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夜。

月亮高掛在空中,清冷的光輝撒在整個大地上,卻並不顯得皎潔,反而有幾分陰涼。

風獵獵作響,黑暗中,男人身穿著風衣,行走在空無一人的小街巷之中。

許是夜色已經很晚了,所以小巷子裡除了偶爾傳來幾聲狗吠以外,再冇有其他聲音,寂寥而又冷清。

忽然,男人的步伐在一處矮房子前停下,他站在那明顯有些殘破的木門前,抬起頭來,眸子中迸出一道綠光。

很快,男人後退了一步,有一隊身著黑色的保鏢立刻從暗處潛伏而現,一腳踹開了這扇木門。

隨著木門一被踹開,保鏢們通通湧進了矮房子裡,裡麵頓時傳出了一道尖銳的女聲。

在這夜裡,在這偏僻的巷子中,這些黑暗和混亂彷彿顯得是那麼得習以為常……

次日。

冷氏集團的釋出會現場,眾多媒體齊聚一堂,全都是雲城鼎鼎有名的媒體。

程宇在冷元勳的身邊頷首道:“總裁,全部都準備好了,安謹小姐也在過來的路上了。

冷元勳抬手掃了一眼腕錶,冇有感情地吐出一句:“嗯。

釋出會場外,安謹從黑色的保姆車上下來,很快就有專人領著她從專用通道進入會場。

一進來,她的目光就被坐在前方的冷元勳所吸引。

冷元勳身旁,程宇低下頭來,“總裁,安謹小姐來了。

冷元勳回首,和安謹的視線對上。

安謹今天穿了一身黑色的小禮裙,剛好及膝,優雅端莊,落落大方。

她斂了斂眸子,和冷元勳的目光相錯開,但還來到他身旁坐下。

畢竟今天他們兩個是主角,還有那麼多媒體在場,即使是裝,也得裝得像樣點。

冷元勳眸光幽冷如煙,他隻是上下打量了一眼安謹的穿著,便不滿地皺起眉來,將自己的外套脫下,起身披在了安謹的身上。

“這麼冷,怎麼穿得這麼少?”

身為主角的他們今天本來就是焦點,冷元勳這番,更是引得記者們全都舉起了相機拍了下來。

安謹餘光掃過那些對著自己不停閃著的鎂光燈,忍了忍,並冇有脫掉冷元勳披在自己身上的外套,反而攏了攏。

她伸長了潔白的脖頸,靠近冷元勳,壓著聲音,若有若無地冷聲說道:“不用你假惺惺的好意,總之凍不死就是了。

在外人的眼中,他們二人的舉止彷彿親密無間,就連安謹對冷元勳說出這番話的時候,臉上都還帶著笑容,看上去一點兒破綻都冇有。

冷元勳挑了挑眉,輕笑了一聲,似是寵溺,“你還真是牙尖嘴利。

他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嘴角微勾,看上去心情還不錯。

安謹暗暗白了他一眼,隻覺得這個男人厭煩至極。

台上,冷氏的公關部部長親自致辭了一番,隨後就輪到冷元勳和安謹上台發表。

一切都按照計劃中進行,就連那些提問的媒體們,都是冷氏早就打點好的,什麼該問,什麼不該問,這些個記者都清清楚楚。

安謹照著擬好的台詞唸完,便輪到記者提問。

因為先前已經問過一番冷元勳了,所以在安排裡,對安謹的提問並冇有幾個。

但就在這個時候,在角落中,一個戴著鴨舌帽和口罩的記者突然擠到了前排,拿著話筒送到了安謹的麵前。

“請問安謹小姐,您和冷總的兒子為什麼隨您姓呢?而且按照推測,冷小少爺應該也有五六歲了吧,所以您和冷總也就是早在五六年前就已經結下良緣了嗎?你們二人這麼多年都在進行著地下戀情嗎?”

這個記者的問題一提出,台下的眾人都忍不住屏住呼吸。

眾所周知,冷氏今天召開的這場新聞釋出會就是在給安謹和安霄廷證明身份,所以一切都是提前安排好的,就算大家心裡都有八卦之心,但是根本冇有人敢找茬。

這個記者問的這些問題,無異於是撞在槍口上。

台上的冷元勳臉上就瞬間覆上了一層寒冰。

就連安謹也微微一頓,柳眉微微蹙起。

怎麼回事?怎麼這個記者的問題都這麼刁鑽?

她朝著冷元勳看去,冷元勳隻是冷冷地盯了一眼台下的程宇,程宇頓時頭皮發麻。

早在這個記者發言的時候程宇就已經意識到不對勁了,今天這場釋出會是他親手操辦的,一點兒問題都不敢出。

每家媒體都是打過招呼的,現在這個莫名其妙的記者明顯就是混進來搞事情的。

程宇立馬叫了幾個保鏢,試圖將這個記者給拉出來。

可是這個記者彷彿早有預料一般,掏出手機就對準了上前來準備控製住他的保鏢,隨後更是將鏡頭對準了台上的安謹和冷元勳。

“我現在在直播!我的直播間裡有幾萬人在觀看,你們誰也不許動我!大家快看啊,就因為我問出了冷家的秘密,所以冷氏的這些人就要趕我出去,他們連問題都不敢回答,這裡麵肯定有貓膩的呀!”

直播間裡,上萬的吃瓜群眾都在刷著彈幕,紛紛好奇地湊起了熱鬨。

冷元勳臉色沉鬱得可怕,將安謹擋在了身後,不讓直播鏡頭拍到她。

這種意外誰也冇有預料到,很快,程宇接了一個電話,一臉難看地上台,附在冷元勳的耳邊低語道:“總裁,不好了,這場直播在微博裡已經被頂上了熱搜第一名,輿論已經開始以爆炸的速度傳播……”

冷元勳抬了抬眸,眼裡有寒霜,他的嗓音,冷得徹骨,“把他拖出去,立刻讓人把微博熱搜壓下來。

程宇一臉難色:“總裁……這恐怕有些困難,直播間的人數飛速在增長著,而且都是雲城的普通市民們,這件事情恐怕很難一下子壓下來。

被冷元勳護在身後的安謹自然也聽到了他們的對話,她看著那個記者已經摘下了口罩,鏡頭對準著他們,狂喜得麵容扭曲:“大家看看,這位就是雲城鼎鼎有名的冷氏總裁冷元勳,在他身後的就是他的未婚妻安謹,他們有個私生子叫做安霄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