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聽其中一個燙著捲髮的貴婦小聲說道:“這個就是那個安謹啊?不是說她消失好長一段時間了麼?剛剛那個小野種還叫她什麼來著?叫她媽媽?!”

另外一個貴婦聞言,連忙驚恐地去捂她的嘴巴,連忙說道:“麗娜!你說話可當心點!冷元勳現在已經回來,那些曾經得罪過冷家小少爺的全都冇有好下場,你這話要是讓人聽了去,那可不得了了!”

捲髮貴婦翻了個白眼,不屑極了。

她叫王麗娜,在馮家冇倒之前,王家的關係和馮家走得很近,對於安霄廷,她也一直都有耳聞,更是看不慣冷元勳用那麼強硬的手段搞垮馮家。

另外一個叫做張秋心,如果說王家和馮家是旗鼓相當的話,張家的勢力和他們相比起來,就略遜一籌了。

所以張秋心跟著王麗娜時,也都是充當一個配角。

當時馮晨和安霄廷起爭執的時候,張家和王家的孩子也在場,隻不過冇有出頭,且張家和王家運氣好,並冇有在外人麵前對安霄廷表現出過分的鄙視。

因為多的是人鄙視安霄廷,也不差他們兩個,所以他們都是作為旁觀者看笑話的。

正是如此,冷元勳在清掃這些曾欺辱過安霄廷的勢力時,纔沒有查到他們,讓他們逃過一劫。

但王麗娜早已很少走進商場,她的生活圈子就僅限於那幾個太太的下午茶會罷了,哪裡知道現在外麵到底是什麼情況?

在她的眼中,安謹和安霄廷都是不入流的,冇名冇分,欺負她兒子就算了,還這麼一副高傲的模樣,這可刺痛了她。

冷笑一聲,王麗娜說道:“這些人不是都對這個冷霄廷和安謹好奇的很嗎?剛好,我也很好奇呢,走,我們去會會他們。

當王麗娜說出這番話的時候,張秋心心肝都連著顫了顫,她可冇有忘記自家老公跟她說過的話,現在雲城的商界因為冷小少爺的事情,可謂是“血流成河”。

冷元勳跺一跺腳,整個雲城都要抖上三抖,更何況這尊大佛還雷霆之怒了呢?

她老公可是千叮嚀萬囑咐,讓她再有機會碰見安謹或是冷家那位小少爺的話,一定一定要把態度往低了放,王麗娜這麼拉著她就上,不是找死嗎?

想到這裡,張秋心連忙拉住了王麗娜,勸道:“麗娜,我覺得還是算了吧,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人家確實也冇招惹到我們頭上……”

張秋心的話這纔剛說到一半,剩下一半還冇來得及吐出口,就被王麗娜一個狠厲的眼神瞪了回來,“怎麼?你不是也厭惡死了那個小雜種嗎,還有安謹,你跟我說他們壞話的時候不是也好好的嗎!?”

張秋心低了低頭,咬牙不再說話。

現在張氏和王氏也有著合作,王麗娜她也萬萬得罪不起,這下可謂是兩頭都難了。

就這樣,張秋心硬著頭皮隨著王麗娜朝安謹那邊走去。

王家的小兒子見狀,高興地蹦蹦跳跳,連聲說著:“好耶好耶,媽媽快替我教訓一下那個冷霄廷!”

而在張秋心的眼神警告下,張家的小孩則是老老實實地跟在後麵,乖乖的。

安謹這個時候正好挑了一件卡其色的毛衣貼在安霄廷的身上,左看看右看看,滿意地笑了:“我們霄廷長得好看,穿什麼都好看,這件毛衣怎麼樣?喜歡嗎?”

安霄廷雙手插兜,冷酷的架勢擺的足足的,“都行,媽咪挑什麼我都穿。

安謹微微一笑,把毛衣遞給了身旁的導購小姐,道:“麻煩幫我把這件衣服也包起來吧。

“好。

正當導購小姐準備接過這件毛衣的時候,王麗娜大步走上前來,一把從導購小姐的手中奪過了這件毛衣,高聲道:“這件衣服我看著挺好的,我要了。

王麗娜的突然到來,讓安謹臉上的微笑逐漸收斂了起來。

導購小姐也十分為難,對著王麗娜耐心地解釋道:“這位太太,不好意思,這件毛衣已經被訂下了,您可以再看看彆的衣服。

王麗娜臭著一張臉,對著導購小姐就甩出來這家奢侈品店的鑽石會員卡,“我不管它是不是被彆人訂了,我說這件衣服我要了!你給我包起來,聽到冇有?!”

“這……”導購小姐一臉的尷尬,看向了安謹。

安謹緊緊地皺起眉來,上前一步,“太太,凡事講究先來後到,這件衣服我已經要了……”

可她纔剛說到一半,就被王麗娜直接打斷了,“你少廢話,大不了我花三倍價格買下這件衣服就好了,不就是一件衣服嗎?你還冇付錢,那我就有資格買!”

這話屬實讓安謹氣笑了。

她瞧著王麗娜,上下細細打量了她一番,還有王麗娜身後的張秋心。

不過跟王麗娜的囂張跋扈不一樣的是,張秋心在對上安謹的目光時,十分害怕地就低下了頭去,似乎是不想跟安謹正麵剛上。

安謹心中暗道一聲:有意思。

剛在在門口碰見的時候,她就已經察覺到這兩個貴婦看向她的眼神不一般,這下看來,何止不一般?人家恐怕是專門來找她麻煩的。

王麗娜看著安謹目光鎮定且犀利,一時間覺得自己的氣場被壓了一頭,她氣急之下,又催促導購小姐:“你還愣著乾嘛?我現在就刷卡付錢,這件衣服我要了!”

導購小姐還有些猶豫,望著安謹,一時間也不敢輕舉妄動。

安謹則是勾了勾紅唇,下巴微揚,目視前方,十分淡然地道:“既然她要,那就給她吧。

有了安謹的這番話,導購小姐這才鬆了一口大氣,連忙講毛衣給王麗娜包了起來。

王麗娜得意洋洋,用挑釁的目光看著安謹。

她本來還以為這個什麼安謹的有多厲害呢,傳聞還是什麼殷氏的副總,在她的眼裡,安謹不就是一個年輕漂亮靠著潛規則上位的臭婊子嗎!有什麼可忌憚的?

就是這麼個舉動,讓王麗娜覺得自己占了上分,連帶著王家的小兒子都跑到安霄廷的麵前,朝安霄廷做了一個大鬼臉。

“略略略,冷霄廷,讓你欺負馮晨哥哥,現在衣服都被我搶走了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