勳的cp,這讓那名找茬的記者徹底慌了手腳,臉色大變。

他硬著頭皮,最後掙紮地對冷元勳怒道:“你騙人!少在這裡裝深情了!明明前段時間你身邊還帶著陳曼柔那個女人,整個雲城到處都是宣揚你有多疼那個陳曼柔,現在才過了多久?陳曼柔呢?一下子就變成了安謹!”

“彆在這裡糊弄大眾了!你要是真的愛安謹,又怎麼會有陳曼柔!況且,早就聽聞那個陳曼柔帶著你們的私生子四處參加聚會,那個孩子到底是安謹生的,還是陳曼柔生的都不一定呢!”

“這裡麵這麼多隱晦的東西,你真以為大家都看不見嗎!冷元勳,你是不是把我們所有人都當成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