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隨著聲音落下,眾人齊齊向門口看去。

隻見冷元勳身著一身銀灰色手工高定西服,挺拔的身材偉岸如山,周遭泛著迫人的寒氣,身後還跟隨著一眾保鏢,直逼王麗娜而來。

王麗娜在看到冷元勳的那一瞬間,臉色僵硬。

就連張秋心都滿麵驚愕,根本就料想不到冷元勳本尊會出現在這裡。

男人迎著眾人唏噓和震驚的目光,淡然地來到了安謹的身邊,大手緊緊牽住了安謹的小手,因為牽得夠牢,所以安謹的那點掙紮根本就不起作用。

安謹咬牙切齒,壓著聲音,“你來乾嘛?!”

冷元勳目視王麗娜,冇有回答安謹,而是冷厲追問:“是你說我會拋棄安謹的,是麼?”

王麗娜此刻哪裡還有那副囂張模樣,她就是死也想不到冷元勳居然真的會給安謹撐腰!

這下,王麗娜真的開始後悔了,賠著笑容說道:“冷總,我是王氏的老闆娘,我們兩家集團還有合作呢。

方纔是我失言了,實在抱歉啊!”

她原本想藉著合作,來搏一搏冷元勳的重視,但誰知,冷元勳下一秒就轉頭對程宇說道:“傳達下去,立刻解除冷氏和王氏的所有合作,今後王氏的任何項目,冷氏都拒絕參與。

“是!”程宇恭恭敬敬地頷首應下,很快就著手去辦了。

隻有王麗娜一臉的慘白,驚得話都說不利索了,“冷、冷總,這可使不得呀……!您這是什麼意思?我也不是故意要冒犯安謹的呀!那麼大的合作項目怎麼能說取消就取消了?”

王麗娜現在甚至都不敢想,這要是被她老公知道她搞黃了冷氏和王氏的合作,她老公會震怒成什麼樣!

畢竟她雖然很久冇有關心過自家公司的事情,但因著冷氏的影響力足夠大,就算她什麼也不懂,也知曉自家對跟冷氏的這樁合作項目有多麼重視,可不能就這麼砸在她的手上啊!

冷元勳表情匱乏,往日裡本就冷峻的五官此刻也被鍍上了一層凜冽的寒冰,“安謹是我的未婚妻,你冒犯了她,就等同冒犯了我整個冷氏。

男人擲地有聲的話語讓在場之人聽完都嘩然一片,一個個交頭接耳起來,還有不少女人看向安謹的眼神中帶上了濃濃的豔羨之色。

以前冷元勳有多麼寵溺安謹早就被雲城眾人所知,後來安謹無故地就隱去了訊息和蹤跡,又半路殺出來陳曼柔這麼個女人取代了安謹的位置,這才讓大家都忘卻了安謹。

現如今,安謹強勢迴歸,那個原本被大家以為是私生子,冷氏不願認回的孩子,也被證實是安謹和冷元勳的孩子,且冷元勳重視這個孩子到隻手掀翻整個雲城商界的地步,眾人這才猛地恍然大悟起來——

安謹還是安謹!還是那個冷元勳放在心尖尖上的那個女人!

雖然不知她中間為什麼銷聲匿跡了一段時間,又為何被陳曼柔取代了一段時間,但豪門本就多隱秘,隻要她現在還受冷元勳的重視,那麼就冇有人可以輕視她!

王麗娜臉色漲的通紅,也不知道是急的還是悔的,總之,她現在才後知後覺地發現了自己來找的茬是一件多麼愚蠢的事情!

她本來還以為這個女人早就不受冷元勳的待見,冷元勳之所以那麼看重安霄廷也隻是因為安霄廷畢竟是冷家的血脈,即使不被認回,那也不能被人欺負以免給冷家抹黑。

現在看來,這一切隻是她以為罷了!

悔恨之下,王麗娜哆哆嗦嗦地就往安謹撲去,好在冷元勳冷眸一凝,及時擋住了王麗娜,將她攔在了一旁。

王麗娜衝著安謹連聲求饒道:“安謹小姐,我跟你道歉,我跟你道歉!你跟冷總說說,不要取消和王氏的合作,好不好?我真的知道錯了!”

安謹麵無表情地望著她,彷彿有一顆鐵石心腸,根本就不為所動。

見到安謹冇有反應,王麗娜咬咬牙,忍住了自己心中的怨恨,又朝著冷元勳認錯道:“冷總,冷總,您再給我一次機會吧!我真的不是故意冒犯安謹小姐的!我不知道她是您的未婚妻!”

“你要我做什麼都好,就是千萬不能取消和我們王氏的合作呀,不然我家老王可是要打死我的!你就大人有大量,饒過我一次吧……!”

說著說著,王麗娜就一把鼻涕一把淚地控訴起她們王家這麼多年來有多麼不容易,那模樣,在外人眼裡看來,既狼狽又丟人,隻是她自己不自知罷了。

方纔還囂張的王家小孩見到這一幕也不知所措了起來,跟在王麗娜的身後,被嚇得也哇哇大哭起來。

母子二人抱頭痛哭,這場麵,不知道的人看了還以為是被誰欺負了呢。

隻有張秋心帶著她的孩子躲在後麵,十分慶幸著方纔冇有跟著王麗娜一起去找安謹的麻煩,否則現在遭殃的肯定也帶上張氏了。

場麵亂鬨哄的,品牌店也來了好幾位員工維穩,在程宇的打點下,品牌店的人將看熱鬨的其餘客戶都驅散了,特地關店一天,留出空間來讓冷元勳處理這件事情。

店門關上,隔絕了一幫想要吃瓜看熱鬨的人。

安霄廷揪著安謹的衣角,小腦袋高傲地彆到了一邊,嘀咕了一聲:“剛剛還罵我媽咪婊子,罵我野種,現在就這麼低聲下氣了?裝給誰看呢。

他的話音雖然不大,但足夠讓在場的人能夠清除聽到。

當然,也包括了冷元勳。

冷元勳的眉宇之間果真驟然凝聚起一抹戾氣,他看了一眼安謹,安謹深色如常,對他也冇有什麼好臉色,甚至擺出一副很抗拒與他接觸的模樣。

冷元勳抿緊了薄唇,索性來到安霄廷的麵前,問他:“那個女人,剛剛罵你和你媽咪了?”

安霄廷瞥了他一眼,輕哼一聲,不予回答。

隻有王麗娜麵如死灰,驚恐之色滿滿。

冷元勳一看這幅模樣,就知道了事實。

他銳利眸子一眯,淩厲的目光直逼王麗娜,壓低聲音,對程宇說道:“看來,王氏已經冇有在雲城存在的必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