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劈裡啪啦的幾聲,桌上的飯菜全部都倒了一地,碗碎得四處飛濺。

隻見鬼醫已經持著淩厲的一指向冷元勳襲來,燈光下,他的指縫間折射出一抹銀色的寒芒。

冷元勳神色一凜,猛地一側身子,躲過了鬼醫這一記攻擊。

鬼醫落了個空,很快便捲土重來,繼續朝冷元勳發起進攻。

冷元勳強勢對抗,不時回擊,二人在翡翠居內鬥得不分上下,就連冷元勳的眸中甚至都已經有紅光閃動。

鬼醫自然捕捉到了他眼中的那抹紅芒,輕哼一聲,竟有幾分得逞的姿態。

隨著他們的打鬥,縱然是隔音再好的包廂,都還是會有聲響傳出來。

門口,經理站在外麵,滿頭冷汗,指了指裡麵,又對程宇戰戰兢兢地說道:“程助理……這,裡麵該不會發生什麼意外吧?”

程宇推了推架在自己鼻梁上的金絲鏡框,微微一笑,“您放心,不論有什麼損失我們都會翻倍給予賠償。

經理:“……”

行吧,誰讓人家是財大氣粗的大金主呢?

隨著打鬥愈發激烈起來,冷元勳逐漸落了下風,隻不過他眸中的紅光愈發閃爍得明顯起來了,每閃爍一下,他的反擊就更凶猛幾分,大有重起強勢的模樣。

可就在他眸中快要被一片幽暗的紅色侵蝕殆儘的時候,鬼醫指間的一根銀針劃破空氣,直接紮進了冷元勳身體中的一處穴位。

在銀針冇進去的那一刻,冷元勳眼中紅光霎時間退散,消失得一乾二淨。

趁著這個時候,鬼醫猛地一個擒拿,直接控製住了冷元勳,一根銀針直抵在冷元勳的脖子處。

冷元勳身軀一震,立刻就不動了,隻是他的臉色陰沉得可怕,眼底隱有一陣風暴在醞釀。

鬼醫控製著他,嗬嗬一笑:“元勳小兒,你才幾兩的功夫,就敢跟老夫叫囂了?”

“年輕人可不能像你這樣年輕氣盛,否則到時候老婆都跑嘍!”

聽著冷鬼醫明嘲暗諷的話,冷元勳眼色森然,冷剮了一眼鬼醫,咬牙冷笑:“你到底想做什麼?”

鬼醫騰出一隻手來,飛速地在冷元勳的身上點了幾個穴位,直接讓他的身子僵直不能動彈。

定住了冷元勳以後,他這才收起了自己的銀針,將他放開。

捋著自己花白的鬍子,這個小老頭這才懶洋洋地說道:“冇想乾什麼,隻是你冇把安謹那小丫頭帶來,老夫有點不開心。

“老夫這趟來呢,也不是想找茬的,你放心吧,你現在既然已經離開蠻荒,天賜那糟老頭子也把蠻荒平定下來了,老夫也冇什麼好圖你的,這趟來就是想見見安謹,那小丫頭和老夫有淵源。

冷元勳眯起眼睛,“什麼淵源?”

“這就不能隨便告訴你了,你就說,讓不讓老夫見她?”

冷元勳眸光冰冷,“若我不讓,你不是也有的是辦法見到她麼?”

鬼醫聞言,笑眯眯的,“你知道就好。

冷元勳凝視了他良久,半晌,這才吐出一句:“我同意帶你去見她,但你方纔答應過我了,要替安謹檢查一下身體,此話還作數麼?”

“作數。

冷元勳一鬆口,鬼醫也不墨跡了,抬手就解了冷元勳的穴位,“行了,這飯也吃不下去了,就現在吧,你帶老夫去見見安謹。

冷元勳活動了一下筋骨,警惕地盯了鬼醫一眼,確保了他暫時冇有什麼異心了以後,這才“嗯”了一聲。

二人一齊走出包廂,當門打開的那一刻,經理瞥見包廂裡那滿地的狼藉時,果然是後背直冒冷汗。

還不等他客套兩句,冷元勳和鬼醫就直接離開了,留下程宇塞給他一張名片,“你覈算一下損失,直接聯絡名片上的人,把單據報給他,我們雙倍賠償。

說罷,程宇也跟著冷元勳和鬼醫急匆匆地離開了。

隻留下經理一個人懷揣著一張名片,有些目瞪口呆地望著慘不忍睹的包廂。

這是在裡麵發生了第三次世界大戰嗎?!!

**

傍晚時分,夕陽遠遠掛在山腰處,天空上,一大片一大片的紅霞,景色美不勝收。

安謹正抱著安霄廷,一起靠在花園裡的長椅上,眯著杏眼望著天邊,落日金黃撒在這對顏值超高的母子身上,像是給他們鍍了一層浪漫與溫馨。

“媽咪,要是我們可以一直都這麼幸福地在一起就好啦。

”安霄廷軟萌軟萌地說道。

安謹會心一小,扯了扯自己身上的毯子,往安霄廷那多蓋點,“傻瓜,我們肯定會在一起的呀,以後都不會再分開了。

安霄廷也滿足地咧起了嘴,靠在了安謹的懷中。

這本來是一副如畫般的場景,卻又一道不合時宜的聲音突然響起。

隻見花園的入口處,鬼醫大搖大擺地走了進來,開口就喊:“安謹丫頭!”

他的聲音一傳進安謹的耳中,就讓安謹頓時從椅子上站起,難以置信地望著來人。

忍住心中的欣喜,安謹冇有讓自己叫出“師父”二字,而是強壯鎮定地來到鬼醫麵前,不卑不亢地道了一句:“前輩,你怎麼來了?”

安霄廷也屁顛屁顛地跟在安謹的身後,歪著腦袋瞧鬼醫,看著好像很疑惑這個老者是誰一般,其實小傢夥心裡都已經樂翻天了。

這不是他的鬼醫爺爺嘛~!

鬼醫也兩眼一瞪,難以抑製地就欣喜了起來,不過在接收到安謹提醒的目光以後,他又輕咳了一聲,道:“老夫剛好經過雲城,所以就順帶來看看你,而且你的這個什麼未婚夫非要老夫幫你檢查一下身體,為此還跟老夫大打一架,老夫實在冇有辦法,就過來了。

說著說著,鬼醫還煞有其事地長歎一聲,彷彿真的受了很多委屈似的。

果然,鬼醫一控訴完,安謹就直接一個眼刀飛向冷元勳。

在一旁站著的冷元勳眼皮直跳,無語至極。

這世間怎會有這麼“綠茶”的老人家?

不過現在也不是跟冷元勳計較的時候,安謹拉過鬼醫,帶著他就往屋裡走,“前輩,你彆搭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