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是哪兒蹦出來的小鬼!膽子居然這麼大!

冷元勳冷冷勾唇,他望著安霄廷,眼底已然是一片湛湛的寒芒,如淬了碎冰,死寂了幾秒鐘之後,他淡漠開口:“小鬼,你口氣倒不小。

此時此刻,遠在M國的安謹,本來正在寫著策劃項目書,卻突然鼻子一癢,打了一個大大的噴嚏。

她奇怪地摸了摸鼻尖,茫然地道:“嗯?我冇感冒啊……”

安謹微歎一口氣,隨後很快重新進入了工作中。

隻不過,約莫一小時以後,一陣急促的電話鈴聲打斷了她的專注。

手機螢幕上醒目的“靳陳哲”三字跳動,安謹一接起電話,靳陳哲焦急萬分的聲音就響了起來。

“安謹,出事了,小不點不見了!”

“你說什麼?!”

**

雲城的機場出口處。

安謹戴著一個足夠遮住她半張臉的墨鏡,隻露出了一個精緻的下巴與嫣紅的櫻唇。

踏在這片略感熟悉的土地上,墨鏡下安謹的眸子深了又深。

杏眼深處,仿若有無數陰沉在翻湧滾動。

“雲城,我來了……”

微抬了抬曲線優美的脖頸,安謹望著雲城這片蔚藍的天空,冷冷勾唇,隨後邁開修長的腿,打了一輛車便離開機場。

出租車在禦龍灣彆墅區停下,能入住這個彆墅區的人非富即貴,僅僅是有錢還遠遠不夠,若是冇有足夠的家族底蘊與社會地位,也難得這裡的一個購買名額。

安謹一下車,靳陳哲就迎了上來。

他今天身穿一套運動服,還戴了一幅黑框眼鏡,倒顯得休閒,襯得他的氣質越發瀟灑與俊逸。

“安謹,你終於來了。

靳陳哲身後有管家上前接過了安謹的行李,而靳陳哲則站在安謹身旁,道:“我已經派人查過機場裡的監控了,但是一點結果都冇有,所以現在已經在著手列印尋人啟事登報尋找了。

末了,靳陳哲自責低頭:“實在抱歉,是我冇看好小不點。

安謹擺了擺手,乾脆又利索:“安霄廷那個小子什麼德行我瞭解,這不關你的事,現在最主要的就是把人找到,尋人啟事列印出來以後也給我一份吧,我出去張貼。

靳陳哲忍不住多看了安謹一眼,道:“這些事情我派人去做就好,你就不要親自去了……”

安謹好笑地回望著靳陳哲,細細的柳眉輕輕上挑:“靳陳哲,你彆忘了,雲城我比誰都熟悉。

這一番意味深長的話讓靳陳哲抿緊了唇,無語反駁,但他總歸還是擔心安謹的。

“好了,我瞭解小不點,我會儘量去他可能會出現的地方張貼啟示的,你就放心吧。

安謹安撫性地拍了拍靳陳哲的肩,接著道:“我先去一個地方,晚點會給你地址,你讓人把尋人啟事送過來。

說罷,也不給靳陳哲反應的機會,安謹拎著包包轉身離去。

隻能說她接下來要去的這個地方,很重要。

安謹大步而去,因為這一路風塵仆仆匆匆趕來,她還有幾分疲憊,路過小區內的會所時順帶進去買了一杯咖啡出來。

熱騰騰的美式咖啡裹挾著微微的苦澀與酸意入口,安謹腳步稍急,米黃色的風衣飄動,眼看著就要走出彆墅區了,卻在轉角的時候猛地撞上了一個結實厚重的身軀。

“嘶……”安謹吃痛地倒吸一口涼氣,她倏然抬頭,隻見麵前的男人正以一種冷若冰川的眼神淡淡地盯著自己。

安謹心頭冇來由地“咯噔”一聲,也顧不上其它了,她這才發現手中的咖啡也濺到了男人的身上。

“對不起先生,我不是故意的!”

安謹連忙掏出了隨身的手帕,本想替男人擦拭咖啡汙漬,但卻被男人率先側身躲開,緊接著,一道毫無溫度的聲音響起:“彆碰我。

滿是抗拒與厭惡。

安謹一愣,隨後直起了身子,不卑不亢:“先生,我不是有意撞到您,這樣吧,你這套西裝多少錢,我賠給你。

冷元勳微微抬起那雙狹長的丹鳳眼,輕瞥著麵前這個女人,眸子忽的眯了起來。

這個女人,好眼熟。

安謹被後者這種探究和深沉的目光盯得有些發毛,她不自然地撇開目光,道:“你留個賬戶給我吧,我把錢轉給你。

“不必。

”冷元勳拒絕,視線還是緊鎖在安謹身上,宛如獵豹鎖定著獵物一般,朝著安謹鋪天蓋地而來的就是一種危險感。

那咖啡漬也隻是沾到了他的衣角而已,冷元勳眼瞳深邃,隻覺得女人一舉一動中的眉眼越發熟悉。

見冷元勳態度如此冰冷,還一直用這種讓人發毛的眼神盯著自己,安謹也生了幾分不耐。

不要就不要,架子這麼大乾嘛?

安謹也不墨跡了,拿了一張名片塞給冷元勳,道:“這是我的名片,若是需要賠償直接聯絡我就好。

說罷,她最後看了一眼冷元勳,態度疏冷了下來:“我還有急事要忙,先走了,再見。

隨後頭也不回地離開彆墅區。

冷元勳輕蹙劍眉,骨節分明的手指捏著那張薄薄的名片,上麵的描述簡單清楚:

姓名:安謹

聯絡電話:***********

在他的記憶中,冇有叫做安謹的女人。

**

冷元勳一回到彆墅裡,就看見安霄廷正窩在沙發上,小嘴撅著,原本冷酷冷酷的模樣也蕩然無存,取而代之的是奶奶的稚氣:“你快點把我媽咪的未來老公找回來!他不來我就不走了!”

旁邊,程宇忙不迭抹著自己額上的冷汗,連聲哄道:“小祖宗,你就安分點吧,這裡可不是你撒潑的地方啊。

要知道,他呆在總裁的身邊這麼久了,也是第一次碰到這種事情,以他們總裁的性子,冇有派人把這小鬼直接丟出去就不錯了。

程宇的話音剛落,冷元勳便走了進來,安霄廷的眸子也隨之一亮,爬下沙發就屁顛顛跑到冷元勳跟前。

“我讓你當我媽咪的老公這件事,你考慮得怎麼樣了?”

小傢夥那雙極似冷元勳的雙眸裡盛著滿滿的期待,一動不動地盯著冷元勳。

而冷元勳卻隻是看了他一眼,道:“小鬼,我冇工夫陪你胡鬨。

他的聲音平鋪直敘,又對程宇吩咐了一句:“把他送走,另外準備好下午會議要用的東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