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彙報完這一切以後,程宇又拿出了一份名單來,遞給冷元勳,“總裁,這是所有對小少爺不敬過的人的名單,您過目。

冷元勳掃了一眼,眯起了眸子來,一股危險的氣息悄然散發,“這些人,冷氏終身不再合作,該終止合約的終止,該打壓的打壓,該倒閉的倒閉,你應該知道怎麼做。

程宇點了點頭,知曉了。

他隻能在心中暗暗感歎一聲,雲城的商界因為冷氏的這一波出手清洗,隻怕是又要大洗牌了。

在這場腥風血雨之下,也不知道有幾家能夠逃過冷氏的暴力打壓。

這也隻能怪他們自己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了。

他們打壓這些權貴也不是毫無損失的,可以說冷氏處理完這一波人自己也會傷筋動骨,但這些對於冷元勳來說根本不值得一提。

安謹和安霄廷就是他的命根子,動了他逆鱗的人,不管付出多大代價,冷元勳都一定要讓他們知道什麼叫做“雷霆報複”。

說到這裡,程宇似乎是想起了什麼,又說:“對了總裁,馮氏的那位從昨天就一直在公司樓下跪著,是否要見?”

冷元勳翻檔案的動作頓了頓,他那骨節分明的手指在桌子上輕輕叩擊著,揚起了一抹陰沉的笑,“見,為什麼不見?讓人把他拖上來。

“好的。

不一會兒,馮總就被帶到了。

說是拖,還真就是拖上來的,宛如一條死狗一樣,被保鏢狼狽地丟在地上。

此刻的馮總已然是一身的灰土,看上去狼狽極了。

他哆哆嗦嗦地爬好,在地上跪下,“冷總……冷總我知道錯了……我不敢了,我向冷小少爺道歉……您要怎麼樣都行,求求您放過我們吧……求求您了……”

馮總滿麵的惶恐,說著說著,還涕淚橫流了起來,那求饒的模樣,一點兒都不複當初的趾高氣揚。

冷元勳緩緩從椅子上站起,來到了馮總的麵前。

馮總一抬頭,就看見了冷元勳程亮的皮鞋出現在了自己的眼前,他的視線順勢往上看去,就徑直撞上冷元勳凜冽的目光。

他幾乎是下意識地就打了一個顫栗,連話都說不利索了:“求求您了……求求您了……我真的知錯了……”

說完,他還想去抱冷元勳的腿求饒,但被冷元勳躲開,下一秒,他的手就被冷元勳的一隻腳踩住,俗話說的好,五指連心,冷元勳踩住了馮總的手,皮鞋狠狠地碾了碾,一陣錐心的巨痛就襲上了馮總的心頭。

他“哇”的一聲就發出了淒厲無比的慘叫,痛得臉色通紅,卻又不敢讓冷元勳抬腳,渾身都在打顫,模樣狼狽至極,“求求你了,放過我們吧……”

冷元勳垂眼冷笑,踩著馮總的手微微彎下了腰,對他說道:“聽說你兒子罵我兒子是冇爹冇媽的野種?你還想打我兒子三個耳光,讓他給你下跪認錯,是這樣的嗎?”

馮總聞言,整個人如死屍一樣僵硬住了,臉色更加恐懼害怕,此時此刻,冷元勳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字,都好像是地獄來的向他索命的厲鬼。

顧不得彆的,馮總一個勁兒地往地上磕頭,一遍磕,一邊認錯:“對不起,對不起,是我有眼不識泰山,是我有眼不識泰山,冒犯到了冷小少爺,是我的錯,我給冷小少爺磕頭,我給冷小少爺打巴掌,求求冷總高抬貴手,饒過我們一家人吧!”

能導致馮總這麼崩潰的,不隻是馮氏在一夜之間被冷氏以暴戾打擊造成崩潰破產,除了這個原因,還有一個最重要的原因,那就是……

馮總的兒子馮晨被綁架了。

這一切還是得從先前說起,因為馮氏一向都霸道跋扈,所以培養出來的兒子也有樣學樣,這纔剛讀幼兒園大班而已,在學校裡就開始拉幫結派。

前幾個月的時候,馮晨把幼兒園裡的一個小男孩給推下了樓,導致小男孩重傷,落了一個終生殘疾的結局。

可憐這個小男孩家裡隻是普通家庭,這個小男孩就是他們全家的獨生子,說是全家的希望也不為過。

為了不被追責,馮總派人騷擾恐嚇小男孩一家子,不讓他們報案,揚言敢把事情鬨大就讓他們家全部都冇有好果子吃,如何隨便給了他們三萬塊錢當做賠償。

可惜了這戶人家不懂法,也不敢和馮家對抗,隻能終日以淚洗麵,打碎牙齒和血吞。

可是最近,不知道這戶人家是怎麼了,態度突然就強勢了起來,找上了馮總,一定要他們給個說法,否則就要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馮總調查得知,這戶人家一夜之間就有了一筆大錢,似乎是有了靠山。

接下來的事情,就變得順理成章了許多。

那個終生殘疾的孩子的父親綁架了馮晨,這一切都來得這麼湊巧,都是在冷元勳回來以後發生的。

雖然他調查不到這件事情和冷氏有任何關聯的蛛絲馬跡,但明眼人都知道,這一切都是冷元勳在背後推動,隻不過缺少了證據而已。

而以冷元勳的實力,要抹去這些證據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麼?

他們馮家就隻有馮晨這一個兒子,馮總因為性功能薄弱問題,所以很難再有孩子,可不能讓他們這一脈的香火在自己手上斷掉!

馮總的聲音都哭啞了求啞了,額頭也磕腫了,就連被冷元勳踩著的那隻手都已經痛到麻木,冇有了知覺。

“求求你了,晨晨還隻是一個孩子,放過他吧,馮家已經倒了,你要我做什麼都可以,不要傷害晨晨!”

冷元勳笑了,憐憫地看著馮總,如同惡魔一般,對他說道:“你家孩子被綁架不是因為你們自己作惡多端麼?和我有什麼乾係?你應該去求那個被你兒子害的終生殘疾的孩子那一家人,懂麼?”

“哦……對了,我聽說,你兒子也被人家扇了三個耳光,跪在地上認錯呢,也不知道你知不知道這件事情?”-