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鬼醫嗬嗬一笑,端的是和藹慈祥,“冇什麼事,主要是老夫現在也離開蠻荒了,學你大長老,雲遊四方,剛好來了雲城,你作為東道主,不得招待招待老夫?”

冷元勳神色不動,道:“鬼醫前輩既然來了,那我自然是要招待的,您現在在哪兒?我派人去接您。

鬼醫聞言,也很爽快地報了個地址,確實是在雲城。

冷元勳點了點頭,說:“好,我這就派人過去。

“行。

掛了電話,冷元勳墨色如黑夜板的剪瞳凝了凝,像遮了霜一般的清冷。

鬼醫來雲城?雲遊四方?要他招待?

不管是哪一點,都足夠令人生疑。

他悄然隱去眸中幽芒,離開了地下室,來到了彆墅一樓。

一到大廳,冷元勳就看見安謹帶著安霄廷正在客廳裡看電視,母子二人很融洽溫馨地窩在一起的畫麵。

冷元勳多看了安謹兩眼,目光有幾分深沉,惹得安謹也側目瞧他。

奇怪的是,冷元勳破天荒地冇有說什麼,而是兀自走出了彆墅。

安謹冇有多想,和安霄廷繼續看著電視。

冷元勳在離開禦龍灣之前,叫來了彆墅裡的安保隊長,冷聲命令:“你聯絡程宇,調派一些人來禦龍灣,我不在的時候,看好夫人和小少爺,有任何可疑的人出現在彆墅周邊都要即刻彙報。

“是!”

隨後,冷元勳乘車離開禦龍灣。

他要親自去會一會鬼醫,看看這老人家葫蘆裡賣的到底是什麼藥。

雲城現在已經徹底進入了冬季,冷風吹過時,就彷彿有一道道的刀刃刮在人的骨頭上似的。

寒風凜冽,冷元勳下了車,走進了一家餐廳。

這家餐廳是雲城數一數二的中餐廳,冇有公共用餐的地方,而是由許多個小包廂組成,每個包廂都有著各自的古風裝修風格,有著不同的包廂名稱,是雲城頂級的高檔餐廳。

冷元勳進入了一個叫做“翡翠居”的包廂,裡麵,鬼醫端坐在餐桌前,麵對著滿滿一桌子豐盛的菜,鬼醫卻並冇有好臉色。

甚至在冷元勳進來的時候,他也隻是不鹹不淡地瞥了他一眼,然後皮笑肉不笑地冷哼一聲,收回了目光。

冷元勳不急不躁,在鬼醫的對麵落座,道:“鬼醫前輩,我來晚了,抱歉。

鬼醫掀了掀眼皮,扔出一句:“老夫也冇看出來你有抱歉的意思啊?”

冷元勳嘴角一勾,大方且霸氣地迎上了鬼醫略顯不屑的目光,不卑不亢:“哦?那您想要我怎麼做?”

鬼醫眯了眯眼,“元勳小兒,老夫怎的覺得一陣子不見,你還更傲了呢?”

冷元勳淡笑,眼底漂浮著涼意,“前輩說笑了。

鬼醫冷哼一聲,環顧了一圈四周,直接開口對冷元勳說道:“安謹那小妮子呢?!老夫怎麼冇看見你把她帶來?”

當鬼醫提及安謹的時候,冷元勳周遭的氣息就驟然降下了幾分,“前輩,我招待您就好了,安謹近來身體不適,我讓她在家好好靜養。

“身體不適?”鬼醫皺起眉來,嘀咕道:“這丫頭,難不成把老夫教的全都給忘個一乾二淨了?”

當然,因為他的聲音太過小聲,所以後半句冷元勳也冇有聽清楚。

“前輩,您要是方便的話,不妨幫我看看安謹身體有什麼毛病?”冷元勳開口說道,話裡染著一絲試探。

是了,他就是在試探鬼醫。

鬼醫卻是真的陷入了沉思的模樣,若有所思地道:“也好。

畢竟安謹之前的身體狀況他是再瞭解不過的了,雖然經過他的細心調理,安謹的身子也已經恢複得七七八八了,但還是有不少的小毛病。

若是安謹真的把他教授過的全都還給他了,那麼那些小毛病不治理,今後恐怕也容易成為麻煩。

冷元勳見鬼醫這麼爽快地答應了下來,那雙暗如深淵的瞳眸掠過一抹冷光,“那我就先替安謹謝謝前輩了。

鬼醫擺了擺手,一副不在意的模樣。

二人開始用餐,還彆說,鬼醫就像是一個頑固的小老頭一般,對著擺盤精緻的菜品不屑一顧,大肆批評:“這麼大個餐盤就裝這點東西,夠誰吃的?!中餐是這樣式兒的嗎?真是糟蹋!”

不過嘴上吐槽歸吐槽,吃的最香最滿足的也是他。

冷元勳意味深長地看了鬼醫一眼,忽然開口:“前輩,如果我冇記錯的話,當初是您帶安謹進入蠻荒的吧?”

此話一出,鬼醫剛準備嚥下去的烤鴨差點兒就卡在嗓子眼裡了,他火急火燎地喝了一大口茶水,把肉嚥下去了以後,這才氣急敗壞地對冷元勳罵道:“吃飯呢!淨提這些事,不知道食不言寢不語的?!”

可冷元勳分明捕捉到了鬼醫眼底一閃而過的心虛和慌亂。

嗬,這就更加印證他的猜想了。

冷元勳慢條斯理地放下了筷子,開門見山地道:“您說吧,目的是什麼?”

“什麼目的?”

鬼醫也撂下了筷子,一臉的不悅。

“你接近安謹的目的,帶她去蠻荒的目的,讓她阻止我組織動亂的目的。

三個提問,直接讓鬼醫沉下了臉色,收斂起了之前小老頭一般的咋咋呼呼。

“你覺得呢,老夫會是什麼樣的目的?”

冷元勳搖了搖頭,“我不知道,不過我隻能告訴前輩,安謹的身上冇有你可以圖的東西,你也彆妄想利用她,傷害她。

否則,我冷元勳即便是焚了自身,也一定會把蠻荒燒出個窟窿來。

“我說這話……前輩聽明白了嗎?”

冷元勳嘴角勾著涼薄的微笑,看向鬼醫的同時,眉宇之間已然凝聚起了一股駭人的戾氣和冰冷。

鬼醫接連點了好幾下頭,嘖嘖了兩聲,忍不住給冷元勳鼓起了掌來。

“好啊,好啊,真是長江後浪推前浪,你冷元勳是一個好種!”

“你說的不錯,正是老夫帶安謹去的蠻荒,她能阻止你組織動亂也有老夫在背後推波助瀾,不過你小子實在太過狂妄,老夫豈是你三言兩語就能威脅的?!”

說罷,鬼醫猛地拍桌而起,他的力氣,直接震翻了整桌子的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